|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一十一私奔【三更】

一百一十一私奔【三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40  字數:3549

divlign=ener>

蘭花兒有些意外。

臧狼的同僚,那應當是也跟在楚江開身邊當差的侍從了。她望了那個叫阿渡的男子幾眼,倒覺得這人看上去稍謙和了些,不大像是跟臧狼同僚的。不過,大概侍從也有各種各樣的類型的吧。

「他們這是來看你來了么?」

蘭花兒剛這樣問出口來,就覺得整個氣氛好像一變。

臧狼又跟著在旁邊撓頭,一副不該開口的樣子。最後還是阿渡先開口,向蘭花兒講:

「這和三娘子是到這村裡邊來看臧狼的,也是想在這裡住下。我們戶籍都不在這裡,不過已經在村長處買了地,準備馬上將屋子建起來。田地也買了。只是現在……想要在趙小娘子家裡邊借住幾日。怕外邊講得不好聽,才借說是親戚。我們會付銀子的。」

主動要付伙食費的借住客,倒是不。

可是,蘭花兒愣了愣,盯著阿渡看了看,又扭頭望了望方三娘子,問:

「你們這是……一對兒……?」

她這話一問出來,就看到方三娘子臉色紅了紅,伸手摸了摸手上一個木鐲子,頭就壓得更低了。

阿渡回頭看了一眼方娘子,臉上好像也跟著紅了紅,趕緊搖頭,道:

「不是……三娘子是……我東家。」

蘭花兒就又愣了愣。

她還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女東家和一個男侍從就這樣跑出來,還到村裡邊買地過日子的。

要說這兩人是逃難出來的,卻也不十分像。兩人雖然感覺有些奇怪,臉上卻不見慌張和悲傷,估計是真跑出來的。

只是不跑出來到底要做。

臧狼難得在旁邊幫著開口,講:

「小娘子,能不能幫幫他們。」

蘭花兒把這三個來來回回打量了幾遍,心裡頭都嘀咕了起來。可既然臧狼都開口了,她又在玉子嫂那將這兩個親戚給認下來了,自然也不好把人推出去。

她家裡邊屋子和炕倒是不缺的。實在不行,還能讓臧狼和阿渡擠一塊兒呢。誰讓是臧狼招的人呢。

大胤民風淳樸,鄉間偶爾有些借住的,或是親戚上門留宿,都不是稀罕的事兒。坳子村雖然偏遠,可就近著大金,時不時的也會有些往來的人。蘭花兒將人收進屋裡邊住著也不算是大事。

何況對方還非常主動地要付伙食費。

因為家裡邊多了兩個人,蘭花兒就只能多燒一些飯菜。

還好家裡邊的吃食暫時還是夠得。就先讓阿渡和方三娘子到後邊去,各自挑了個房間安歇下來。

方娘子在阿渡和臧狼面前並不講話,直到蘭花兒帶她進了房間裡邊,她才和蘭花兒搭了幾句話,互相換了姓名,說是叫方甯嬡的。

甯嬡……蘭花兒在心裡邊琢磨了一下這名字,就覺得這人果然不是村裡邊的。

她在坳子村這見過的最文雅的就是阿絮的名字。可阿絮也不是他們村裡邊的人呀,早就搬到了鎮上去的。偶爾到村裡來,不過是走個親戚。

這村裡邊的人,都習慣著叫些桃花杏花,或是春燕秋霞的名字,一聽就很農村。

儘管蘭花兒十分好奇方甯嬡和阿渡到底是個關係,可她和那兩人不熟,就這麼問,未免有些太過唐突。因此只是跟方甯嬡講了講家裡邊的環境,茅房在哪裡之類的話,便說要到外邊燒飯去了。

不能問阿渡和方甯嬡,她還能問臧狼呢。

只是現在臧狼和阿渡在一塊,她不大好進去講話。

等開始準備燒飯的時候,蘭花兒突然想起了件事來,就在灶間把臧狼喊了:

「去,去把阿林和雎雎喊,一道吃個飯。你和雎雎以前不是也打過照面么。既然這樣,雎雎和阿渡甯嬡的也該認識吧?無小說網不少字都喊吧。之後修房子的事兒還得勞煩阿林的。」

臧狼撓了撓頭,看上去有些不大情願的樣子。

不過他倒沒說別的,很快就點了點頭,往外邊去了。可走了一半的時候,又回頭望了望,講:

「小娘子要燒這麼多人的飯……」

「哎呀,我又不是水做的人兒,就這麼點兒飯菜,以前也不是沒有燒過的。你趕緊去,還好打個下手。」

臧狼一想,覺著也是,匆匆忙忙地就出門去了。

他前腳剛走,方甯嬡就從旁邊探了個身子,袖子都已經挽起來了,沖著蘭花兒一笑,講:

「臧郎是心疼你吧。我來幫忙。我燒飯不大好,洗洗刷刷還是可以的。」

蘭花兒本來想說不用了。畢竟這是上門的客人,又不是真親戚,還不到隨便使喚人家的時候。可她一會頭,就方甯嬡不但衣袖挽好了,連人都已經蹲了下去,拿起旁邊的野菜準備洗了。

這一看就是真要幫忙的,不是隨口問問。蘭花兒也就懶得再矯情,隨她在後邊幫忙洗菜了。

她實在是好奇得厲害,一邊準備著,一邊忍不住就拉拉雜雜地問一些事情。不敢問他們來歷,就聊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倒也問出來了不少。

方甯嬡說她這是第一次出遠門,藍渡——阿渡姓藍——比她要強,因此出來了以後,她都是聽藍渡的。因為出來實在是很倉促,又沒有個去處,藍渡想起臧狼在坳子村,就提議兩人到坳子村來,先落個腳。

蘭花兒就又有些聽不懂。

他們要是只想落個腳的,哪裡值得還在這給買一塊地,還要建屋子的。這明顯就是要長久生活下去的架勢呀。

問方甯嬡這是出來做事兒,方甯嬡也不回答,只是咬著嘴唇低下頭,小聲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