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一百零三有錢的媳婦【二更】

一百零三有錢的媳婦【二更】 (1/2)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5-24 07:21  字數:3497

divlign=ener>

一百零三有錢的

送走了趙春玲和四阿公以後,蘭花兒有半天都神色蔫蔫的,提不大起精神來。

蘭花兒並不覺得有,只是覺著哪裡都不大對勁的,有些睡不夠的感覺。倒是將臧狼給嚇了個嗆。讓臧狼一味地圍著她轉悠,總以為趙小娘子這是哪裡不舒坦了。

於是他連田裡都不去了,在蘭花兒旁邊翼翼地候著,講:

「小娘子,我去喊楊。」

蘭花兒一邊斜著身子坐著,一邊伸手給扇風。聽到臧狼這樣講,就跟著搖了搖頭:

「沒事兒,用不著喊楊的。」

可她一搖頭,就覺得眼前昏昏暗暗的,都有些天旋地轉起來。她便想起剛穿越不久的時候,曾經大病過一回。當時那種虛弱的感覺和現在倒是有些像的。

不過那時候她身體實在是弱得很,又受了凍,才會病了起來了。

打那次生病以後,這麼些年來,她居然是連個小風寒都沒有再得過。實在是她根本沒有生病的,也沒有那個閑下來的心思。

剛開始的時候是吃不飽,見天地想著的都是樣添飽肚子的事兒。

等後來肚子飽一些了,就開始想著要存銀子擴建房子,又要買地,還要供狗蛋到鎮上的私塾去。

這樣一想,不說生病,可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有。

而且狗蛋是她阿弟,她沒有病倒了讓狗蛋忙活的道理。

等狗蛋到鎮上去了,趙家便只剩下她一個,自然是更不能生病了。

反倒是臧狼來了以後,她一直緊緊壓住的那股子氣有了些鬆動的意思。又被趙春玲和四阿公一鬧,整個人便有些卸下來了的意思。

蘭花兒又伸手擺了擺:

「許是前晚沒休息好。我到炕上躺一躺……早飯剩了些米糊糊的,晌午我要是起不來,你自個熱了吃么?」

臧狼在旁邊擔心得頭都快撓破了。聽她這樣一講,趕緊說:

「我不礙事,小娘子趕緊去歇著。」

蘭花兒低低的「嗯」了一聲,慢慢地就走回到炕上去躺著了。

臧狼原本是應該到田裡邊忙活去的。可他實在覺得不放心將小娘子一人丟在屋裡邊,就覺得白日里現在家裡頭忙些別的事兒,也好看著小娘子。等小娘子好些了,他再到田裡邊去。

蘭花兒說不要喊楊郎中,所以他雖然擔心,還是沒有往楊郎中那邊去。

他中途看了蘭花兒好幾回,見蘭花兒躺在炕上很快地就睡了,一路臉色都還正常,呼吸也是輕輕淺淺卻均勻的,這才略放心了些。

在蘭花兒睡覺的時候,臧狼便家屋裡外都打掃了一遍,又劈了柴,整了菜圭,餵了雞。

他雖然不大會燒飯,可常常見著蘭花兒做,一些簡單的是學會了的。就又到院子外邊摘了點兒野菜,切成細細的菜葉子絲,給南瓜的米糊糊加了點兒水,熬成了菜葉子南瓜粥。還去雞窩那邊拿了雞蛋,準備著等蘭花兒醒了,給她打個蛋花粥的。

可晌午的時候,蘭花兒根本沒醒。

臧狼又擔心了好久,猶豫著要不要將小娘子給喊起來吃點兒。

想著不吃總歸是不好的,可又覺著小娘子睡著的時候臉色倒慢慢紅潤起來。這樣糾結了好久,臧狼才狠了狠心,吃了點兒,讓小娘子繼續睡下去。

蘭花兒這一睡,差不多就睡了一整天。

等她再醒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暗了。她一睜眼,就看到臧狼搬了個凳子坐在她炕邊上,坐得直直的,呆愣愣地盯著她看。她都差些兒就被臧狼給嚇了一跳。

「阿狼,你這樣看著我做?」

蘭花兒這樣一問,臧狼才突然意識到她醒了,趕緊就憨笑著湊了:

「我怕小娘子醒了害怕……小娘子要吃不?」

害怕……你這樣坐在旁邊直勾勾盯著我看,我才覺得害怕咧。一副大灰狼要把我當小紅帽吃掉的樣子。

這吐槽是不能說出來的。就是說出來,估摸著臧狼也不可能明白。

蘭花兒便點點頭,講:

「我好餓。家裡頭還有吃的么,我要吃。」

臧狼撓了撓頭,趕緊地又去將粥熱了熱,又往裡邊窩了雞蛋,才端到蘭花兒面前。

蘭花兒便笑著誇了他,又講:

「要是裡邊沒有附加蛋殼的,倒真不。」

臧狼就被騷得傻傻笑了笑。

這樣休息了一日,萬幸沒有再病倒下去。蘭花兒覺得應當是因為她穿越以後,這些年一直吃好穿好,又常常運動,身體比以前要健康得多的緣故。

那以後,生活便又回歸到正常的模式來。

村長有問了蘭花兒,要不要讓人往鎮上傳話的。蘭花兒想了想,最後還是拒絕了。

改花和狗蛋兩個人在鎮上,已經是常常要惦記著她的了。特別是之前家裡邊遭了偷兒以後,改花更是有些心驚膽顫的,生怕蘭花兒一個人獨自在村裡頭受了欺負。要不是有特別要緊的事兒,蘭花兒都不願意傳話。就怕改花一聽,都不顧了就趕回村裡邊來。

本家那邊的事情,說開了也不是大事兒。

真要往那邊去一趟,等改花有了閑工夫,而狗蛋又休沐的時候再去,也是沒有關係的。

現在上趕著往那邊去,倒顯得是多麼的重視在意了。

村長原本也不想勉強蘭花兒,聽她這樣一講,果然再也沒有提起過這個事兒來。

倒是在改花從鎮上以前,顏大郎先從山上給下來了。他下來的時候還帶了個生面的。他牽著個馬,側身坐在馬背上,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

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