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五十八威脅

五十八威脅 (1/1)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4-18 22:49  字數:2337

蘭花兒把手抬起來看了看,這時才覺得有點兒痛。

狗蛋這樣一喊,就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蘭花兒身上去。

桃婆子目光閃了閃,顯然是想起方才自己推門的時候連著將蘭花兒也推了一把。她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是蘭花兒把這事算到她頭上,她就抵死不承認。反正那事誰也沒看到,誰能講禍事都扯上她身上咧。

但蘭花兒只是瞧了一眼自己的手,就跟著搖了搖頭,小聲地講:

「沒什麼,可能是方才出去的時候不小心掛到了,不礙事的。」

「哪裡不礙事了。」

蘭花兒話還沒講完,狗蛋已經在旁邊嚷嚷開了。眉頭皺起來,臉蛋也漲著,一副不高興的表情。蘭花兒低頭看了看他那副像是要馬上衝出去找桃婆子打架的樣子,心裡邊不由得暖了暖。果然還是自家兄弟貼心。

就連著紅花白都在旁邊露出了個不樂意的神情來。只是這小傢伙可能覺得和桃婆子這樣的對手吵架實在是有失身份,這才嘟著嘴給忍了回去。

她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按了按狗蛋的肩膀,示意對方不要衝動。她自己是真沒把這麼點兒傷放在心上。不過是刮一下,還不至於怎麼樣。

桃婆子剛開始的時候還被狗蛋有些嚇人的表情唬得一愣。等後來發現蘭花兒是這麼一個息事寧人的態度,她自己就跟著自高氣昂了起來。

「哎呀,這麼點兒小傷就嚷嚷成這樣,趙家的人還真不一樣。細皮嫩肉的,這麼點兒大的傷都不夠留疤的呢,鬧得跟天大的事似的。在貴人面前就這樣的沒有規矩呀,以前沒有人看著的時候還不知道是咋呼成什麼樣子的咧。」

又是一副挑撥離間的樣子。

蘭花兒在旁邊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只是,紅花白坐得穩穩噹噹的,又一臉的不高興,她要是現在這個時候跳起來跟桃婆子吵架,倒顯得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

她便乾脆不再搭理桃婆子和徐有裕,小聲地安撫了狗蛋幾句,獨自走到屋子後邊去,勺了水,傾在自己手腕的傷口上邊。有點兒火辣辣的痛,不過她知道這是現在唯一可行的消毒法子,而且這種痛並沒有比桃婆子在外邊刺耳的叫嚷更讓人難以接受。

好像就連孫大娘都加入了進去。只是孫大娘的聲音比較小一些,又不是常常在講話,她也沒聽清孫大娘到底在說些什麼。她倒不想聽清,省得自己被生生氣死。

蘭花兒走出去的時候,桃婆子還在不依不饒地勸說紅花白換個地方吃飯。

紅花白大概是被煩得實在受不了了,終於抬頭看了一眼桃婆子。可還沒等桃婆子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紅花白已經將目光又收了回去,轉頭看著麥青,講:

「這到底是哪裡來的潑婦,煩都煩死了,吃個晌午都不讓人安生。阿青去,將她舌頭割下來了,給阿蘭下酒吃。」

桃婆子一愣。

連蘭花兒都在後邊跟著愣住了。

麥青回頭看了看紅花白,稍微皺了皺眉頭,講,「咦」。接著就又點了點頭,抽懷裡抽出了把匕首來。

蘭花兒雖然不大會分辨,但看著那刀刃上閃現出來的寒光——這短刀一定不是隨處可見的便宜貨。就是說這匕首能殺人,她都是信的。尋常人家裡邊,可見不到這樣鋒利的匕首。

所有人都以為紅花白只是隨口地一說,只是想將桃婆子給嚇出去罷了。

沒想到麥青卻連一點兒猶豫都沒有,拎著匕首就已經站了起來。一邊轉了轉刀子,一邊講:

「東家你這樣雁過拔毛的性子,好不容易才從你手上討點兒東西,你現在居然讓我用來干這個。哎,實在是割下來也不好吃。就那樣一點兒,就是新鮮,那也做不了兩道菜啊。」

蘭花兒一手還拉著狗蛋,在旁邊獃獃的看著麥青的背影。

桃婆子、徐有裕和孫大娘都愣在那裡,直勾勾地看著麥青手上的刀。

麥青實在還沒有多大,十來歲的,可能只比改花長上一點兒。不過他一直住在好人家裡邊當家生子,吃穿自然是不缺的。同樣的年紀,竟是比村裡邊的都要高上一截,身上也隱隱有些鼓鼓的肌肉,站在徐有裕這樣一個壯年漢子面前,竟然不顯得有多體弱。

蘭花兒和狗蛋站在後邊,看不見麥青的表情,但桃婆子臉上的驚恐卻是一覽無遺的。再加上紅花白這會兒正一手撐著桌子一手夾菜吃,一副浪蕩的樣子,斜著眼睛望著門口那三個人,怎麼瞧都是惡霸的樣子。

桃婆子最先發出一聲尖叫。

麥青被這聲迅猛的尖叫嚇得一愣,紅花白的眉頭馬上皺了起來。

「趕緊的。」

紅花白講。

「阿、阿白……!」

蘭花兒終於忍不住在後邊喊了一聲。

在她心裡邊,紅花白仍是她從後山上撿回來以後慢慢養著的小娃子,軟軟的柔柔的,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欺負了去。卻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厲害的一個角色。看他這個樣子,好像殺個把人也是件尋常事一樣。蘭花兒都好有些不能相信了。

麥青回頭看了看蘭花兒,又看了看紅花白。

桃婆子跟孫大娘已經軟了腳,互相攙著就要往屋外邊跑。只是她們因為腿軟的緣故,退得並不很快。反而是徐有裕還有些力氣,搶先就從屋子裡邊奔了出去。

紅花白也跟著看了一眼蘭花兒和嚇得臉色青白的狗蛋,臉上便露出了點兒不情願的神色來:

「既然阿蘭不高興看,那就算了。你給我狠狠扇幾個耳光。我不要看到她們再到阿蘭家裡邊亂講話。」

麥青答應了一聲,笑著跟到了門外去。

蘭花兒在旁邊看著,一瞬間只覺得哪裡都不對勁。

剛開始的時候她以為紅花白是個家道中落的富家子弟,想著要對他好,養著他,護著他。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個這樣霸道的人,翻臉不帶眨眼。她甚至覺得,方才如果自己不開口,麥青真就能做出隔人舌頭的事兒來。

太可怕了!

聽著院子外邊婦人那殺豬一樣的叫喚,連蘭花兒都禁不住有些青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