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耕耘記 >二雪中送炭【二更】

二雪中送炭【二更】 (1/1)

小說名稱《耕耘記》 作者: 游夏  更新時間:2013-04-17 09:04  字數:2444

「蘭花兒幹活呢?」

站在柵欄外邊的農婦用一種憐惜的眼神看著蘭花兒,倒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還有站在農婦旁邊那個垂著頭的男孩兒,是誰?

她只能點點頭,有些獃獃的。她不認識這個婦人——或者說村子裡邊的人她都不認識。沒奈何,她現在腦子裡邊沒有原主的記憶呀。

只是那農婦顯然誤會了蘭花兒的意思,臉上憐惜的意味頓時更濃了。

「前兒個真是對不起,是我家四小子頑皮,將你推水裡去了。嬸子這不過來給你道歉,你別放在心上啊。你改花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著家,嬸子給你帶了半桶糙米,你跟狗蛋子先吃著吧。」

說著,農婦就推了推她身邊的男孩。

男孩頓時嚇了嚇,紅著臉伸手撓撓頭,沖著她就說:

「對、對不住啊,蘭花兒妹妹。」

蘭花兒愣愣地看著婦人抬了抬手裡邊的篾籃子。

然後她才想起來要趕緊給開門的。就慌慌張張地將院子那道矮木門打開,讓了讓身子,說:

「嬸子,你……進屋坐。」

那少年是個不認識的,她乾脆就不招呼了。

她早就發現了,蘭花兒這個身子就是個說話不利索的。她費力咬著字,無奈這身體原主大概不常講話,總是有股揮不去的青澀和怯意在喉間。

那婦人趕緊搖了搖手,說:

「我家裡還有活計沒忙完呢。這不,看你昨兒個沒出門,是著涼了吧。我就趕緊的拎了四兒過來給你賠情。」

她怯生生地搖了搖頭,小聲地說:

「沒事兒。」

——是真的沒事兒。對她而言。只可惜原來那個蘭花兒,卻聽不到這聲道歉了。

她在心裡頭嘆了口氣。

可她現在在外人眼裡,還是那個活蹦亂跳的蘭花兒,她憑什麼去責怪人家呢。不過是村裡孩子的玩鬧罷了。沒人會想到,那個乖巧的蘭花兒就這樣香消玉殞,悄然離去。

婦人看著蘭花兒的眼神就更濕潤了些。

「好孩子。來,這糙米你拿著,就當時是賠禮了。」

那個叫四兒的男孩也在旁邊跟著說:

「蘭花兒妹妹你就拿著吧。我……我……下回我逮了蝦子也給你送過來。」

她張了張嘴,又看了一眼被推到手裡的竹筒,最後還是沒說什麼。

家裡頭實在是沒有別的吃食了。

她細著聲音說:

「謝謝嬸子。」

那男孩就撓了撓頭。

「蘭花兒妹妹,你還在生我的氣呀?」

她一愣,趕緊說沒有。

男孩就說:

「那你都不喊我呢。」

因為我不知道你名字啊——這話可不能說。

幸虧旁邊那婦人伸手往男孩頭上一拍,馬上幫她解了圍地說道:

「就你讓人家大冬天的一身濕,還不興人家使個小性子呢。」

她就抿著唇笑了。

那男孩看到她在笑,大概覺得是被原諒了,就也跟著傻傻地笑了起來。

婦人又摸了摸蘭花兒的頭髮,跟她講了幾句話,然後才帶著男孩匆匆走了。

等那倆身影都走得看不見了,她才緩緩地鬆了口氣。天知道她的背上都是層薄薄的汗了,那都是緊張的。就怕自己哪裡沒表現好,就被人當妖孽給燒死了——要是她死了,狗蛋子可怎麼辦?那雖不是她親弟弟,可總歸是個惹人心疼的好孩子。

幸虧那嬸子跟那四小子都以為她是賭氣,又不好勉強她,才什麼都沒發現。

不過……

看了看手上握著的竹筒,她又笑了。

這算是雪中送炭了吧。

家裡的糙米馬上就要吃完了,這麼點米,儘管不多,也夠她跟狗蛋子吃好久的了。

她將竹筒拿回家的時候,狗蛋子一直含著手指瞧著她。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小臉蛋,瘦瘦的,都叫人心疼。

狠狠心,她給自己灌了一碗米水粥,就又往那個裂了道口子的砂鍋裡頭添了一小把米,將稀淩淩的粥水熬成了米糊,才端過去給狗蛋子餵了大半碗。

狗蛋子好久沒吃過這麼滿噹噹壓肚子的吃食,舔著碗邊吃得好不高興。

還是她怕狗蛋子撐著了,才沒敢多喂。

她實在是心疼這個小弟弟,也不知道是出於憐憫弱小的本能,還是這身體原來帶著的想法影響了她。

「你乖乖在家,姐出去。」

狗蛋子乖乖的點了點頭。

她不放心地又交代了好幾句。說是不要離開家門、不要到灶間去。狗蛋子都一一點頭了。只是不知道那麼小的一個娃娃,能記住多少。她嘆了口氣,乾脆將門虛虛的反扣上,這才跑了出門。

要找吃的。

之前在家的時候,她給翻過了。家裡除了那點兒糙米,就沒別的吃食了。

而且這家裡頭根本不像是普通農家,連把蔥都沒種在門前——當然了,她家那麼丁點兒地方,就是想要種蔥,那也開不出菜壠來。

所以她打算到外邊混混運氣,也算是熟悉村裡頭了。

這時候已經是冬天了,都已經過了農忙的時間。有些家裡頭的男人出去幫工出去,家裡殷實些的就留在家裡頭歇著。也有些農婦坐在院子裡頭一邊曬太陽一邊納著各種樣子。還有的在院子里餵雞餵豬,忙前忙後地管著自己菜地。

有人就笑著跟蘭花兒打招呼。

還有的說:

「蘭花兒去玩呢?小心些別往後山跑,仔細山上那群山賊將你擄了去當壓寨夫人。」

就有人跟著笑。

她一邊害羞地笑著答應,一邊在心裡頭覺得驚訝。就這麼窮得叮噹響的地方,還有山賊呢?不過也是,不是說,窮山惡水出刁民么。

可她還是得往後山上去。就這村裡頭,恐怕是找不著什麼吃的。一想到狗蛋子那朝著她看的眼神兒,她就恨不得自己能變出點什麼好吃的來。

想到這她就忍不住埋怨。

不是穿越的人都該有些福利,來個異能呀空間呀,最不濟也該有個什麼靈泉仙水的,喝了有病治病,無病養生。可她都將自己上下看遍了,什麼東西都沒有。

只有自力更生了。

她便給自己鼓勁兒。

這老天爺都讓她重又活一次了,總不能讓她就這麼餓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