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兩百二十九章氣運交鋒!

第兩百二十九章氣運交鋒!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4-07-01 23:47  字數:2871

葬身古城!

擁有著比這一紀元還要漫長的歷史,歲月在古舊的青石牆上留下了斑駁的痕迹,刀痕劍孔,乾涸如墨的血印,全都散發著蒼涼的氣息。

古城中,四方皆寂,人們在默默行走,空氣凝滯,連呼吸都變得靜謐。

城中之地,一座暗紅色石台巍峨,高達十丈,三道身影端坐在千年溫玉雕琢的寶椅之上,俯瞰四方,眸光開闔之間,儘是冷漠與蔑視。

一名青年男子,身材修長,劍眉入鬢,背後生有一對銀色天翅,宛如白銀澆鑄,銀光閃爍,若星光璀璨,這是來自天人界的翼人族。

青年身邊,是一名矮人,身若侏儒,雙目若銅鈴,肌體強健,散發出古銅一般的金屬光澤,手中握一口三丈高的鐵斧,石屋一般大的斧刃射出冰冷的寒光。

最後是一名女子,渾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紫氣,她冰肌玉骨,一雙瑩白修長的雙腿不著寸縷,玉足落地,點塵不沾,紫色輕紗,曼妙身姿若隱若現,在胸口處勾勒出一道驚人的弧線。即便如此,無論是青年男子還是矮人,目光都是一掃而過,瞳孔深處顯現出來濃濃的忌憚之色。

暗紅色石台四方,方圓數里之內空無一人,有人遠遠路過,捏緊了拳頭,卻被人強行拉走,他們看向石台下,葬身古城中曾經威名赫赫的四個人,而今只剩下了三個,且匍匐在地,並非是出自本心,而是被打斷了渾身骨骼,封印了一身戰氣與血氣,即便是心靈,也被強行鎮壓。

「該死,我葬身古城四大遊俠勢力之主,豈容異族羞辱!」有一名年輕強者不忿。忍不住開口斥道。

石台上,青年男子挑眉,雙目中神光迸射,如刀似劍,瞬間斬過虛空。

噗!

年輕人炸碎,半邊身子被剖開,四分五裂。連戰魂都瞬間崩潰。

嘶!

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太強了,只是意志攻伐,就輕易殺死了一名初入闢地境的年輕尊者,這樣的戰力,已然超出了想像。

人們敢怒不敢言。強如四大遊俠勢力之主都被強行鎮壓。眾人感到悲哀,被異族高坐在曾經吹響戰爭號角的古戰台上,這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半炷香後,蕭易與石太一站在了這座古城前。

幾乎在第一時間,蕭易就察覺到了這座古城的變化,事實上,他遠遠望氣。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與此前的七座古城不同,此前的七座古城氣運如日中天,光輝璀璨,氣運天柱紫光氤氳,尊貴濃烈,而到了這座葬身古城,就黯淡無光。好像隨時都會潰滅一般。

恐生大變!

蕭易心念一動,對於氣運之變化,他隱隱有所把握,實際上一些氣運濃烈者,對於冥冥之中的變化都有著深刻的體會,這種體悟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神鬼莫測到了極點。但是往往一針見血,不容忽視。

有人自葬身古城中走出,一臉憤懣與頹然,捏著拳頭。鬆了又捏緊,捏緊了又鬆開。

僅一瞬間,兩人洞悉心靈,把握精神,就知曉了一切。

「被震懾了人心,遏制了氣運,戰意也就散了。」蕭易說道。

石太一冷哼一聲:「真是好大的架勢,這是在挑釁嗎?覺得我人族可欺!」

一路行來,兩人看到了諸多慘狀,石太一心中早已窩火,恨不得立刻大殺四方,不過卻也保持著謹慎,死亡古路上的異族年輕強者層出不窮,很多逆天的存在,都擁有著難以想像的天資與法門,將書武學在這裡成了常規手段,唯有聖人法門與近古法才真正動人心魄。

走進城中,古老的石道斑駁,人們默不作聲,一種屈辱的氣氛在瀰漫,哪怕是虛空中漂浮著的石闕,也都光華黯淡,人們沒有閒情逸緻,浮空石闕中空無一人。

咚!

環顧四周,蕭易終於開始邁步,只是第一步落下,就生出一股無形的波動,好像晨鐘暮鼓,震人心魄,直接傳遞進入城中每個人的心靈世界。

腳步聲擁有一種魔力,令得很多人都禁不住抬起頭來,心跳慢慢有了同樣的頻率,而在這一刻,蕭易的眉心處,兩枚白銀古篆字熠熠生輝,光芒璀璨,光華凝練,宛如一輪銀白大日。

這一刻,一些凝聚戰名的人族強者分明能夠看到,葬身古城那原本奄奄一息的氣運天柱,好像再次被點燃了,開始綻放出奪目的光和熱。

……

城中戰台。

幾乎是瞬間,三名異族年輕強者就察覺到了這股波動,來自翼人族的青年男子冷哼一聲,身上同樣有一股無形的大勢升騰而起,青銅光輝燦燦,化作一口大戟,戟刃雪亮,再次斬在了那氣運天柱之上。

鏘!

有金鐵交鳴之音,且有銀輝點點,青銅大戟被震退,戟刃黯淡,隱隱顯現出一道缺口。

哼!

矮人聲若洪鐘,手中三丈鐵斧狠狠拄地,戰台轟鳴,一股更加濃烈的青銅光輝綻放,化成一口青銅大斧,凌空斬落。

咚!

又一道腳步聲響起,無孔不入,滲透進入每個人的心靈之中,屬於葬身古城的氣運天柱一下迸發出璀璨的銀芒,青銅大斧被崩飛,當場潰散開來。

悶哼一聲,矮人銅鈴大眼怒瞪,霍地站立起身,他目光如電,撕裂真空,看向遠方。

只見遠方石道上,兩道修長的身影邁步走來,其中一道身影看似平淡無奇,但是每一步落下,都好像踩踏在天地的脈絡之上,眉心處,一團刺目的銀芒若烈日,神輝點點,散發出來不朽的光輝。

「白銀戰名!」翼人族青年男子沉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