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兩百二十四章修行之道!

第兩百二十四章修行之道! (1/3)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4-06-24 14:35  字數:4530

??「不錯,兩個小小的尊者,如何突破四大至強師部的封鎖,這其中就有問題,不要問了,直接讓他們放開心靈,否則就是死路一條。」水鯨之主冷漠的聲音響起。

土象之主微微一頓,道:「不錯,說的永遠不如心裡來得真,年輕人,放開心靈壁障吧,你們還有一條生路。」

石太一臉色難看,五大開天之主,這絕對是一股可怕的勢力,且絕對不是一般的普通大能,五股開天氣機,沒有一股弱於此前的寒槍之主。

倒是蕭易波瀾不驚,淡淡道:「這樣對同族下殺手,你們不怕遭受到戰皇殿的懲罰。」

四方眾人目光一緊,的確,任何一名人族天才都是瑰寶,遑論兩名年輕尊者,若是不隕落,極有可能開天闢地,就算以後就此止步,無緣諸天強者序列,也足以鎮壓兩條天將路,這足以令得不少人族得以生還,免於屠戮。

木藤之主冷笑一聲,他俯瞰蕭易二人,道:「你二人未免自視過高,即便是我北荒西域戰皇殿,也絕對不會將兩名小小的尊者放在眼中,強者養蠱,弱者養生,你們太天真了,只有在血與火之中走出來,並最終活著的,才是真正的強者。」

蕭易似乎早有預料,眉毛挑起,道:「那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戰而已。」

很多人的目光變得古怪,向五位開天之主邀戰,這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很多年了,沒有尊者敢於挑釁我等的威嚴。」火梧之主語氣冰冷。

「不勞五位大人出手。區區一名初入第二步,一名第三步巔峰。我來打斷他們可憐的自尊與傲骨!」

一名年輕人邁步上前,滿頭黑髮如瀑,他眸子犀利,有輕蔑,有冷漠。更有一種嘲弄,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令得不少人露出畏懼之色。

燎原劍離恆!

這是追隨火梧之主的幾名強大的僕從之一,雖然樣貌年輕,但事實上已經接近兩百歲,只是在很早的時候就步入融魂境,從而定住了容顏,這足以說明對方的天賦資質,當然。等到壽元將盡之時依舊會老去,不過而今,生命才剛剛開始。

「燎原劍離恆,百年前曾經加入將部爭鋒,若非是氣運不濟,被兩頭五星獸主大戰的餘波震傷,百年前的冤魂海名額未必沒有他一個。」

「百年歲月,雖然因為舊疾不能夠開天闢地。燎原劍也已然達到了闢地境大圓滿之境,戰力幾經磨礪,不斷攀升。足以接下普通大能十招而不死。」

一些人感嘆,即便只是火梧之主的僕從也這樣強大,而五大遊俠勢力之主聯手,更是可抗聖者,即便是尋常至強師部,也不願意輕易招惹。使得這棲梧古城,成了這一條死亡之路上的特殊存在。

石太一凝神,就要邁步上前,卻被蕭易攔住,道:「我自己來。」

面對五大開天之主,強如蕭易也要小心翼翼,至於放開心靈壁障,無論是為了掩藏他來自後世的秘密,還是身為武者的尊嚴,都不可能答應,對於武者修行而言,這是一種羞辱,於武道之心有損,若是心氣被徹底打壓,日後修行想要再次精進就難上加難。

什麼是武,本身就是在血與火之中誕生,火中取栗,若是謙讓軟弱,就會引火**。

「想要與五位大人出手,你以為你是誰!諸師部的少族長也沒有幾個敢這樣說!」

離恆冷笑,他舉步向前,氣勢若烈火燎原,屬於闢地境大圓滿的可怕氣機將蕭易籠罩。

可惜,沒有如他預料一般,蕭易巋然不動,周身似乎渾不受力,只是淡淡用目光看著他。

鏘!

離恆眸光一冷,並指如劍,竟是發出實質般的劍鳴聲,一股劍勢呼嘯而出,若星星之火,轉眼間席捲廣袤草原。

呲!

空間壁壘濺火星,一條極細微的黑色劍痕如影隨形,隨著離恆這一指,鎖定了蕭易眉心神庭之所。

叮!

一聲輕響,如玉珠落盤,沒有人看清蕭易出手,瞬息之間只見一根晶瑩的食指橫在了身前,輕輕抵住了那兩根劍指。

嗯?

火梧之主挑眉,離恆戰力幾何他最清楚不過,這一指雖然以肉身為媒,但是絕對不比他動用戰兵弱上多少,卻被這樣輕易封住,眼前的年輕人看來並非是想像的那樣簡單。

呼!

只是下一刻,蕭易腳步輕動,彷彿移形換位,又好像一座神峰拔地而起,出現在離恆頭頂三尺之地,一隻腳凌空踏落。

離恆大怒,以一隻腳踏他,分明就是一種輕視,未曾放在眼中。

吟!

有劍震鳴,若龍吟虎嘯,一口赤紅如火的四尺長劍在手中浮現,晶瑩剔透,有淡淡的神輝流淌,這是一口半神劍,離恆冷笑,他舉劍逆天,劍尖鋒芒吞吐,虛空都被刺穿,可怕的劍力令四方不少尊者駭然,就憑這一劍,普通尊者來多少也擋不住,已然破入了大能領域。

咔嚓!

但是那一隻腳掌卻好像比神山還要重,半神劍當場就崩斷了,離恆痛呼一聲,被踩著臉嵌入了土泥之中。

這是驚人的一幕,燎原劍離恆動彈不得,被人生生踩在了腳下,以這樣屈辱的姿勢落敗。

「好強的肉身!」金蛇之主沉聲道。

五大開天之主,眼中同時迸射出驚人的光束,想要將蕭易看穿,但是根本難以撼動,對方的意志堅凝,有一種與他們同樣的氣息。

「意志輪迴!」

這一次開口的是水鯨之主,她周身水氣氤氳,隱隱有驚濤駭浪之音。倏爾,她冷哼一聲。道:「原來是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