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一百二十九章獨對七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獨對七尊!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4-04-03 02:00  字數:2815

?戮神槍!

這是沉重的三個字,洞虛世界,紫霧翻騰,如魔族聖者也是心緒不寧,若是當年那條神族王者路上曇花一現的槍法,那麼此人決不可留。

「戮神槍!」

人族青年聖者眸子湛亮,那是聖者也要敬畏的一門槍法,乃是一位半步人王開創出來的古槍法,號稱半部王策,當年山河王部神族王者路上戮神億萬,神血滿乾坤,給那一條天路上的神界王族留下了永恆的痛。

「戮神槍!傳說中的槍法再現,殺!殺!殺!」

「不管是殘篇還是全篇,只要能夠殺敵!」

「好槍法,居然引動了空間凝滯,雖然只是粗通皮毛,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諸多人族大能皆心神震動,凝滯空間,即便是至強大能也難以做到,那是聖者的領域。

不過很快,所有人都是大喜,有這一人一槍在,剩下的七位異族年輕尊者再強也擋不住。

相比於人族極光類雲層,諸多異族大能臉色鐵青,氣機交織,有雷光閃爍,隱約勾勒出一方滅世之景。

「該死,怎麼可能有人傳承了這門槍法,半部王策,區區將部勢力,居然有人擁有這樣的機緣。」

「針對我神族開創的槍法,不能讓它流傳下去,殺!一定要殺死他!」

神聖如神族大能,五對潔白的羽翼也繃緊了,一枚枚潔白的神羽如劍,滿頭銀髮飛舞。金色的瞳孔顯現出來毫不掩飾的殺氣。

……

念皇城前。

四方皆驚。這是驚悚的一幕。神族年輕尊者被擊殺,當場炸碎,身死道消,這令得剩下的龍三十七人脊骨發寒,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先聯手鎮殺他,其他人皆為螻蟻!」

仙族摩柯光喝道,這是唯一的選擇,眼下的蕭易渾身上下透發出來一股神魔般的氣質。那烏黑的鐵槍還在淌落神族血,著實令人心中發杵,不敢攖鋒。

「殺!」

沒有多說什麼,龍三十六人以行動回應,剎那間,七人氣機交織,七股至強的尊者氣息如汪洋一般傾瀉下來,空間壁壘彷彿被太古神山碾壓了一般,生出一道道猙獰的裂紋。

這是難以置信的一幕,此前蔑視眾人。自視甚高的七位異族年輕尊者此刻放下了姿態,選擇同時圍攻一人。這令他們心中羞惱,眼中殺氣更盛,要以雷霆勢將其鎮殺,多出一招都是一種恥辱,將銘刻在他們的成聖路,乃至是成王路上。

「摩柯仙光!」

仙族的少年長嘯一聲,揮手打出一道仙光,這仙光晶瑩,如一條金霞劃破長空,透發出來神聖、光明乃至無限生機。

呲拉!

仙光如劍,將虛空斬開,一道狹長的裂縫如深淵的惡魔,朝著蕭易伸出了罪惡的魔掌。

嗡!

石族年輕尊者怒吼震天,白玉石發飛揚,根根晶瑩,他雙眸發光,兩道灰芒如箭,隱約勾勒出來一道模糊的道軌,所過之處,空間壁壘都石化,成為齏粉簌簌而落,顯現出來漆黑如墨的洞虛世界。

「白骨長生!」

碧綠晶瑩的骨族年輕尊者手中浮現一根晶瑩的骨棒,而後快速放大,如一座百丈骨山落下,虛空坍塌,空間壁壘凹陷,隱約照見百丈洞虛世界。

冥族年輕尊者灰色大戟如山壓落下來,有龍吟陣陣,冥氣如海,波濤洶湧中,一頭冥龍破浪而出,龍口猙獰,虛空都被咬穿了,生出密密麻麻的空洞。

「殺!」

血河子爵冷叱,藍金蝠翼遮天蔽日,血河矛化作一道血電洞穿空間,不遠處,龍三十渾身龍炎滾滾,炎龍拳衍化到極致,他如一頭龍獸碾壓了過來,大地震動,一條條大裂縫如天溝延伸向遠方。

「天魔舞!」

最後出手的是魔族年輕尊者,這是一名女子,通體籠罩在朦朧的紫色魔霧中,此刻魔霧散去,顯露出來婀娜晶瑩的玉體,修長的手臂如凝脂,十指纖纖,如水蔥一般在虛空中撫過,她赤足而立,點塵不沾,一雙修長的玉腿如象牙般,她邁動步子,身姿搖曳,瑩白的肌體閃爍惑人的光澤,沒有多麼驚人的破壞力,虛空中留下一道道凝實的幻影,一隻玉掌不帶半點煙火氣,隔空朝著蕭易拂去。

這是驚人的一幕,七族年輕尊者同時出手,這是雷霆一擊,盡皆動用了極盡手段,要一擊斃敵,不留一點餘地,只有這樣才能夠洗刷恥辱,為諸族挽留顏面。

事實上,洞虛世界中觀戰的諸多異族大能心中同樣羞惱,卻也明白,真的不是對手,獨自一人上前,除了隕落不會有第二種結果,疑似半部王策在身,那人族青年的戰力已經去到了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無論是放到人族地榜,抑或是隸屬於百族的諸天地榜,都足以排入千名之內。

雖然只是千名之內,但是人界無邊,諸天百界何其廣袤,這闢地境排入千名之內,不是青年聖者之姿根本做不到,且未來有著很大的可能邁入聖者之境,乃至窺視那無上王境。

這是戰力的象徵,也是潛力與天賦的象徵,不是靠歲月堆積就可以達到的,或許有,但絕對不多。

……

念皇城前,蕭易眸子冰冷,即便七大異族尊者同時出手,也不能夠讓他心靈動搖,事實上,此刻七大異族尊者出手,七大心靈世界如七座洪峰沖入了他的心靈世界中,欲行破壞,毀滅根基。

轟!

心靈世界中,屬於蕭易的戰魂起身,看上去血肉豐滿,與真人無異,面對七座洪峰,眉心處一道血痕張開,一面古樸的血色神鏡浮現,近千條裂紋密布,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