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三十章換取陣盤!(第一更)

第三十章換取陣盤!(第一更)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12-20 12:07  字數:3076

而後,三人目光痴迷,抬腳踏步,走進璀璨聖光之中。

輪迴之門逐漸消失,歸於虛無,蕭易看著原地靜立不動的三人,淡淡道:「有殺人心,就要有葬下自己的準備。」

蕭易從三人身邊走過,三人一動不動,仔細看他們的眼睛,卻是毫無神采,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生機也在以驚人的速度消散,一種唯有強者才能夠感應的淡淡死氣逐漸將他們籠罩。

這就是而今蕭易的意志力量,半步輪迴,昔日,他踏入天道輪迴,身在天界,無生死苦,無病疾苦,無**苦,清靜無為,一世一生,生生世世,皆是如此,若非是他戰魂堅凝,意志強橫,早就迷失其中,卻也輕易不敢繼續深入其它五道輪迴,需要鞏固修為,吸納所得。

儘管如此,渡過了天道輪迴,蕭易也洞悉了一絲六道輪迴之秘,得以隨時召喚這道輪迴之門,可以將人意志精神葬入天道輪迴,永生不死,而肉身朽滅。

不過也因為他尚未真正渡過六道輪迴,這道輪迴之門只能夠鎮壓意志修為在天人境巔峰之下的強者,若是意志天人境巔峰,精神堅凝,卻是難以動搖其心。

至於這輪迴之門的真假虛實,六道輪迴是否真的存在,隨著蕭易精神意志不斷精進,反而難以斷定,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到了意志精神的層面,有時候看到的未必真實,心靈也會被欺瞞。

蕭易的步子不快,卻很均勻,靈石城不是很大。卻也有方圓數十里,等到朝陽初升,蕭易也恰好走到了靈石大會的場地。

說是靈石大會,到了而今,也就是一場易物大典,許許多多的散修遊俠,部族之人在這裡交換所需,不過公認可以交換的是精石和人體大丹,不同的精石和人體大丹可以交換珍貴不一的東西。

這裡人聲鼎沸。卻也沒有失去方寸,因為有戰兵在鎮守,而今蕭易也知道,這座靈石城的城主,是一名強大的散修。融魂大圓滿的修為,且擁有戰名,曾經更在闢地境蓋世強者手中逃得性命,這靈石城的戰師足有數十萬人,雖然比不上兵部,卻也相差不多,高手如雲。沒有人敢在城中放肆。

「進入靈石大會,一塊中品精石。」

蕭易聽到聲音,這是靈石大會的入口,其實就是靈石城的戰師將場地圍了起來。留了一個入口進入,在這裡收取精石,只有繳納了精石,才能夠進入其中。

目光有些古怪。這倒是斂財的手段,不過也只有強大的力量鎮壓。才能夠這樣做,否則絕對會為人詬病,甚至被推翻。

蕭易輕輕一步邁出,沒有人發現他是如何消失的,等到再次出現,已經進入了靈石大會,就算是身邊的人,也沒有察覺到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人,人太多了,靈石大會的場地有方圓三里,但是人卻有近萬,除了一些易物之地,很難找到十分空曠的地方。

而在這靈石大會,人群聚集最多的地方,一名身著赤紅獸皮坎肩,樣貌粗獷的中年漢子盤膝而坐,膝上橫放著一口金色大刀,整個人散發出來一股凜冽的氣息,有若有若無的刀意在周身瀰漫,令常人不敢靠近。

真陽刀烈缺!

在他身前丈許之地,赫然沉浮著一方古老的陣盤,土黃色陣盤看上去好像黃泥鑄就,卻散發出來一股與大地合一的氣息,可以看到陣盤上烙印的種種陣紋,玄妙無比,且有著一個個缺口,顯然是鑲嵌陣材的所在。

「果然是地階陣盤,堪比半個蓋世強者。」

「該死,他居然獨獨要換取延壽靈藥,且要能為闢地境以下延壽五百年,就算是蓋世強者也不願輕易拿出來,可是延命的靈藥。」

「延壽五百年,換做蓋世強者,就算不及,最起碼也能夠延壽三百年,地階陣盤雖然珍貴,但是想要集齊其所需要的種種陣材,怕是兵部都捉襟見肘,沒有個數百上千年根本不行,就算是北雪將部,怕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展現十成之威,何況對於將部而言,這地階大陣可有可無。」

「五百年延壽靈藥,倒是相當,不過延壽靈藥太稀少了,就算是有,誰會一下拿出五百年,不是五十年,換做普通人的壽命,就是五代興衰。」

不少強者在遲疑,他們多為部族強者,一些散修遊俠反而不是很重視,孤家寡人,即便得到了,也難以觸發。

「一百五十滴長生泉,換不換。」

終於有人按捺不住,這是一名融魂境強者,出自寒元兵部,很多人心若明鏡,果然有兵部看中了,且絕對不會只有這一人,一百五十滴長生泉,闢地境之下,足以延壽一百五十年。

「不換!」真陽刀烈缺很乾脆,一口回絕。

「兩百枚生源果!」

「兩百三十塊生命晶石!」

至此,不斷有人開口,皆是來自兵部族域,至兩百三十塊生命晶石,已經可以延壽兩百三十年。

「五百年。」烈缺冷聲道,沒有半點轉寰的餘地。

「該死,誰有五百年的延壽靈藥會和你交換,知足吧,過猶不及。」有人惱怒開口,但是烈缺長刀在膝,如若未聞。

「我和你換。」

突兀的,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令得很多人都是目光一滯,既而他們就看到一名青年人自人群中走來,眾目所視,卻是風淡雲輕,沒有半點在意。

什麼人!

諸多兵部強者皆是一愣,既而就凝住了目光,因為他們看不透來人的虛實,不過卻可以感應到徘徊在其周身的若有若無的濃鬱氣運。

戰名傳承者!

他們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