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九章招魂

第九章招魂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24 04:17  字數:3177

行走在漫天黃沙中,狂風嗚咽,時而有古老的歌謠聲在耳邊響起,沒有出現在精神世界中,那歌謠聲自遠方傳來,循著這古老的歌聲,蕭易走過了一座又一座沙丘,那沙土中的寒氣幾乎透過皮肉,傳遞進入骨髓之中,古戰場更冷了。

天穹陰暗,不見日月,昏黃的穹天似乎籠罩著一層陰霾,沒有雲,卻在蕭易踏入這古戰場的第六天下起了雨。

血色的雨水自頭頂墜落,有濃重的血腥氣,腳下的荒漠很快成為了暗紅色,乃至有雨水匯成了溪流,在暗紅色的黃沙間流淌,血色的水光倒映的不是天空,而是一具具染血的屍骸,在屍骸旁,有殘破的大戟,有斷裂的長矛……

蕭易蹙眉,古戰場愈發詭秘了,他加快了腳步,血雨落到身上,他氣血迸發,不能近身,一直走過了半日時間,血雨才止息,而過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原本暗紅色的沙土就恢復了原樣,黃沙揚起,再聞不到一絲血腥氣。

古老的歌謠聲愈加清晰,第八日,在遙遠的天邊,出現了一座沙城。

這是一座殘破的古城,不知道過去了多長的歲月,黃沙堆砌的牆體滿是斑駁的痕迹,它的身上,滿是刀兵的傷口。

沙城很大,走近後即便是蕭易亦是有些心驚,那老舊的沙牆有百丈高,整個沙城怕是足有百里方圓,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機在瀰漫,這裡,是那古老歌聲的源頭,那聲音,是從城中傳出。

很難想像,是誰在這裡築起了這樣一座古城,沉埋在了無盡歲月中,對於這沙城蕭易知曉不多,石之軒只是告訴他,這沙城中,有著很多墓碑,城中,是造化。

黃沙成城,即便是科技大時代也是難以想像的,蕭易伸手按在城牆上,勁力微吐,只是有一層細沙簌簌而落,牆體的堅固有些出乎蕭易的預料,儘管只是一成力,但即便是那先前三丈高的石碑也承受不住。

若是換做科技大時代的普通小高層,這一下也要撼動地基。

但是即刻蕭易就釋然了,對於他來說,來到這片遠古大地就是奇蹟,這裡的一切都是傳說,比神話還傳奇,蕭易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回去,若可以,又需要多久,抑或是在無盡歲月之後,地球的某一處角落,發掘出來一具超古代人類骸骨化石。

沙城只有一個門,巨大的城門高有數十丈,卻缺失了一扇,另一扇也殘破了,狂風卷沙,自這裡進入城中,那古老的歌聲愈發清晰了。

蕭易走入城中,甫一跨過城門,他就感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這寒意似乎從骨髓深處生出,幾乎就要凍結了他的身體。

冷哼一聲,蕭易體內,血氣滾滾,如同長江大河一般洶湧,骨髓深處的寒氣頓時被驅散出來,甚至在他周身丈許之地,空氣微微扭曲,有熱氣在升騰,哪怕沒有絲毫修為,他亦如一口熾熱的火爐,在這寒冷的沙城中,好像一盞明燈,難以忽視。

穿過近百丈長的甬道,出現在蕭易眼前的,是一片廣袤的碑林,大大小小漆黑的石碑,矗立在沙城之中,在這裡,蕭易看不到沙土。

因為在他的眼前,白骨鋪就了整個大地,已經看不清形體,碎骨塊沒有拳頭大,不知道有多深,一股蒼涼的氣息在城中徘徊,蕭易倒吸一口涼氣,白骨成堆,或許說的就是這樣的情景,只有真正看到,才知道這是一種怎樣的震撼。

蕭易可以聞到白骨的味道,已經分不清是異族還是人族,但是他們死去了都一樣沉埋在這裡,這一座沙城,就是一座巨大的墓場,這裡埋葬的不僅僅是生命,也是一段歲月,乃至是一個時代。

蕭易忽然有些懂了,那古老的歌聲,那是在招魂,召喚逝去的先輩英靈,他們埋骨在此,後人沒有忘記。

勉強平復下心緒,蕭易凝神望去,眼前這沙城中,大大小小的石碑數以萬計,不過大多都在五丈以下,五丈到十丈的只有不足兩千之數,十丈以上的則不足百數,從十丈到九十九丈不等,而達到百丈高的,整個沙城中只有九塊。

當年,石公與離火千夫長打碎的,就是一塊達到了十丈的石碑,當年遺迹已經不可尋,五十年歲月,足以洗刷很多東西,亦可埋葬生命。

倏爾,蕭易目光微動,自那碑林之中,那聽到了破空聲,那是拳頭擊破空氣的聲音。

踏入皚皚白骨中,那白骨一直蔓延到腰間,置身茫茫白骨中,蕭易感到有些不真實,但是既而,他的眸光就變得銳利起來,修為被封鎮,精神世界被禁錮,讓他極易被周圍的一切所感染,剛剛不知不覺中,他就被這沙城的氣息所牽引了。若是真的沉迷進去,很可能會傷及心神,等到一月期滿,出了這古戰場,精神世界中必定要有一番大動蕩,乃至走火入魔,氣血紊亂,都是大有可能。

「既然已經死了,還妄想要左右我的意志,即便精神力被封鎮了,亦不是爾等可以左右!」

冷喝一聲,蕭易渾身血氣沸騰,一步踏出,身前的諸多白骨頓時崩碎,化成齏粉,他不擔心傷到先輩的骨骸,在他看來,既然有人立下了這一座座石碑,那麼這滿地的遺骨多半不是人族先輩們所留,他們都是,異族!

此刻,沙城外有兩道黑影在遠望,他們咬著牙,眼中殺意奔涌,不過最終還是熄滅了。

「再讓他多活一刻,需要藉助他們的手。」

「哼!屆時讓他屍骨無存!」

碑林中。

蕭易血氣洶湧,如一座火爐在翻滾,所過之處白骨成灰,他對於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