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六章骨氣

第六章骨氣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21 22:32  字數:3150

對於石之軒兩人,劍青生只是微微頷首,便在古風的接引之下坐到大殿的最上首。隨即,就有幾名黑風族少女奉上竹葉熱泉,古風六人則在蕭易九人對面坐下,一時間,整個青竹大殿的氣氛有些凝重起來。

劍青生神色不變,他丰神俊朗,眸光溫和,一頭黑髮隨意披散,哪怕端坐在那裡,也有一種不羈的氣質散溢出來。

劍青生不開口,蕭易等人也無人開口,唯有身邊竹桌上的熱泉白霧繚繞,清香盈鼻,卻沒人端起。

一盞茶的工夫很快過去,蕭易微微蹙眉,他有些猜不透此人的心思,關於雷劍兵部,乃至這片大地,他知曉的太少了,對於此刻卻是無從判斷,但是而今看來,無論是科技大時代,還是這片遠古大地,都是長幼有序,尊卑分明,或者說,強者可以打破這些桎梏,可以重新排序。

又過了半柱香的工夫,劍青生終於開口,他手中的石碗放下。

「關於盤雷山脈中隱匿的古戰場,我希望諸位可以將五十年前的收穫,交給我雷劍兵部,自此之後,這片古戰場每五十年,你三大血部可分別擁有五個名額進入其中,此後所獲之物,也歸你三大血部所有。」

劍青生話音一落,除了古風六人外,石之軒幾人皆是微微變色,蕭易心中一沉,這是要他將蠻象大力訣交出來了。

「當然,我雷劍兵部對於諸位皆有補償,無論是兵訣還是戰兵,我雷劍兵部皆會以等價之物交換。」劍青生目光平靜,在所有人身上掃過,「而諸位學會的兵訣戰法,只要保證不再外傳,我雷劍兵部亦不追究。」

聞得此言,火河面色稍緩,如此一來他火山部落卻也沒有絲毫損失,反而可以平白再得一門准一流兵訣,只是以後再入那古戰場卻是有了限制,難道雷劍兵部發現了什麼?火河不相信這劍青生是無的放矢,若只是一座普通的古戰場,以劍青生的身份地位,完全不需要屈尊來此。

石之軒不語,石虎千夫長二人相視一眼,卻是將目光落到了蕭易身上,他們知道,石公走前,將那烙印有蠻象大力訣煉血卷的黑色獸皮,交給了蕭易。

此刻,那古風笑道:「既然劍青生大人如此說,我黑風部落願意奉上此前獲得的一口准魂兵。」

劍青生點頭,淡淡道:「你們明白就好,這非是我個人的意思,而是整個兵部的意思,所以,你們無論有什麼異議,都,放到心裡。」

說到此處,劍青生不再多言,但是所有人都明白,此事已經是定下了,不可更改。

嗡!

下一刻,只見那古風虛手一抓,一口暗紅色長刀就出現在手中,這長刀之上有著刀兵之痕,甫一出現,一股凌厲而熾熱的鋒芒之氣就散溢而出,整個大殿的空氣都扭曲起來,長刀嗡鳴,彷彿擁有靈性一般。

「好刀。」

劍青生眸光微亮,他伸手一抓,就將長刀攝入手中,也不見其有絲毫動作,那古風便是面色微白,顯然是被抹去了這長刀上的精神烙印。

隨後,只見其食指在那刀身之上輕點數下,竟是發出金鐵交鳴之聲,而後,那長刀便鋒芒盡去,好像化作了一口普通的戰刀,再無半點反應。

心中一凜,古風對於眼前這少年的修為頓時有了更深的認知,如此輕易降服一口准魂兵,即便是他當初,也足足花費了三日時間才勉強獲得其承認,得到刀內初生兵魂的允許,留下了精神烙印。

「赤龍!」火河低喝一聲。

點點頭,赤龍自懷中取出了一片火紅的蟒鱗,這蟒鱗足有巴掌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地篆刻著一部兵訣,蟒鱗背後,更有一幅炎蟒圖,整片蟒鱗晶瑩如玉,透發出來絲絲縷縷古老的氣息。

眼中透出幾許異色,劍青生伸手攝拿,蟒鱗隨即落入其手中,他凝視半晌,最終搖了搖頭,道:「可惜了,創造這門兵訣之人想要烙印炎蟒形神,但是沒有尋到一條真正即將化蛟的二星炎蟒,這炎蟒化龍拳徒有其形,不蘊真義,否則就不是區區准一流,當可在一流兵訣中佔據一席之地。」

再觀摩片刻,劍青生將蟒鱗放下,他看向石之軒,道:「我記得你,石之軒族長,四年前你曾經前往我雷劍兵部尋求突破之道,沒想到四年未見,你果真突破到了淬骨境,看來不日之後,貴部就將擁有晉陞成為中等血部的資格,我還聽說,貴部五十年前在古戰場獲得了一門一流兵訣殘篇,可惜一直未能有人修成,既然石之軒族長你晉陞成為淬骨境,我可以做主,以一門完整的一流兵訣與你們交換,也算是我雷劍兵部遲來的賀禮。」

一流兵訣!

劍青生此言一出,無論是火河還是古風兩位族長,皆是露出震動之色,他們兩大血部根本沒有一流兵訣,一般說來,下等血部是難以擁有一流兵訣的,因為沒有那樣的底蘊,到達一流兵訣的境地,已經可以算是半個法,那需要深厚的底蘊和長久的歲月,才能夠在機緣巧合之下創造出來。

可以想像,擁有了一流兵訣之後,血石部落晉陞成為中等血部的日子恐怕也不遠了,那不是蠻象大力訣那樣的殘篇,而是真正完整的一流兵訣。

蕭易不動,石虎千夫長心中一跳,他傳音輕喝:「蕭易!」

面無表情,蕭易自懷中取出了一張黑色獸皮,這獸皮古樸無華,上面烙印著一幅蠻象圖,一頭青鱗蠻象仰天嘶吼,哪怕是一片片微小的青鱗,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劍青生看他一眼,虛手一抓,那獸皮微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