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三章少年的劍

第三章少年的劍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21 01:29  字數:3182

青竹山下,數十名仙族一動不動,彷彿被禁錮了一般,直到蕭易九人來到近前,九人的脖子上,慢慢浮現出來一道血線,這血線極細,幾乎看不真切,但是蕭易九人卻知道,這數十名仙族已然身首異處。

好快的劍!

蕭易九人心驚,這青衫少年是人族無疑,卻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來歷,九人沿著山路向上,一路上看到了不少仙族,同樣的一劍,結束了他們的生命,每個人都好像石像一般,靜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等到了半山腰,已然有數百名仙族被青衫少年殺死,而此時,蕭易九人也隱約看到了其背影。

他一步步朝著山頂走去,一口紫色長劍負於身後,沒有鞘,劍身滴血不沾,若非是親眼所見,蕭易九人也難以相信,剛剛這口劍飽飲了數百名仙族的血。

「好高明的步法!」

石之軒倒吸一口涼氣,那青衫少年看似閑庭信步,實則快到了極點,每一步跨出都在數十丈外,每一步落下都有仙族被殺死,這樣詭異的一幕被山路前方的一些仙族看到,他們眼中透出驚恐之色,但是下一刻,少年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那目光也自此凝固在了臉上。

沒有人可以擋住一劍,就算是仙族伍長,也做不出半點反應,甚至在這一路上出現了一名仙族百夫長,亦在無言中落幕,一道血線自其眉心開始,一直延伸到胯下,他整個人被一劍分成兩半。

青竹寨前。

一名黑髮老人俯瞰山下,仙霧繚繞,朝著寨前蔓延而來,在其身後,五名千夫長神色肅穆,在他們身後,是兩千餘戰兵,他們周身殺意涌動,每個人的臉上,都透露出來堅凝之色,今天他們站在這裡,不能讓任何人跨越一步,因為在他們身後,有著他們需要守護的東西。

老人、婦人、少年、幼童,他們在青竹寨的每一個角落,在他們手中,亦握著戰兵,被困在青竹山百里之地一年多了,今日或許是最後一戰,他們不能看著親人死在自己面前,若是可以,他們的血,也可以流。

滾滾仙氣中,五千餘仙兵登上青竹山,他們在黑髮老人身前三十丈外止步,五千餘仙兵戛然而止,竟無半點聲響,他們眼中透著冷漠,眼中更有著憐憫,因為今日之後,青竹山上再無黑風部落。

「黑風部落!」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青竹寨前,空氣一下子變得熾熱起來,五千餘仙兵之前,有著十數匹麒麟馬,有的足踏雲氣,有的四蹄生火,這是屬於仙族的仙獸,此時,一匹麒麟馬踱步上前,在其背上,赫然端坐著一名中年仙族,赤紅長發飛舞,所過之處,空氣扭曲,熱浪滾滾,一股強橫的氣息迎面而來,黑髮老人頓時面色微變。

「仙骨境!」

「老小子你總算有點見識!」赤發仙族大笑,其臉上那疤痕扭曲,盡顯猙獰之色,而後冷冷道,「我乃仙族萬夫長玄清,今日與沉山萬夫長前來你黑風部落進行血祭,接引我仙族天兵路上強者降臨,區區下等血部,不要有所妄想,放下戰兵,給你們一個痛快!否則讓爾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深吸一口氣,黑髮老人眼中浮現出來凌厲之色,他一身青色獸皮袍迎風而動,驀地沉聲道:「黑風部落的族人們,今日一戰,我們會死,甚至可能不會有一個人可以活著走下青竹山,但是現在,你們面前這些仙族告訴我,要你們放下戰兵,引頸自戮,我是族長,卻無法幫你們選擇,兵冢里的祖宗在看著我,死去多年的兄弟們在地下看著我!我的母親,我的父親亦在地下看著我!現在,你們告訴他,你們的選擇是什麼!」

「殺!殺!殺!」

兩千餘黑風族戰兵,乃至青竹寨中每一名黑風族人,都用盡全身氣力咆哮嘶吼,他們赤紅著雙眼,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強者面前低頭,他們腳下站立的這片土地不叫異鄉,這座高有五百零三丈四尺的青竹山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家!

面色一沉,玄清眼中有冷芒閃爍,道:「這就是你們的選擇嗎?明知道沒有希望依舊要去掙扎,這就是屬於你們人族的愚蠢,可憐的人類,既然你們冥頑不靈,那就用你們的鮮血來將仙鼓染紅,用你們的白骨來見證我等的榮耀,終有一天,我仙族要鑄就白骨之路,將這條天兵路徹底貫通,你黑風部落不是最後一個,雷劍兵部很快會步入你們的後塵!」

「是嗎。」

突兀的,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徑直傳入所有人的耳中,而這聲音落入那玄清的耳中,卻是直接在其精神世界中響起,好像雷霆震動,令得其渾身一震,精神世界劇烈搖晃,幾乎就要崩碎開來。

「什麼人!」

玄清暴喝,精神力鎮壓精神世界,他驀地轉身,死死地盯住了遠方,只見五千餘仙兵身後,一名青衫少年緩步走來,他步子不快,但是每一步都清晰入耳,那腳步聲落入每個人的耳中,不可阻擋,詭異到了極致。

「你到底是誰!」

這一刻,便是沉山萬夫長也是神情凝重,轉過身來,這少年出現的太詭異了,以他的精神力籠罩四方,居然都沒有察覺到其身影,反而是感應到了九股不弱的氣息正自山下極速升起,那其中有一股氣息雖然不如他與玄清,卻也是同樣踏入了萬夫長級,是人族淬骨境強者。

唯獨這青衫少年,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在他的精神力感應之中,好像憑空出現一般,若非是他主動開口,他甚至無法察覺。

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