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五章殺!

第十五章殺!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79

石之軒目光沉凝,陣法一道多詭秘,涉及到諸多道理,暗藏玄機,而今這整個風牙谷都被籠罩在陣法之中,一切虛實都不可見,著實是危機重重。

「火離!」

赤炎千夫長低喝一聲,雙拳緊握,不少火山族人亦是目光一緊,深陷大陣之中這麼長時間,多半是遭遇了不測,無法退出。

倏爾,那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卻是充滿怨毒之氣,那整個風牙谷中的白霧都劇烈翻騰起來。

「小子,你居然還敢來!你廢了我的百草煉體湯,吞了我的千年肉蓮,你以為今日還能夠奈何得了我,這大噬魂陣,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小子你要是有種就進來,本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火河微微一愣,即便是石虎千夫長等人也是露出詫異之色,他們看向蕭易,自然明白那仙族所指何人,卻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蕭易手中吃了這麼大的虧,什麼百草煉體湯他們或許不知,但是那千年肉蓮卻是非同小可,乃是血氣大補之物,哪怕千夫長級強者都要動心。

現在看來,卻是能夠解釋為何蕭易的修為精進如此之快,原來是有了這樣的機緣,難怪那仙族對其如此怨毒,不過蕭易到底是使用了何種手段,居然可以令得一名仙脈大圓滿的強者吃下暴虧,就不是他們能夠知曉的了。

凝視前方的風牙谷,蕭易沉吟,看來今日是不能善了了。

深吸一口氣,石之軒踏步,頭頂赤色天馬行空,一人一騎,朝著風牙谷緩緩走去。

「族長!」乾元千夫長急喝一聲。

「師兄!」火河微怔,眼中閃過莫名之色。

轟!

剎那之間,自石之軒身上,浩瀚無匹的氣血升騰而起,這氣血雄渾,如一座熾熱的火爐在燃燒,淡藍色的戰氣浮盈出體,他周身綻藍光,一股遠遠凌駕於諸人之上的精神意志破體而出,化成了一口赤色的大鼎,這大鼎古樸,鼎蓋緊閉,儘管如此,依舊可以從中感應到一股驚人的力量。

石之軒踏步,每踏出一步,其身上的氣息就更盛一分,一連十步之後,那屬於淬骨境的巍峨氣息沒有絲毫保留,轟然席捲而出。

嗡!

這股氣息如同颶風,朝著風牙谷撞擊而去,沒入那白霧之中,令得其劇烈翻滾,但是很快又平復下去。

「天火燃兵,天火矛!」

石之軒低喝一聲,他右手虛抓,一口淡藍色的鐵矛頓時憑空浮現,落入手中,他猛地一擲,這鐵矛頓時激射而出,淡藍色的烈焰在矛身浮盈,那是燃燒的戰氣,這一矛洞穿空氣,所過之處儘是真空地帶。

轟隆隆!

天火矛沖入白霧之中,淡藍色戰氣燃燒,那白霧扭曲,頓時開闢出來一條通路。

嘭!

下一刻,石之軒頭頂,那赤色大鼎猛地掀開,熊熊烈焰呼嘯而出,空氣扭曲,破碎,這烈焰化成一條長河,朝著那風牙谷中接踵而去。

「由虛轉實,借假成真!」

火河沉喝一聲:「這就是超凡境的意志,精神力化成實質,真假難辨,虛實隨心!」

嗤!

烈焰焚燒,灌入那天火矛開闢的通路之中,將那白霧阻擋住,天火矛錚鳴,矛鋒激射出來一道道三丈長的淡藍色氣芒,鋒芒切割,勢如破竹,一路沖入了風牙谷的深處。

「淬骨境強者?」

風牙谷中傳遞出來那仙族略顯驚訝的聲音,隨即他便是冷笑連連:「不過淬骨境小成,也想破了我這大噬魂陣,你真當這玄境陣法是這麼好破的!大噬魂陣,給我吞了它!」

嗚!

下一刻,風牙谷中,有嗚嗚的怪風颳起,這怪風嗚咽,好像是冤魂在哭泣,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在諸人心中滋生,眼前這風牙谷,似乎已經不是一座普通的絕地,而是化成了一處鬼域。

那是風牙族人的哭泣,一股濃郁的悲傷之氣瀰漫開來,在其中,蕭易似乎聽到了一些什麼,他眸光微變,石虎千夫長等人亦是心驚,這一刻,他們明白了什麼。

「風桐族長!」

火河嘆息一聲,風牙部落就此成了過眼雲煙,不復存在,無數族人的血與骨,都沒有能夠留存,永遠葬在了這風牙谷中,這是一種大痛,一個部落在眼前消逝,數以萬計的人族成了黃土,有人用他們的血與骨來成就己身,亦如他們吞噬異族的血氣來壯大己身一般,沒有對錯,只有輸贏。

風牙谷中。

茫茫白霧波動,一道深青色的身影佇立在其中,他眸光如火,一口赤銅大錘橫於胸前,在他的眼中,眼前的白霧驟然間暴亂了起來,一股驚人的氣血之力沖刷進來,屬於淬骨境的氣息攪動四方。但是即刻,那仙族的聲音就在谷中響起,翻滾的白霧頓時一定,嗚嗚的怪風響起,眼看那股氣血就要消失不見。

眼中透出一抹癲狂之色,火離千夫長驟然間暴喝一聲,他渾身氣血暴漲,身形在那白霧中第一次動了起來。

「渾天燃血術,渾天錘法,第十四錘!」

轟隆隆!

赤銅渾天錘綻放出奪目的深青色光芒,屬於人族的戰氣,這一刻將四周丈許的白霧生生震散,這一錘落下,深青色錘氣化作一道戰氣洪流,在最後一刻與那股氣血之力連通,顯現出來一條真空通路。

刷!

火離千夫長一下衝出,他沒入真空之中,天火矛倒退,在那怪風吹拂之下,生生被逼退出去,不過那燃燒的精神火焰依舊灼熱,將那朝著火離千夫長席捲而來的怪風抵消。

無形怪風吹拂,短短的數里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