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四章斷路

第十四章斷路 (1/1)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088

距離風牙部落尚有三十里,石之軒驟然間揮手,五千餘人頓時止步。

「石兄!」火河沉聲道,眼中透出迷惑之色。

「有血腥氣。」石之軒目光微凜,「我們被發現了。」

「發現了又如何,五千多人到了他風牙部落地界都發現不了,那風桐老小子都可以自己入地了!」火離千夫長冷笑,「不過恐怕他風牙族的列祖列宗們都不會想見他,最終成個孤魂野鬼,在兵冢里遊盪。」

「不錯,我們兩大血部聯手,就算他風牙部落與仙族沆瀣一氣,也絕對不是對手,此番我們先絕後患,再前往盤雷山脈另一頭,與黑風部落腹背夾擊,將這股匯聚的仙族戰師徹底剿滅!」石虎千夫長眼中透出崢嶸之色。

蕭易眼中亦有寒光閃爍,當日精元谷十里之外,他記憶猶新,那稚嫩的身體,懸掛在樹梢之上,年輕的生命就這樣逝去了,這是一種禁忌,觸犯的不但是整個血石部落的禁忌,也是他蕭易的禁忌。

在科技大時代,踐踏生命也要遭受到指責,當年,蕭易曾經聽聞,有人為了盜竊汽車,將不足月的嬰兒掐死在茫茫大雪中,在蕭易看來,人可以迷途,卻不能泯滅人性,當人性迷失,那麼行走在世上的,只是一頭失魂的野獸。

三十里之地,轉瞬而逝。

彎月般的山谷前,大地震動,五千餘人族戰師行軍,竟是生出了千軍萬馬的聲勢,荒莽古林中鳥獸驚飛,枝葉簌簌而落。

烈日當空,山谷前卻生出淡淡的寒意,甚至地面之上都浮現出來了冰霜,這是五千餘人的殺意,形成了實質的異象,影響了天地自然。

轟隆隆!

數息後,山谷前數百株古木同時崩碎,一道火焰洪流蔓延而來,熾熱的血氣將此地的寒氣一掃而空,空氣微微扭曲,又變得酷熱起來。

看著眼前的奇形山谷,蕭易知道,這就是風牙部落的族地風牙谷。風牙谷,因為處在一處天風地帶,山谷被天風侵蝕,經年累月之下就化成了彎月狀,更似一枚斷裂的巨牙,入口處易守難攻,而後方卻是斷崖,唯有風牙部落挖掘的秘道才可以順利通行。

「風桐!」

火河暴喝一聲,聲音在其強橫的修為催動下遠遠地傳入了風牙谷中,頓時,整個風牙谷中都響起了火河的聲音。

靜謐無聲,沒有人回應,空曠的谷口亦無人駐守,甚至有雜草衍生,整個山谷透發出來一種蕭條之氣。

「不對!」乾元千夫長輕喝一聲,「這裡沒有人氣了,只有血腥氣還沒有散去,在風牙谷中。」

蕭易目光微凝,的確,自風牙谷中,有濃郁到極點的血腥氣傳遞出來,難道風牙部落生出了什麼變故不成?但是他總有一些不安,隱約之間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同樣,石之軒等人也有感應,火離千夫長翻了翻眼皮,道:「怕什麼,龍潭虎穴嗎!我去走一遭!」

他大大咧咧,徑直朝著那谷口行去,火河略一遲疑,並未阻止,他深知他這幼弟雖然性格古怪,但是絕對不是粗陋之人,這風牙谷中著實古怪,若是不探清虛實,貿然進入很可能有大禍。

來到谷口,火離千夫長深吸一口氣,他一撇嘴,背後的赤銅渾天錘落入手中,氣血灌注,那上面的銅紋頓時鮮活起來,好像擁有了生命一般,與火離千夫長的氣息連成一氣,踏入狹小的山谷中,火離千夫長放眼望去,卻是微微一愣,因為他看到的是一座空谷。

風牙谷中石屋林立,有古舊的石井,黑色的鐵木樁時而可見,一座座石屋前,時而可見晾曬在陽光下的獸肉,曬得油光發亮,不時的有油水滴落下來。

除此之外,還有諸多戰兵,戰弓,全部廢棄在地上,乍一看去,不是有數以萬計,這就讓火離心中一驚,從這些戰兵之上,他分明可以感受到濃郁的血腥氣,有屬於荒獸的,亦有屬於異族的,這是屬於風牙族戰兵的兵器,此時卻盡數遺落在了這裡。

目光掃視,火離千夫長再行了數里,空曠的山谷中只有他一個人的腳步聲,四周安靜得可怕,兩大部落的聲音已經遠去。

這讓他心中有些發杵,他嘀咕一聲,若是往日絕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今日實在是有些反常了。

「咦?」

倏爾,火離千夫長止步,他朝著地上看去,陽光籠罩之下,竟是有淡淡的白霧生出,一開始還只是淺淺的一層,但是很快就蔓延了開來。

雙腿沉入白霧之中,有一些清涼,但是火離千夫長卻是不寒而慄,他感到自己的腳步都沉重了起來,彷彿陷入了廣袤的泥沼之中,進退不得。

「混賬!」

火離千夫長驚怒交加,他暴喝一聲,赤銅渾天錘砸落,深青色錘氣呼嘯而出,沖入白霧之中,卻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見,白霧微微波動,反而比之前更加濃郁了,慢慢延伸到了大腿根處。

心中一動,火離千夫長猛地長嘯出聲,音浪滾滾,朝著四周傳遞出去。

但是很快,火離千夫長就發現了不對,因為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此地距離谷口不過數里之遙,以他的修為,哪怕是十里之外都聽到了,難道生出了什麼變故不成。

「不對,是這些白霧!」

火離千夫長緊接著目光一緊,他發現那些白霧越來越濃,遠方谷口已經看不清楚,他的聲音,怕是被這些白霧全部吸收了進去,亦如他之前的戰氣。

身在白霧之中,火離千夫長舉步維艱,每踏出一步都要動用九成九的氣力,就算是泥沼都應該掙脫了出來,但是這些白霧卻如跗骨之蛆,難以驅散。

「什麼人,滾出來!」

沒有人回應,火離千夫長心中一沉,原本他就是前來試水,現在看來不但把自己搭了進去,甚至連消息都傳遞不出去。

白霧瀰漫,慢慢籠罩了整個風牙谷的天與地,陽光被隔絕,在火離千夫長的眼中,再也沒有了其它的色彩。

風牙谷外。

一炷香過去,火河微微蹙眉,火離進入谷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不論如何也應該有所發覺,現在卻是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就算是仙脈大圓滿的強者,也不可能在瞬息之間將其擊殺,至少也要有一些動靜。

此時,風牙谷中,有淡淡的白霧瀰漫出來,這白霧如紗,透發出來一股腥甜之氣,這是鮮血的味道。

面色一變,蕭易似乎明白了什麼,他沉聲道:「是陣法!」

什麼!

火河目光陡變,哪怕是最普通的陣法,也不是下等血部可以觸及的,每一座陣法,都蘊藏無盡玄奧,下等血部根本沒有那樣的底蘊去精研,唯有到達上等血部的境地,才可以嘗試去碰觸,如雷劍兵部那般,才可以登堂入室。

那仙族居然掌握有陣法,並且看上去還不是一般的陣法,這樣籠罩一座十數里方圓的陣法,即便是在上等血部都很難看到,怕是到了雷劍兵部,也會得到足夠的重視。

火河看出來,這風牙谷中現在是危機重重,陣法籠罩之下,他們兩大血部卻無熟悉陣法布局之人,若是貿然闖入,恐怕就是羊入虎口,生機全無。

石之軒也是沉默,而今看來,卻是麻煩不小,那仙族早有準備,若是他們暫且退走,可以暫保一時,若是進入谷中,怕是十死無生,那陣法之可怕,比之蕭易之前所述更盛,顯然那仙族在風牙部落中精心布置,這一次的陣法比之前更加強大,他們一無所知,一旦入谷就會任其擺布。

就在眾人沉吟之際,風牙谷中,白霧微微波動,有沙啞的聲音傳遞出來。

「你們,終於來了。」

這聲音沙啞,好像乾枯的柴,雖然不高,卻彷彿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響起,無孔不入,顯露出來驚人的精神意志。

「仙族萬夫長!」火河冷喝一聲。

「風牙部落很不錯,你們很快會與他們見面,本座也會很快出來見你們,若是你們等之不及,我們進谷一敘。」

那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在谷中回蕩,蕭易凝神以對,事情有些超出預料之外了,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那風牙谷中的風牙族人,而今恐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