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章號角聲

第十章號角聲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99

血石部落東方,一千五百里外。

這是一座奇形的山谷,彷彿一輪巨大的彎月,又好像一枚斷裂的長牙,山谷上空風聲獵獵,千丈虛空沒有雲,陽光可以直接照射下來。

此時,在這山谷邊緣,一道黑影緩步行走,不斷丈量,時而伸出乾枯的手指,將一枚枚下品精石埋入地下,那黝黑的瞳孔中,透發出來陣陣陰冷之意。

「居然死了,真是沒用,不過能夠擊殺一名血族萬夫長,看來那血石部落並不簡單,不過等到我血祭了這整個風牙部落,相信可以凝聚出來數十枚假魂丹,一旦煉化,我不但可以打破桎梏,晉陞仙骨境,甚至可以一步登天,觸摸到達仙魂境也說不定。」

黑影冷笑:「到時候,四方庚金元化仙訣我也可以達到大成之境,一流仙訣的威能,可以算是半個法,我倒,幾個小小的下等血部要如何抵擋,沉山你雖是萬夫長,卻也要歸附於我碧雲麾下!」

盤雷山脈盡頭。

一座廣袤的山澗中,一道三百丈高的巨大銀瀑從天而降,墜入一片百丈方圓的碧色水潭中,山澗內,密密麻麻的青影盤膝而坐,一身青甲閃爍冷輝,濃郁的仙氣在瀰漫,雲騰霧繞,將整個山澗籠罩,彷彿仙境一般。

碧色水潭前,一道黑影長身而立,這是一名中年,他身著黑色仙甲,身姿雄健,一頭暗黃色長發迎風而動,目光開闔之間,有點點黃芒閃現。

「時間,差不多了。」

血石部落。

後山之巔,蕭易遠望,蒼茫大地,古老的山脈連綿不斷,延伸向遠方,盤雷山脈一片幽靜,只是時而有低沉的獸吼聲響起,不過今日卻是有些不同尋常,在那遙遠的山脈盡頭,有一層濃濃的白霧在蒸騰,遮天蔽日,將一切籠罩,遠方的天逐漸消失,好像從天幕之上生生抹去了。

石園中。

族長石之軒神情凝重,透過團團松針,看到了這一幕,他低喝一聲:「終於忍不住了嗎?」

部落山牆上,石虎與乾元兩大千夫長並肩而立,他們眺望遠方,眼中透出一抹喜色。

「來了!」

只見北方天穹,出現了一片火紅的光,好像熊熊烈火在燃燒,慢慢近了,山牆上一些駐守的戰兵才看清楚,那是數百名火山族人,他們身著火紅皮甲,周身上下透發出來火熱的氣息,為首的一人龍行虎步,身姿矯健,一頭黑髮漆黑如墨,不是別人,正是那火山部落青年一輩第一強者赤龍,亦是之前戰師大比的魁首。

甫一看到此人,石虎千夫長兩人就是面色一變,從此人的身上,他們分明感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這氣息蘊藏有一種周天圓滿的味道。

「煉血小圓滿!」

乾元千夫長沉聲道:「果然好資質,加上那准一流兵訣炎蟒化龍拳,加以時日,就算是我等,也難以是其抗手。」

再看赤龍背後,那每一名火山族人的背後,都背著數件火紅的皮甲,屬於火山部落獨有的火猿皮甲,時隔多日,終於送到了。

有了這兩千火猿皮甲,對於血石部落而言無疑有著巨大的好處,石虎千夫長心中感嘆,身為人族戰兵,他們想殺敵,也想少流血,卻不是怕死,因為死去的都是兄弟,活時不能長久,一死卻是永恆。

赤龍一行到達山牆下,石虎千夫長與乾元千夫長相視一眼,同時下了山牆。

「赤龍千夫長親自押送,我血石部落感激不盡。」

看著到來的兩大千夫長,赤龍輕笑道:「而今黑風部落在盤雷山脈另一頭被阻隔,風牙部落行事詭秘,唯有我火山與貴部同氣連枝,何況火猿皮甲非同小可,若是被截去,損失是小,卻助長了敵方氣焰,日後用來對付我兩大血部,流血的還是我們的族人,所以我火山部落自是不會大意,而今這兩千火猿皮甲送到,我也鬆一口氣。」

乾元千夫長頷首:「那就多謝赤龍千夫長了。」

赤龍搖頭,而後他眸光平靜,目光落向山牆之內,道:「此行,赤龍還想再拜見貴部的蕭易百夫長,不知道兩位千夫長可否准允。」

心中一動,石虎千夫長二人相視一眼,乾元千夫長點頭笑道:「這是小事,自然可以。」

後山之巔。

蕭易目光沉凝,盤雷山脈一頭,已經完全不見天日,白茫茫一片,好像一片霧海,看似平靜,裡面卻有電光隱現。

倏爾,蕭易眸光一動,淡淡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我還是低估你了,沒想到你居然可以察覺到我的蹤跡。」

穿過古林,赤龍緩步走出,他目光含笑,裡面有異光浮現:「看來你的精神意志已然接近了普通境巔峰,或者說,你已經再次打破桎梏,晉陞到達了普通境巔峰。」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蕭易背對著赤龍,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好!」

赤龍點頭,下一刻他直接出手,一頭五丈長的獨角炎蟒在他背後凝現,磅礴的精神意志席捲,自無形化為有形,四周十數丈之地,頓時掀起了陣陣大風。

吼!

炎蟒嘶吼,發出莽牛般的聲響,在蕭易的精神世界中炸響,既而,這炎蟒之勢猛地一竄,就沒入了蕭易的精神世界中。

赤龍微微一怔,因為蕭易居然沒有任何抵抗,就任由他的精神意志攻入精神世界中。

「好膽!」

赤龍低喝一聲,不管孰勝孰負,戰場都在對方的精神世界中,一切餘波都由蕭易承受。

廣袤的精神世界,五丈炎蟒在嘶吼,它張口吞吐,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