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八章蛻變

第八章蛻變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03

虛空之下,無數血石族人仰望那道雄健的身影,無形的威壓瀰漫,哪怕是百夫長級強者也心神顫慄,愈強者愈能夠感到其體內若汪洋大海般的戰氣。

兵部之巔,蕭易勾動蠻象精神,鎮壓精神世界,中年男子的威壓對於他們四人來說最為沉重,哪怕是無意識的,也不容小覷。

數百丈外,那血族青年怒喝:「你若殺我,他日我血族戰師必定血洗你血石部落!」

中年男子不語,他大手一抓,那血族青年就倒射回來,落入了其手中,下一刻,他一掌拍下,嘭的一聲,那血族青年就徹底粉碎,化成了漫天血粉,洋洋洒洒,即便連精神意志也粉碎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這是極其震撼的一幕,那強大無比的血族,一人便震懾了整個血石部落,但在這中年男子的面前,卻在舉手投足之間被殺死,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血石部落一角,石太一凝視那道身影,他目光流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數息後,在諸多血石族人的眼中,那中年男子的身體慢慢光化,最後碎成點點紫芒,消失在空中。

不過蕭易卻可以感到手中的斷槍微沉,顯然那中年男子是重新回到了斷槍之中,族長石之軒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看著斷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石虎千夫長兩人也行禮,他們隱隱明白,這斷槍中的存在,或許不僅僅是兵魂那麼簡單,這可能是一個活著的老祖宗。

血石部落西方。

盤雷山脈的盡頭,一座足有千丈高的古山之巔,一道修長的黑色身影立在其上,山風凜冽,卻不能令其動搖半分,他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一張平凡的面孔,他看向遠方,雙目之中,有兩股土黃色的光芒在閃爍。

「死了嗎,果然不能大意啊,這片人族大地,哪怕是邊緣之地,也有著諸多的隱秘,不知道碧雲那邊準備好了沒有,倒是很期待,他恢復到巔峰的時候。」

血石部落。

當月光再次籠罩大地,蕭易站立在新的青石院中,他的身後傳來腳步聲,轉過身來,蕭易看著面前的少年,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道:「終於回來了。」

「蕭大哥!」石鼓咬著牙,他拳頭捏緊,身體有些顫抖,「是我殺了他們,全部是我!」

「你知道每天死在陽光下的生靈有多少嗎?」蕭易淡淡道。

「死在陽光下的生靈。」石鼓一怔,隨即搖頭道,「不知道。」

蕭易深吸一口氣,道:「你不知道,可是我,也不知道,但是這世間,卻依舊有人死,也有人出生,你若是愧疚,就努力修行,成為伍長、百夫長、乃至如族長般的淬骨境強者,到時候,你的生命,便可掌握在自己手中。」

「將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石鼓喃喃道。

「不錯。」蕭易沉聲道,「你不能逆轉時間,那你就變強自己,若是異族來犯,你就斬殺異族,當你站得更高,或許有一日,你可以降臨百族大界,替我人族打下這百界疆土。」

石鼓沉默,片刻後,他轉身離去,那後背,卻是挺直了不少,脊椎骨筆直,如一座山峰,指向天穹。

「你倒是很看重他。」突兀的,蕭易的腦海中,有聲音響起。

沒有絲毫驚訝,蕭易輕笑一聲,道:「我不是看重他,我只是在敘說真實。」

腦海中,那聲音沉默片刻。

「之前的記憶,我遺忘了很多,我只記得,是你將斷魂槍拿起,從那一天起,我有了復甦的跡象,直到不久前,才積蓄足夠了力量,復甦了一次。」

「那前輩你現在……」蕭易欲言又止。

「我也不知道啊。」那聲音透著滄桑與蕭索,「而今的我,既不是兵魂,也不是戰魂,這種狀態也不會維持太久,百年之內,我便會徹底煙消雲散,如此也好,過往種種,也都煙消雲散,而今的我,卻也做不了什麼,一紀元了,我這般活過了人皇的年歲,也算是一種長生了。」

蕭易蹙眉,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他原本以為可以了解到一些隱秘,卻不想還是一無所獲,心中燃起的一絲希望又再次熄滅,果然想要取巧還是不行,若是按部就班,蕭易實在難以想像,何時才能夠將石鏡完全修復,這是一段漫長的路,哪怕他等得起,親人卻等不起。

「我這種狀態並不穩定,能出手的次數不多了,每出手一次,就將損耗三十年的壽元,至多還有兩次,斷魂槍的傳人,這口魂兵雖然殘破了,不過底子還在,好好珍惜吧,或許日後,它可以在你的手中再次飽飲鮮血。」

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而後就徹底陷入了沉寂當中,蕭易嘗試呼喚,卻再也得不到回應。

不再勉強,蕭易回到青石屋內,他能夠感到,自己的精神意志蠢蠢欲動,這是一種突破的徵兆,在石虎三人的精神意志沖刷之下,蕭易原本就觸及的那層壁障已然千瘡百孔,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凝聚精神意志,將那層壁障徹底打破。

盤膝而坐,蕭易默默觀想蠻象圖,蠻象精神被勾動,降臨到精神世界當中,或許是因為蕭易精神意志即將突破,蠻象精神比之前要凝實了不少,看上去更加真實了,透發出來的氣息也愈加強橫,鎮壓在精神世界之中,支撐住天與地,成為一根青色的天柱。

這是蠻象圖的另一種變化,在蕭易精神意志即將突破之際顯現了出來,蠻象精神化為青色天柱,支撐住精神世界,只要天柱不倒,就無人可以攻入其中,這是一種絕強的防禦。

昂!

即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