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四章血族後裔

第四章血族後裔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41

「蕭大哥!」

石床上,蕭易睜開雙眼,看著面前的少年,這是石鼓,在石雷七人當中並不顯眼,不過卻很是肯吃苦,青石象下,除了石雷與石千之外,便屬到他和雲山了,之前的戰師大比雖然沒有能夠進入前二十,卻也踏入了前百之列。

「有事嗎?」蕭易淡淡道。

「蕭大哥,我想知道,你們明天到底打算怎麼做,那死去的,有我的親人。」

石鼓的臉上顯露出來悲慟之色,但很快就被一股狠厲代替,他盯著蕭易,沉聲道:「我想和蕭大哥一起出手,哪怕是死,我也要從那血族身上扒拉下來一塊肉!」

「哦?」蕭易不置可否,眼中顯現出來幾許玩味之色,道,「你想自己殺自己,倒是很有意思。」

石鼓瞳孔微縮,既而笑道:「蕭大哥你說笑了。」

搖了搖頭,蕭易道:「我沒有說笑,我是什麼意思你很清楚,只是我沒有想到,會是你而已。」

眸光一冷,那石鼓的眼中,終是浮盈起一抹淡淡的暗紅色血光,一股無比邪惡的氣息瀰漫開來,卻又被其驚人的掌控力把握,僅僅只是局限於石屋之內,外界根本察覺不出一絲端倪。

「你是如何發現我的?」石鼓的聲音響起,與之前截然不同,那聲音沙啞,低沉,蘊藏著一股懾人的波動。

「我說是直覺,你信嗎?」蕭易淡淡道,「你的殺機太濃了,從你的眼裡,我看不到那刻骨銘心的仇恨。」

「這就是人類的感情嗎?果然是愚蠢到了極點。」石鼓嘿嘿笑道,「可惜這具肉身太弱了,寄存不了我太多的精神力,這樣的後裔,卻是白白浪費了我的精血,不過現在殺了你,人族百夫長的鮮血,我很久沒嘗到了,吸幹了你,我失去的精血會很快補回來,他們太謹慎了,現在看來,卻是高看你們了,你放心,我不會厚此薄彼,一定將你們血石部落一個個吸干盡!」

咻!

剎那間,石鼓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暗紅色血光一閃,就到達了蕭易的背後,那一張原本紅潤的面孔變得蒼白而猙獰,口中,兩根足有半尺長的血色獠牙探出來,如同兩根極細的針,朝著蕭易後頸狠狠扎去。

速度太快了,眨眼間,那血色獠牙就扎入了蕭易的皮肉之中,但是即刻石鼓卻是一愣,因為在他面前,蕭易的身影慢慢淡去。

什麼!

石鼓心中一驚,卻見三丈之外,蕭易的身形顯現,隨即就是一拳當空打來,一股磅礴的戰氣碾動空氣,發齣劇烈的轟鳴聲,這一拳無堅不摧,淡青色的戰氣晶瑩,接近普通境巔峰的精神力呼嘯而出,將其鎖定,一頭青鱗蠻象仰天長嘶,一下就沖入了其精神世界中。

「這就是你的力量嗎?」石鼓冷笑,暗紅色的眸子中邪惡之氣大盛,「滾出去!」

剎那間,蕭易只感到一股浩瀚無匹的邪惡精神力自石鼓眉心衝出,這股精神力之強,甚至比之族長石之軒也不遑多讓,蠻象之勢被瞬間震散,驅逐出來。蕭易身形一晃,沒想到對方居然強橫到了這等地步。

下一刻,他勾動蠻象精神,鎮壓精神世界,將那沖刷而來的邪惡精神力阻擋在外,斷槍入手,蠻象槍法第一式悍然出手。

「蠻象翻身!」

暴喝一聲,蕭易一槍刺出,絲絲縷縷的槍氣迸射,驚人的戰氣波動擴散開來,蠻象精神咆哮,與之應和,凌厲的鋒芒瞬間爆發,整個青石屋內,都響起了巨大的象鳴聲。

目光一凜,那石鼓也是感到了危險,他沒想到,這區區一個百夫長級強者,居然可以爆發出來這樣的力量,就算比不上真正的千夫長級強者,卻也相差不遠,若是他本體在此還好,現在一個普通的後裔,哪怕承載了他的一部分精神力,在其展現出來如此戰力之後,也再難將其無聲無息間吸干。

果然,在蕭易出手的瞬間,石屋四周,一層暗紅色的光幕顯化而出,既而劇烈扭曲,隨後咔嚓一聲,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血河掌!」

石鼓出手,一隻手掌泛起濃郁的暗紅色血光,黑暗血力涌動,朝著蕭易當頭拍下,空氣摩擦,一隻磨盤大小的暗紅色利爪凝結成形,邪惡的血族氣息扭曲空氣,朝著蕭易寸寸壓落。

這一掌甫一壓落,蕭易就感到了一陣令人窒息的壓力,這名血族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想像,不是本體就有著不下於千夫長級的力量,若是本體出手,恐怕除了族長石之軒之外,無人可敵。

暗紅色利爪壓下,空氣寸寸破裂,蒼白的氣浪如同漣漪一般朝著四周擴散,既而與斷槍猛烈碰撞。

轟!

一股凌厲的勁風震蕩開來,如同暴風席捲,那籠罩石屋的暗紅色光幕徹底粉碎,連帶著整座青石屋,也四分五裂,亂石飛射,巨大的聲響頓時驚動了整個血石部落。

巨大的掌勁傳遞過來,蕭易身形急退,將這股邪惡的黑暗血力卸去,他發現,這血族的力量十分詭異,對於生靈似乎有著一種天然的侵蝕,若非是他戰氣精純無比,怕是就要被這血力攻破,侵入體內。

一掌震退蕭易,那石鼓身化血光,就要朝著遠方激射而去。

轟隆隆!

兩口赤色鐵矛破空,發出滾滾悶雷聲,凌厲的矛鋒伴隨著兩股驚人的精神意志,將石鼓牢牢鎖定。

速度太快了,幾乎在瞬息之間,兩口赤色鐵矛就來到了石鼓身後,那凌厲的矛鋒僅僅相隔數丈,令得那石鼓眸光陰沉下來。

「可惡,居然要逼我將一名後裔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