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八章蠻象復甦

第十八章蠻象復甦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70

「戰氣離體!」

有百夫長級強者驚呼出聲,那是屬於煉血小圓滿的手段,人體天脈通達,戰氣流轉,可以到達肉身的任何一處角落,等到戰氣與肉身初步合一,就可離體而出,破空傷敵。

戰氣滾滾,深青色拳氣洶湧,將石太一的紫銅刀擊斷,余勢不減,落在其胸口之上。

噗!

一口逆血狂吐,石太一如一桿利箭倒射出去,任他火焰刀法大成,在這樣的力量面前也顯得無比的脆弱。

戰台上。

水千流猛地睜眼,眼中透露出來不可置信之色,戰氣離體,此人居然已經到達了這樣的境界,他也看出來,對方的氣息尚不圓融,戰氣與肉身並未徹底合一,沒有一種周天圓滿的氣息,顯然還沒有徹底凝聚出來戰氣之源,周天氣海。

儘管如此,對方的手段也已經超出了煉血大成的範疇,無論是力量還是境界,都不再是他們所能比擬。

水千流緩緩起身,他的眼中透露出堅定之色,一步步朝前走去。

那火山族女子眉頭微蹙,她很清楚,對方與她一般,內腑都遭受了不輕的創傷,實際上,兩人誰也沒有贏,可以算是兩敗俱傷,現在要做的就是悉心調理,以血氣滋養內腑,但是水千流還要出手,對手卻不是她,這樣巨大的差距,她想不出來水千流會有任何的勝算,不過是加重傷勢,根本得不償失。

結局,已經註定。

沒有理會此女的目光,水千流身上,狂風之勢再次凝聚,原本沉寂的血氣再次升騰而起,他知道自己不會有任何的勝算,甚至可能接不下一招,但是他必須要出手,不為其它,這裡,是他血石部落,戰台下,有他的族人在看。

「你真的要出手嗎?」火山族青年淡淡道,「以你的狀態,便是全盛時期,也接不下我三招,現在我擊敗你,根本用不了一招,你的對手不是我,我的對手,也不是你。」

「是嗎?」

水千流深吸一口氣,周身的狂風之勢一瞬間達至巔峰,但是這一刻,他只見眼前人影一閃,一道身影就橫亘在了他的前方。

「你……」

眸光平淡,蕭易沒有轉身,他只是平靜地注視著前方,他的腦海里,石公的聲音彷彿仍在昨天,有些事情不是他需要做的,而是他必須要做的。

「不錯,若是你的話,倒還稱透點。」火山族青年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輕笑道,「我見識過你的拳法還有槍法,都屬上上之選,只是可惜了,你的修為太弱,凝鍊的勢雖然有些意思,但是與我之間,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不過既然你要出手,我也不再保留,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戰台上,水千流咬牙,他死死地盯著蕭易的背影,數息後,那原本升騰的血氣收斂下去,他沉聲道:「打敗他。」

那火山族女子一愣,隨即就露出嘲弄之色,這是不自量力,還是已經黔驢技窮,將最後的希望,放在一個連一百條天脈都沒有打通的人身上,難道不知道,當修為差距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一切都是虛妄。

甚至連水千流,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要說出這樣的話,他轉身朝著戰台下走去,不過若是再說一次,他還是那三個字。

戰台四方,針落可聞,很多血石族人呼吸都凝滯,戰師大比到了最後,已經沒有了什麼懸念,只是他們依舊願意相信,他們血石族人,可以打破桎梏,他們血石族的百夫長,可以創造奇蹟。

數息後,那火山族女子也走下戰台,接下來已經不是她能夠插手的了。

石台上。

石虎千夫長神情凝重,到了這一步,他已經看不出絲毫的機會,因為差距到達了一定的境界,小圓滿的力量,遠遠不是煉血大成可比,戰氣與肉身合一,爆發出來的戰氣實是非同小可,如果說,小圓滿之前的戰氣是一盤散沙的話,那麼現在天脈貫通,戰氣流轉,達到人體各處,與肉身合一,就是聚沙成塔,所有的勁力都擰成了一股,雖然依舊是一百零八鈞之力,但是其中的境界,已經是兩個層次。

赤炎千夫長心中舒一口氣,到了現在,雖然沒有完全達到之前的目的,卻也讓他回去後可以有所交代,他目光瞥向石之軒,這名血石族族長,似乎到現在都沒有顯露出來任何情緒,彷彿對於眼前的戰師大比毫不在意,雖然赤炎千夫長心中有著諸多猜測,卻還是忍住沒有開口,因為對方不是普通的千夫長級強者,甚至不是煉血大圓滿,而是更在其上的,淬骨境強者。

那已經是超脫了普通下等血部的範疇,達到了另一個層次,雖然他火山部落不懼,卻也不願輕易招惹,何況而今仙族環伺,風牙部落很可能已經淪陷,著實是危機重重,他們需要合縱連橫,共抗大敵,若是一盤散沙,很可能被對方各個擊破。

戰台上。

空氣凝滯,沒有風,百丈之地,都被蕭易兩人的氣息所籠罩,蟻蟲難入。

「你是最後的對手了。」那火山族青年倏爾笑道,「蕭易嗎,如此算來,你也是血石部落千夫長之下的最強者了,你記住了,我是火山族赤龍,倒在我腳下的青年強者,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聽說,你掌握了一門一流兵訣,蠻象大力訣,數十年來,血石族無一人修成,來吧,讓我看看,這門一流兵訣在你的手上,到底可以發揮出幾成的力量。」

轟隆隆!

話音一落,自這赤龍的身上,一股磅礴無匹的血氣升騰而起,他站立在那裡,卻如一座熊熊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