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六章逆轉

第十六章逆轉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90

似乎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沒有花容月貌,沒有傲人的體質,這是一個在平凡中走向巔峰的強者。

此女只是對劍情有獨鍾,早年初次修行,也只是勉強貫通了一條天脈,後來在兵部得了一門三流劍法,自此一飛衝天。

蕭易凝視木雪,她的眸子很純凈,沒有半點雜色,有的只是無形的鋒芒,她的目光很堅定,精神意志凝聚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甚至在其中,也衍生出來了絲絲縷縷的鋒芒之氣。

這就非同小可了,連精神意志都染上了劍的鋒芒,這是對於自身戰法的精誠,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並不是說說而已。

隨著木雪的臨近,那劍吟聲也水漲船高,在蕭易的精神世界,竟是凝聚出來了一口青色鐵劍,這就是木雪的勢,一口平凡的青鐵劍,卻在蕭易的精神世界中,迸發出來了驚人的鋒芒之氣。

這鋒芒之氣無堅不摧,洞穿一切,在蕭易的精神世界中肆虐,不敢大意,蕭易勾動蠻象精神,巨大的青鱗蠻象鎮壓精神世界,那青鐵劍頓時被震飛出去。

眼中現出一抹詫異之色,不過木雪的腳步越來越快,連同她背後的青鐵劍,那劍吟聲連成一片,猶若龍吟。

近了,等到其距離蕭易只有十丈之地時,背後的青鐵劍終於出鞘。

鏘!

一道青色的劍光絢爛而凌厲,近丈長的青色劍氣吞吐不定,毫無花俏,朝著蕭易當胸刺來。這一劍看似普通,卻截斷了蕭易所有的退路,劍氣未至,那鋒芒已經近身,空氣被刺破,剎那間千瘡百孔。

石台上。

「這是,清風劍法?」石虎千夫長有些不敢肯定道,「有清風劍法的雛形,不過已經似是而非。」

清風劍法,乃是血石部落一門三流兵訣,著實是平淡無奇,很多血石族人第一次進入兵部當中,都不會選擇它,這數十年來,木雪可以算是唯一一個修習了這門三流劍法的人。

「她在創劍!」乾元沉聲道,「在清風劍法的基礎上,她在融合自身的感悟,想要創造出來一門屬於自己的劍法,現在看來,她已經接近成功了,這門劍法的強盛之處,絕對不在頂尖的二流兵訣之下。」

什麼!

赤炎千夫長心中一震,居然創造出來了接近頂尖二流兵訣的劍法,此女年紀輕輕,悟性居然可怕到了這樣的地步,而且其對於劍道的那股至誠的意志,即便是他遠離戰台,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古往今來,強者很多,但是真正站立在絕顛的,卻未必是體質卓絕者,從木雪的身上,赤炎千夫長感受到了一種屬於強者的氣質。

這一劍鋒芒太盛了,即便是蕭易,也感到皮肉生疼,有一種被切割開的趨勢,他的背後,黝黑的斷槍嗡鳴,倏爾激射而出,與那青鐵劍凌空碰撞。

呲!

有無數火星迸濺,斷槍倒飛,落入蕭易手中,木雪的修為之強,還在他之上,近乎貫通了一百條天脈,每一劍當中,都蘊藏了近百鈞大力。而蕭易服用千年紫芝,雖然修為突飛猛進,但是因為有石鏡的吸收,也只是達到了十九條天脈的修為,九十五鈞之力就是他的極限。

雖然他的力量不如木雪,但是如果讓對方知曉了他的真實狀態,也絕對無法再保持如此鎮定,但這並不是蕭易想要的。

風雷槍法在蕭易的手中綻放,自第一式風起雷動,到第二式狂風驟雨,第三式電閃雷鳴……第十一式雷霆萬鈞,無論是普通招式還是兩式絕招,在他的手中都盡皆融為一體,看不出半點破綻,彷彿參悟修鍊了數十年一般,槍法精純到令人驚嘆。

兩人瞬間交手數十招,木雪的劍鋒芒太盛,每一劍都是百鈞大力,空氣被劍氣洞穿,她的血氣也同樣凌厲,數十招後,隱約間開始佔據上風。

在蕭易的感應中,木雪的劍法到最後似乎化成了一道清風,無孔不入,每一劍都直指破綻,每一劍都無堅不摧,她的劍化作了無數道殘影,似乎上百口鐵劍同時激射,劇烈的劍嘯聲連成一片,風雷槍法雖強,但是面對這樣的劍法,也有一種捉襟見肘的跡象。

青鱗蠻象在嘶吼,第一次被抵擋住,對方的精神意志如劍,萬千道劍氣激射,擊打在一片片青鱗之上,迸濺出無數細密的火星。

戰台四方。

諸多伍長級強者看得目眩神迷,蕭易兩人出手太快了,只見槍影橫空,劍影如雨,在木雪的手中,一門清風劍法被衍化到了極致,開始極盡升華,已經不是原先的清風劍法,原先的清風劍法只有九劍,但是此刻在木雪的手中,每一次出手何止是九劍,甚至是十劍,十數劍,且每一劍都幾乎不存在間隔,凌厲的劍氣洞穿一切,籠罩的數丈虛空,空氣似乎薄紙一般,被撕得粉碎。

便是石虎千夫長三人,此刻也是微微搖頭,蕭易雖然精進如飛,卻也不是全無破綻,他的破綻就是經歷太少,缺少無數次的生死搏殺來感悟戰法,蠻象大力訣雖然令他修為暴漲,卻不能給他生死間的感悟。在石虎千夫長三人看來,勝負差不多已經定下了,就算此刻蕭易沒有出現半點破綻,但是時間一長,只要出現一絲漏洞,那麼就再無轉機。

石之軒端坐在青石桌前,他神色平靜,既不給三人指點,也不流露出半點情緒波動,他的右手邊,一根黑鐵棍佇立著,烏黑的棍身古樸無華,只是偶爾浮現出來一抹淡淡的烏光。

嘣!

戰台上,有驚人的箭嘯聲響起,赤銅大箭離弦,粗大的箭身快若急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