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五章強勢

第十五章強勢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69

哐當!

青銅矛落地,沒入戰台下的土泥中,上面光華黯淡,雖然沒有裂痕,但是幾名血石族兵匠卻看出來,這口上位戰兵已經有些變形,那名火山族女子掌上的力道,實在是大得駭人。

一些血石族百夫長眸光沉凝,此女掌上功夫實在是出神入化,很顯然是一門來歷不俗的兵訣,且其修為也絕對不弱,剛剛那出手的一瞬間,他們捕捉到一些氣息,恐怕有了八十五鈞以上的力量。

赤炎千夫長頷首,眼中透出讚歎之色,那是他火山部落最頂尖的二流兵訣碎金掌,此女也是他火山部落體質最頂尖的數人之一,這一門碎金掌一旦大成,足以切金斷玉,按照如今看來,此女距離碎金掌大成,也只有一步之遙,非是領悟之差,而是修為不足,一旦修為再有所提升,其大成不過是水到渠成。

站台上。

勉強平復下胸中的氣血,那名血石族百夫長緩緩起身,雖然身體依舊有些顫抖,卻站得筆直,他狠狠地吐一口血沫,很乾脆地走了下去,以他如今的狀態,再出手已經沒有意義了,而其他人鎖定他的氣機,也隨著他走下戰台煙消雲散。

但是那名火山族女子卻是不再沉默,既然已經出手,她便不再保留,周身血氣洶湧澎湃,她接連打出三掌,每一掌都剛猛異常,一隻玉手青芒閃爍,同時籠罩了三名血石族百夫長。

「狂妄!」

三名被掌勢籠罩的血石族百夫長暴喝,第二重的勢瞬間凝聚,有熾烈的火海,有凌厲的颶風,還有璀璨的銀瀑,三股精神意志向前衝殺,所過之處,空氣都微微扭曲起來。

不為所動,那火山族女子眸子冰冷,她身形婀娜,玉體晶瑩,背後赫然顯化出一座冰山,但是這冰山之中,卻有熔岩在涌動,隨著其出手,這冰山猛地噴發,金紅色的岩漿鋪天蓋地,三名血石族百夫長臉色驟變,他們分明感到,此女的精神力還要在他們之上,隨著其出手,他們三人的精神意志竟皆受到壓制,精神世界好像陷入了滾滾熔岩中,要被燃燒、融化,化成齏粉。

嘭!嘭!嘭!

三掌印下,火山族女子身形微晃,但是三名血石族百夫長卻如遭雷殛,被直接劈飛,對方的掌力剛猛凌厲,肉身根本擋不住。

被直接劈下戰台,三名血石族百夫長立即盤膝坐下,化解掌勁,不敢有任何耽擱,否則讓掌力破開氣血,便是內腑都要受到重創。

此刻,隨著第一名血石族百夫長出手,諸人的氣機已經散亂,幾乎在三名血石族百夫長被劈下戰台的剎那,剩下的十九人出手了,幾乎沒有絲毫的間隔,每個人都爆發出來了強盛的血氣,二十人衝撞在一起,百丈戰台中央,頓時綻放出刺目的青芒,好像一輪青色烈日,照亮了數里的虛空。

轟隆隆!

仿若驚雷炸響,天雷滾滾,這股力量,簡直是駭人聽聞,一瞬間爆發出來的聲浪,直接震得數以千計的血石族人昏厥過去,雖然不是精神壓迫,但是這股聲浪實在太大了,距離戰台最近的數百人,無論是普通戰兵,還是伍長級強者,全部被掀飛出去,凜冽的颶風席捲,橫掃數百丈。

噗!噗!

瞬息間,只見那青色烈日中,接連十餘道身影倒射出來,他們大口咳血,遭到了重創。

「父親!」

石雷低喝一聲,卻是石啟人被震落戰台,他手中青色鐵槍顫動,上面龜裂開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

抹去嘴角的血跡,石啟人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幾個傢伙隱藏得太深了,他們的修為,已經完全凌駕於我們之上,你的精神意志也踏入了普通境中等,好好觀摩,若是可以從中領悟出一些什麼,就是你的造化了。」

頓了頓,石啟人再次感嘆道:「原先,我只是想看看蠻象大力訣的傳人到底能夠走到什麼樣的境地,卻沒想到短短的一年之間,就有了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就是一流兵訣嗎?傳聞中,一流兵訣之上為法,真正的兵法又是怎樣的,可惜,我怕是看不到了。」

塵煙散盡。

百丈戰台四方,再次顯現出來八道身影,除了蕭易之外,剩下的就是拓跋鋒等青年一輩四大高手,以及火山族的三人。

八道年輕的身影,佔據著戰台的八個方位,戰台中央,有著一個深坑,那是之前力量爆發的中心,近一尺厚的黑鐵都凹陷下去,成為了一個鐵坑。

此時,赤炎千夫長也無法保持平靜,他神情凝重,緊密注意著戰台上的一切變化,每個人的氣機,都烙印在他的心中,他不斷推衍,想要預知勝負,但是很快就放棄了,因為他發現,這八個人的氣息簡直就是密不透風,就算是他,也無法探知到根底,何況到了八人的境地,已經十分接近他所在的境界了,只是因為太年輕,還沒有到達足夠的積蓄,加以時日,很可能就是八大千夫長。

千夫長級強者,是下等血部的頂尖戰力,百丈戰台上,這八個人每一個都有著那樣的潛力,石虎千夫長與乾元千夫長相視一眼,大比衍變到這一步,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估,他們已經很滿意了,但是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們還是想看看,戰台上的五人,到底能夠做到什麼樣的地步。

此刻,百丈戰台上,水千流眉眼一挑,冷冷道:「小姑娘,我血石族的百夫長,最後居然被你打出去了六個,你是真的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既然這樣,我就來看看,你的手到底有多硬!」

面色一冷,那火山族女子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