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一章強者

第十一章強者 (1/1)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22

這女子身姿婀娜,眸光如水,一雙玉臂裸露著,肌體晶瑩,泛著炫目的光,大半修長的玉腿晃動,如羊脂般白膩,一身火猿皮甲,赤紅如火,甫一出現,就牽扯了諸多目光。

不可否認,這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但是卻沒有人敢輕視她,在其背後,一口紫銅長矛泛寒光,曾經三矛挑飛了一名可排入前二十的血石族伍長。

目光凝視眼前這名青年,火鸞目光如冰,背後紫銅矛嗡鳴一聲,自動脫鞘,落入其手中,既而,一股雄渾的氣血自其身上升騰而起,她玉腿一動,便化成一道刺目的青芒,紫銅矛如一道流星,空氣被撕裂,發出裂帛般的聲音。

蕭易靜立不動,如一汪深潭,不透出一絲氣息,哪怕矛鋒如劍,也不為所動。

戰台下,火青眼中精芒閃爍,驟然間暴喝:「退!」

火鸞心中一驚,精神意志鎖定蕭易,原本疾馳的身影驟然間止息,兔起鶻落之間沒有半點滯礙,這就展現出來了對於肉身絕對的掌控,已經達到了入微之境,一些百夫長級強者看出來,此女的精神意志也無限逼近了普通境高等。

而就在此女身形止息的瞬間,蕭易動了,他一步踏出,就跨越了十數丈的戰台,浩瀚的氣血震動空氣,那原本籠罩在身上的精神意志被一下震碎,他一拳打出,毫無花俏,與之前同樣的一拳,空氣暴鳴,被生生打爆。

這一拳比之前更強,蕭易身上的氣息暴漲,一瞬間就超越了伍長級,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境地。

如果說之前,還有一些血石族人不敢肯定,那麼現在,他們沒有任何懷疑,蕭易的修為,的的確確到達了煉血大成之境,那浩蕩的拳力,雖然只是普通的基礎拳法,卻有一種沛然大氣,在其背後,青鱗蠻象咆哮,屬於第二重的勢,直接沖入了那火鸞的精神世界,開始踐踏、破壞。

哐!

這一拳,直接打在了那紫銅矛上,迸濺出來無數火星,既而,那紫銅矛悲鳴一聲,矛身龜裂開無數裂痕,隨即整個炸開。

噗!

張口吐出一口逆血,那火鸞如電般倒射出去,橫貫數十丈,落到了戰台之下。

她勉強落地,一連退出十數步方才站定,又連續吐出三口逆血,臉色很不好看,瞳孔深處,更是顯現出來無比震驚的神色,對方的肉身,居然強橫到了如此地步,她隨身的紫銅矛,雖然不是多強的兵刃,但在中位戰兵中,也少有可及,卻被蕭易這樣一拳悍然擊碎,那肉身的堅固,根本超出了常理,不用說百夫長,就是千夫長級強者,怕也很難與之相比。

至此,一些百夫長級強者看向蕭易的目光無法再保持平靜,煉血大成的修為,堅固如鐵的肉身,這是蕭易展露出來的力量,已經足以令百夫長級強者重視,再加上其沒有展露出來的手段,便是一些晉入煉血大成沒有幾年的百夫長,也不敢說自己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將蕭易壓下。

石台上。

赤炎千夫長目光微沉,他看出來,火鸞內傷不輕,雖然不算多重,但是短時間內,一身戰力,十成最多剩下了六成,況且,此次大比,每人只有一戰之力,他火山部落青年一輩七大伍長級強者,已經有一人無緣前十。他並不相信,蕭易對於自身的力量掌控得如此粗糙,這是一種反擊,以絕對的力量碾壓,與火青如出一轍,只是位置調換了過來。

火青眼中有冷光浮現,不過最終卻是壓抑了下去,現在並不是發作的時候,他不相信蕭易擁有凌駕於他之上的戰力,百丈戰台上,兩人遲早有一戰,不過早晚罷了,所以現在他也不急,遲早要交手,他此時要做的就是調整好肉身狀態還有心境,保持在巔峰戰力,最後踏著對方上位,成為魁首。

不遠處,古泉先是一怔,隨即就露出了滿意之色,他之前的動作卻是有些多此一舉了,這是一名真正的強者,最起碼,是擁有一顆強者之心。

五十四場大比也很快結束,伍長級強者交鋒,勝負往往在一瞬之間,任何的差距都可能最終左右勝負,不像普通戰兵,力量不強,可以交手過招,慢慢尋找對方的破綻。

接下來的比試,很多百夫長全神貫注,如蕭易,如火青等,戰力實際已經達到了煉血大成之境,彼此之間交手,對於他們也可以產生不小的領悟。

赤血幾人臉色有些難看,因為在接下來的二十七場比試中,他們雖然沒有敗,卻是有兩人彼此相遇,運道並不總是在他們這邊,至此,他們可以爭奪前十之位的,只剩下了五人。

緊接著,有一人分得的石片上沒有刻痕,這是一名火山族青年,根據規矩,無需參加比試,可以直接進行最後的對決。

這一次,蕭易沒有遭遇到火青四人,他的對手,是部落中一名排名第九的伍長,雖然修為逼近了煉血大成,但是精神意志有所欠缺,尚未觸摸到第二重勢的門檻,在攻伐數招未果後主動認輸。

火青四人則一路橫掃,成為了最後的十四人,至此,不管火山部落勝負如何,都將有一人步入前十之列。

而最後的伍長大比,則有所不同,不再進行一對一的比試,所有人登上戰台,留下的十個人,就是伍長大比的前十,最後留下的,就是魁首。

這比之前更加殘酷,哪怕比之血石部落少上四人,赤炎千夫長也沒有任何的不滿,若是真正的強者,無論是怎樣的境遇,都會走到最後,只有弱者,才會因為可能的變數而計算得失,不斷衡量。

再次起身,一步步走向戰台,百丈戰台漆黑而冰冷,但在蕭易眼中,卻有著無比的重量,只是這一切,石公已經無法看到,他竭盡全力,最終還是未能挽留。

而今,他能夠從石公身上繼承的,就是蠻象大力訣,他要將這門一流兵訣的力量,真正展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百丈戰台上,蕭易十四人都沒有站立在一起,每個人都彼此警惕,並未聯合,但是蕭易卻知道,除非是只剩下同族人,否則各自族內,是不會提前交手的。

這是一場大戰,拓跋鋒眼中有青芒閃爍,他目光流轉,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

時間流逝,很快,半柱香的時間過去,百丈戰台上,蕭易十四人沒有人動手,每個人都靜立在原地,彷彿一座座石像,只是目光開闔之間,有精芒流轉,絲絲縷縷無形的勢瀰漫開來,在半空中糾纏,這是有人在暗中交鋒,並未真正動手。

空氣凝滯,哪怕諸多血石族人,也可以感受到一股壓抑的氣息,一些血石族人甚至呼吸都是一緊,這是伍長級強者中最強的十四人,彼此之間的精神意志在試探,產生的無形威壓足以令任何一名插手其中的普通戰兵化成齏粉。

到最後,整個百丈戰台都開始震動,生出嗡鳴聲,好像刀劍在震顫,連帶著周圍數里的地面,也震動不休,讓人生出一種地動山搖的錯覺。

呲!

數息後,十四人之間的戰台上,空氣被這股無形的威壓撕裂開來,開始扭曲。這樣的對決,已經非同小可,一些百夫長自襯,若是自己踏入其中,多半也要被這股彼此糾纏的精神意志震傷,這還僅僅只是開始,若是真正動手,產生的勁氣餘波,怕是都能夠撕裂百夫長。

石啟人目光掃視,悉心感應,他知道,有三個人自始自終都沒有出手,甚至周身沒有散發出來一絲氣息,精神意志滴水不漏,無論是對於肉身還是勢的掌控,都達到了入微之境。一個是火青,一個是蕭易,另外一個,則是他血石部落諸多伍長中一直排在魁首之位的石別。

伍長石別,一名中年漢子,看上去十分普通,一身灰色獸皮甲,一頭黑髮有些散亂,但是石啟人卻知道,此人已經在煉血小成巔峰止步了五年,不是境界不夠,也不是積蓄不足,而是在修鍊一門機緣獲得的二流兵訣,想要再次擴張肉身天脈,讓自身體質媲美那傳說中的特殊體質。

這五年來,沒有人知道他是否修成,只是愈發深不可測,曾經有百夫長暗中與其試手,卻被生生震退,此番戰師大比,若無蕭易,這石別卻是唯一可以在最後阻擋火山部落之人。

咔嚓!

這一刻,百丈戰台中央,有一道尺長的裂痕張開,顯露出來其中堅硬的青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