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四章斷槍

第四章斷槍 (1/1)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19

血石部落。

後山之巔,懸崖邊緣,山風呼嘯,落石之音不可聞。

一頭青石象坐落在這裡,三丈高的青石象象體雄壯,象鼻橫擊向天,擁有一種莫名的神韻。青石象前,六名少年,一名少女在演練戰法,他們行走在懸崖邊緣,徘徊在生死之間,卻沒有絲毫的猶疑,一招一式之間全力而發,血氣蒸騰,勁風四溢。

兵部之下,蒼涼的兵冢大地,幾名血石族人在巡視,他們目光沉重,這裡埋葬了太多的遺憾,很多生命就此逝去,他們的熱血無法再看到,陷入了永恆的沉眠之中,生不可以長久,死了卻可以永恆。

倏爾,一道淡淡的輕吟聲自兵冢一角響起,這聲音悠遠,彷彿來自遙遠時空的盡頭,幾名血石族人一驚,他們循著聲音而來,那是一座特別的墓,一隻青石罐,一根紫霞箭,一口黑色斷槍。

斷槍嗡鳴,槍身有一半埋葬在泥土裡,半截槍身在震動,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幾名血石族人有些驚疑不定,眼前忽然一黑,一道赤色身影出現在眼前。

「族長!」

石之軒凝視著斷槍,黝黑的槍身,泛著冷冽的金屬光澤,槍身古樸無華,上面透發出來絲絲縷縷的血腥氣,這血腥氣,是來自異族的鮮血,融入了槍身的每一寸槍體之中,若非是石之軒精神意志強大,已然超凡脫俗,也無法捕捉到。

略一沉吟,石之軒道:「這口槍,送到蕭伍長白石舍前。」

幾名血石族人心中一震,隨即,他們拔起斷槍,卻發現斷槍越來越重了,之前還只有三鈞重,但是如今,怕是已經達到了五鈞。

普通血石族人,所用的兵刃一般不超過五百斤,戰兵,一般不超過千斤,伍長級強者,煉血小成,至多也就是兩鈞,百夫長級強者,才能夠運用達到四、五鈞重的兵刃,而千夫長級強者,則可使用十鈞以上的戰兵。

……

殘陽如血,後山之巔,青石象也被染成了青紅色,石雷七人大口喘息,他們只感到每一寸筋骨都好像失去了意識,身體無法再掌控在自己的手中,精神無比的疲憊,但是每個人的眼中都發光,他們分明能夠感到,自己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凝聚。

在蠻象之勢的壓迫之下,這些時日,石雷等人清晰地感受到了自身的變化,原本面對青石象,他們只能夠勉強以精神意志相抗,現在卻可以同時磨礪戰法,每個人的精神意志,都有了不同的增長。

七人盤膝,靜心寧氣,修養精神,讓肉身鬆弛,得到恢復,轉眼間,夕陽落盡,明月初升。

嗡!

自石雷的身上,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波動,這波動甫一出現,就驚醒了石千六人。只見石雷盤膝而坐,黑髮無風自動,眉心處泛著點點晶芒,一股無形的精神意志擴散開來,這股精神意志劇烈波動,既而開始暴漲,一股沉重的壓力壓迫到石千六人身上。

「突破了!」石千沉聲道。

這是精神意志的突破,自普通境初等晉陞為普通境中等,石雷身形不動,靜坐參悟,精神意志晉陞,下一步,便是要把握住舉重若輕的神韻,領悟衍生出自己的勢。

有人精神意志晉陞,參悟自己的勢,雲山幾人都是全神貫注,這是大好的觀摩機會,可以讓他們多出一分經歷,日後突破時也能夠更多一分把握。便是石千也是悉心觀看,再體悟一次精神意志的晉陞,可以令他對於勢的把握更加圓融。

一個時辰過去。

石雷身上的精神意志越來越活躍,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雖然沒有再次提升,但是石千六人分明感到那壓迫在精神上的力道不斷加大,到最後,除了石千之外,雲山五人都是退後一步,這也是他們近日每日經受蠻象之勢的壓迫,石雷的精神意志雖然強大,但是已經無法對他們造成全面的壓制,他們在逐漸適應這第一重的勢,同時參照己身,不斷磨礪精神,積蓄力量,尋求突破的契機。

再過半個時辰,石雷身上的精神壓迫達到極點,他周身的氣息開始蛻變,隱隱約約,一股新生的勢升騰而起,這勢若風雷激蕩,以石雷為中心,方圓三丈之地,一塊塊碎石懸浮而起,十丈之內,空氣都凝滯起來。

倏爾睜開雙眼,自石雷眼中,兩道懾人的精芒一閃而逝,他長身而起,深呼一口氣,喃喃道:「突破了。」

他俯瞰部落,青黑色的山牆中,石屋石舍林立,有炊煙裊裊,有戰兵在巡視,篝火一叢叢,如一枚枚星點,眼中的世界前所未有的清晰,周圍十丈之地,鳥獸蟲鳴,清晰入耳。

七人下山,並未散去,一名少年離去片刻,回來時手中多了兩隻石碗,一隻石碗中裝滿了熱騰騰的金黃虎肉,一隻石碗中,則盛滿了晶瑩的泉水,七人默然不語,朝著遠方行去。

片刻後,不遠處,一座白石舍映入眼中,石千微微蹙眉,白石舍前,似乎有人影在閃動,那是兩名火山族人,火山部落的青年強者,隨著赤炎千夫長在午後到達,與他們血石部落達成了聯合,而這次前來的十名青年強者,將要在一個月後參加部落的戰師大比。

等到近了,石千七人的瞳孔幾乎同時一縮,只見白石舍前,一口黝黑的斷槍插在土泥中,槍身無華,上面還殘留著點點血跡。兩名火山族青年站立在斷槍前,其中一人拔出斷槍後仔細觀摩,目光中顯露出來驚喜之色。

這兩名火山族人,石千七人也知道,一位名為赤血,一位名為火青,都是火山部落這一代的青年強者,修為不俗,乃是伍長級強者,一身戰力極為強橫,午後剛至,便挑戰了兩名伍長,每一個,都在十招之內取勝,其中,那赤血以箭術為長,近乎達到了裂音小成之境,便是他們血石部落一些百夫長也有所不及,另一人名為火青,槍法極盛,傳聞其因機緣巧合,曾尋到一名人族先輩的衣冠冢,獲得了一門二流兵訣,烈焰槍法,與其交手的伍長在部落諸多伍長中可排入前十之列,卻被其一槍逼退,一槍震傷。

火青撫摸著手中的斷槍,眼中閃爍著興奮之色:「赤血,你看出來沒有,這口斷槍竟是以烏金所鑄,便是中位戰兵,加入少許烏金之後也可堪比上位戰兵,這口斷槍雖然不儘是烏金所鑄,卻也極為不凡,戰兵立於屋前,這是說此槍之主已經戰死,我一直在尋找烏金想要重鑄一口趁手的兵刃,現在就去找赤炎千夫長,讓他向血石部落進言,讓我來繼承這口槍,想必血石部落也不會拒絕,等回到部落,我就請族內的兵匠重鑄此槍,哪怕是日後我晉陞到達煉血小圓滿之境,也可以此槍為主,蘊養為人體天兵。」

「那是自然,區區一口斷槍,一口廢兵,血石部落也不會如此小氣。」赤血笑道。

倏爾,赤血目光微動,他看到七個人朝著這裡走來,那是七名少年人,想來是這血石部落的晚輩,七個人身上的氣息倒是不弱,都已經是戰兵的修為。

火青也注意到石雷七人,他微微蹙眉,也不以為意,道:「七個小傢伙罷了,走吧,我們去找赤炎千夫長。」

語罷,兩人便要離去,轉身的瞬間,不遠處,石雷七人齊齊而動,七個人化作七道勁風,數息之間就跨越十餘丈,攔在了火青二人之前。

「七個血石部落的小傢伙,你們想幹什麼!」赤血似笑非笑,「難道想要我們指點指點你們。」

火青冷哼一聲:「讓開,七個小傢伙,我們沒時間和你們糾纏,你們伍長是哪一個,沒有教會你們待客之道嗎!」

「把槍放下!」石千沉聲道。

輕笑一聲,赤血眼中顯露出來譏誚之色,道:「小傢伙們,你們管得也太寬了,這口槍,即將屬於火青兄,他會去向你們石虎千夫長提議,繼承這口廢兵,並將其修補完全,也算是物盡其用,現在你們就讓開吧,這一次就不與你們計較,若是以後還這樣冒冒失失,說不得我們就要出手替你們伍長教訓你們一二。」

「把槍放下!」石雷眼中冷芒閃動。

臉色一沉,火青冷冷道:「好大的口氣,你們這是在教訓我等嗎,就是你們伍長親至,也絕對不敢這樣和我們說話,現在讓在,還有轉寰的餘地,否則今日就讓你們吃吃苦頭,一點規矩都沒有,不識大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