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二十章降臨

第二十章降臨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22

近乎是驚悚的一幕,黑影看著前方,自蕭易的體內,赫然有一道身影邁步而出。

這是怎樣的一道身影,青色獸袍加身,身姿如龍,眸光綻青電,黑髮如墨在亂舞,他站立在那裡,好像一座洪爐在搖動,磅礴的氣血震動得整個山洞都搖晃起來。

黑影眼中透出驚駭之色,他死死地盯著蕭易,眼中透發出來不可置信之色:「身外化身!」

蕭易不語,他默然看著身前,那熟悉的背影,屬於他的氣息,烙印了歲月的印記,如一座大山橫亘在他的身前。

大圓滿未來身!

蠻象精神勾動石鏡,居然自時空的另一頭,召喚來了大圓滿未來身,蕭易面色蒼白如紙,在大圓滿未來身出現的那一刻,他一身戰氣飛速消耗,原本因為百草煉體湯而充盈無匹的氣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去,甚至他的修為,都出現了倒退的跡象。

儘管如此,如此真實地看到未來的自己,依舊讓蕭易心生搖曳,這是一種無言的威勢,大圓滿未來身站立在面前,沒有異象,沒有聲音,但是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來一種無敵的勢,這勢近乎融入了他的每一寸皮肉之中,一舉一動,都與勢相合,精神與戰氣合一,屬於煉血大圓滿的境界。

這就非同小可,甚至在未來身的身上,散發出來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機,彷彿真的是一頭青鱗蠻象復活在這裡,變化成了人形,那磅礴的氣血簡直就是無窮無盡,壓迫得黑影連連後退,身上的氣息被死死壓制,精神意志都承受了巨大的壓迫。

「不可能,同樣是大圓滿境界,你怎麼會有這樣強大的血氣!」

黑影驚怒交加,他虛手一抓,天地間的銳金之氣頓時匯聚,他周身仙氣涌動,無形的勢散發出來,他整個人似乎化成了一口鋒銳的長槍,鋒芒迸濺,空氣都被切割開來,顯露出來一條條蒼白的氣浪。

一口足有近兩丈長的金色長槍憑空凝現,周圍空氣扭曲,隱隱傳遞出來暴鳴聲。黑影一把抓住長槍,朝著未來身投擲而來。

呲!

這一槍快到極點,空氣被狠狠撕裂,凜冽的蒼白氣浪擴散開來,銳金之氣切割一切,與黑影精神合一,驚天動地的一擊,在蕭易眼中根本無法抵擋,就連退都沒有後路,這一槍已經超越了他的領悟,到達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境地,不是煉血小圓滿,而是屬於大圓滿的境界。

未來身動了!

面對這一槍,他沒有任何花俏,就是一拳打出,這一拳如雷霆炸響,墨青色戰氣如大海汪洋般涌動,竟然發出潮汐般的嘩嘩聲。他身子一動,就地動山搖,好像沉睡的蠻象蘇醒,站立起身,開始奔騰。

哐!

金色長槍撞擊在未來身的拳頭上,竟然發出了洪鐘大呂般的聲響,迸濺出來了拳頭大的火星,每一枚都比那青銅鼎下的地火更加熾熱,既而,那金色長槍整個崩碎開來,被一拳打爆。

未來身身形不止,墨青色拳頭晶瑩,勢如破竹,他黑髮亂舞,身姿雄健,突兀地自原地消失,就出現在了黑影面前,原地那一道身影才慢慢散去。

黑影嚇得魂飛魄散,這簡直超出了他的想像,他從未不知道,人族煉血大圓滿會擁有這樣的力量,根本就不正常,這個化身太強了,超出了極限,到達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地。

他不假思索,精神意志近乎超負荷地凝聚,勾動天地間的行屬之氣,銳金之氣極速凝結,這是一門一流仙訣,至今他不過才參悟了一部分精髓,尚不能運用自如,但是在未來身的逼迫下,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四方庚金元化仙訣,四方盾,凝!」

一方三丈大小,暗金色的光盾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這光盾凝若實質,有四個角,對應四極八方,就如同一面真正的金盾,甚至散發出來了金屬般的光澤,銳金之氣似乎發生了一種莫名的蛻變,而黑影施展這門一流仙訣也遭受到了反噬,一口逆血當空吐出。

轟!

未來身的拳頭無堅不摧,如一道流星貫穿空氣,空氣暴鳴,產生了猛烈的爆炸,這股力量簡直驚天動地,那一股拳勢便如蠻象的長鼻,自天穹之上橫掃下來,什麼山峰都要掃平,什麼江河都要截斷。暗金色光盾甚至連半息都沒有能夠阻擋,就被一拳打碎。

「庚金仙槍!」

來不及反應,黑影暴喝,聲音沙啞到極致,一口暗金色的長槍被他張口吐出,蕭易目光一凝,他知道,這是屬於仙族的本命仙兵,與人族貫通一百零八條天脈,凝聚周天氣海後,開始蘊養人體天兵不同,仙族祭煉各種仙兵,以心神烙印,仙氣淬鍊,但是能夠收入丹田紫府的只有一口本命仙兵,往往品質最高,威能最大,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境地,一般不會動用,因為本命仙兵是以仙族本身血脈精華蘊養,甚至烙印下來了精神印記,心念一動,便可如臂使指,同樣,一旦被破壞,不但心神受損,精神也會遭受重創。

嘭!

未來身一拳擊打在這庚金仙槍上,摩擦齣劇烈的火花,黑影簡直是嚇得魂不附體,這樣堅固的肉身,便是人族淬骨境也無法比擬,他的庚金仙槍是什麼,便是連普通的人族血兵都可以輕易擊穿的,但是卻擊不穿這具化身的拳頭,甚至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白痕。

噗!

黑影倒飛出去,手中青玉盒拋飛,他一連吐出數口逆血,在未來身這一拳下,暗金色長槍悲鳴,上面的光華即刻黯淡到了極點,甚至裂開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