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六章陣法

第十六章陣法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10

這一箭驚動了很多人,蕭易人為弓,槍為箭,施展出來的槍法箭術合一的戰法,這一箭,已然不是初入裂音境該有的氣象,箭出無回,蠻象之勢奔騰,震動人心。

身如蠻象,下一刻,蕭易撞入數名風牙部落戰兵之中,他氣血奔涌,力透四肢,青鱗蠻象在背後咆哮,每一拳都無堅不摧,將一個個戰兵震飛,筋斷骨折,同時,戰場上,絲絲縷縷的血氣自其每一處毛孔進入體內,八條天脈共振,連接第九條天脈,蕭易身體發光,淡青色戰氣猛地熾盛,第九條天脈在此刻被貫通,九條天脈連成天軌,架接人體,新生的戰氣洶湧而出,蕭易長喝一聲,拳力陡增,戰氣如虹,一名風牙部落戰兵措手不及,手中青鐵劍被生生擊斷,整個人形如裂帛,被打得四分五裂。

蕭易感應蠻象形神,每一拳都帶著一種莫名的神韻,雖然只是普通的基礎拳法,卻大開大闔,剛猛無鑄,他在人群中硬生生撕開一條口子,倏爾伸手一吸,手臂輕顫,若蠻象吸水,數丈之外,斷槍嗡鳴,倒射而出,落入其手中。

背後勁風呼嘯,凜冽鋒芒刺背,蕭易猛地轉身,斷槍橫掃,擋住一口黑鐵長刀,一股大力傳遞過來,蕭易身體微麻,退後數步。

這是一名伍長級強者,在煉血小成之境已經走出了很遠,一身修為遠在蕭易之上,蕭易感受到,剛剛一刀近乎擁有了六十鈞巨力,若非是對方精神意志不及,被蠻象之勢壓制,這一刀之下,自己多半要受創。

即刻,兩人激烈搏殺上百招,戰氣澎湃,勁風呼嘯,火星不斷迸濺,竟是生出了滾滾的熱浪。

風雷槍法在蕭易手中衍化到極致,十二式風雷槍法,除了最後一式,已然全部融會貫通,對方雖強,一門三流刀法也尚未大成,兩人戰到癲狂,蕭易只感到精神意志前所未有的凝聚,蠻象之勢也在隱隱產生變化,背後原本有了凝實跡象的蠻象四肢,此時快速凝聚,屬於蠻象的神韻由虛化實,連接到蕭易的四肢,對方的力量持續削弱,而蕭易卻感到四肢之力有了些許提升,皮膜筋骨一瞬間都堅固了許多。

這名伍長級強者不斷咳血,此消彼長之下,他被完全壓制,對方肉身之堅固,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一招一式都毫無花俏,震得他筋骨酥麻,皮肉顫慄。

十五招後,蕭易斷槍如電,在空中化開數道殘影,洞穿其胸腹,槍氣鋒銳,將其整個剖成兩半。

鮮血灑落,血光點點,一條條生命在手中流逝,卻不是異族,也不是荒獸,而是同族。

乾古五人戰到巔峰,三人聯手,也只是勉強抗衡風岩二人,兩人的勢近乎通神,已然有了超脫第二重勢的跡象。

大地染血,殘肢斷體時而可見,血石部落諸多伍長怒戰四方,他們心在顫抖,血在燃燒,小傢伙稚嫩的小臉不斷在腦海中浮現,對於父母來說,這是一種大痛,對於人族來說,這是一種禁忌。

風岩兩人冷喝,赤銅大戟與白骨錘舞動,青色戰氣激蕩,將乾古三人生生壓制。不過二十餘名伍長卻只剩下了十人,諸多戰兵也死傷殆盡,只剩下了不足百數。

「好了,我的兒郎們,時候差不多了。」突兀的,空氣響起一道沙啞的聲音,彷彿乾枯的柴,生澀而無力,卻陰森而冰冷。

什麼人!

乾古三人心中一驚,而風岩二人卻是趁此抽身而退,一直退出二十丈外,方才站定。

一道漆黑的影子憑空凝現,一張黑色狼皮包裹住全身,只留下兩道漆黑的眸子,深邃而妖異,彷彿要將一切光芒吞噬進去,普通血石族人看一眼,就頭暈目眩,精神意志都彷彿要陷入沉眠。

「你是什麼人!」石太一沉喝道。

黑影嘿嘿輕笑,聲音雖然不高,卻清晰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好像在靈魂之中響起,突兀至極。

蕭易也是神情凝重,他感受到了一股幽邃而詭異的精神波動,對方精神意志之強,遠遠凌駕於他之上,甚至便是乾古三人,乃至是風岩兩大風牙部落百夫長,也是遠遠不及,到底是什麼人。

「碧雲大人。」既而,只見風岩兩名百夫長級強者來到黑影面前躬身一拜,恭敬異常。

什麼!

很多血石族人都是一怔,能夠令兩大百夫長級強者如此恭謹,此人到底是什麼人,便是風牙部落族長,恐怕都未必可以令兩人如此。

「你們的靈魂,馬上就要獻給我,所以你們不需要知道我到底是誰,很快,你們將與我融為一體。」黑影緩緩開口,漆黑的眸子閃爍幽光,「看看你們的腳下。」

蕭易心神一震,掃視四方,只見腳下,那無數殘肢斷體彷彿春雪消融,飛快融入大地,原本染血的土泥也漸漸乾涸,一道道詭異的血紋開始浮現。

「陣法!」甫一看到這些血紋,乾古百夫長神色驟變,「快退!」

然而即刻,諸人眼前的世界變幻,一片茫茫白霧中,什麼都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便是自己的身體,也無法看清,有的只是無邊的孤寂,精神無比疲憊,恍惚中,似乎有什麼在召喚,靡靡之音入耳,使人沉睡,永世不醒。

而在風岩等風牙族人的眼中,血石部落諸人呆立在原地,一動不動,有的人莫名慘叫,有的人一聲不吭,直接倒地,生機散盡,那瞳孔很快黯淡,彷彿失去了靈魂。隨即,地上血紋閃爍妖異光芒,那一具具屍身頓時融化,成為血水融入大地。

這是極其驚悚的一幕,黑影身後,剩餘的風牙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