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五章報仇不隔夜

第十五章報仇不隔夜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348

三里之地,三大百夫長速度最快,他們身形如電,周身氣血奔騰,呼嘯間就是十數丈,諸多伍長緊隨其後,剩下的近三百戰兵雖然怒氣難平,依然保持著同樣的步伐。半盞茶後,蕭易等二十八位伍長到達三里之外。

瞳孔猛地一縮,蕭易的目光越過三名百夫長靜立的身影,看向前方,一個小小的身影懸掛在枝頭,鋒銳的枝幹生生洞穿了他稚嫩的胸口,小傢伙的臉上還掛著淚水,只是那一雙大眼睛再也沒有了生氣,其中一隻裸露的小臂上,深深的紫青色還留存在上面。

「啊啊啊!可恨!風牙部落的畜生!」一名伍長怒吼,他拍打胸膛,轟隆作響,渾身血氣沸騰。

「殺!殺光他們!」

「用他們的頭顱來祭奠小四!」

這是幾名精元谷的伍長級強者,他們恨得發狂,身體都在顫抖,便是其他伍長級強者,也是心神顫動,這已經不是挑釁,而是掠奪了,那樣稚嫩的生命,就這樣在眼前逝去。

人生有很多東西,生老病死,喜怒哀樂,美好的,殘酷的,都沒有機會了。

十數息後,先後有戰兵趕到,每個人都愣住了,而後便是滔天怒焰,近三百戰兵的殺氣,幾乎凝若實質,驚得四方群獸蟄伏。石雷等十名少年更是赤紅了眼,他們渾身顫慄,不是畏懼,而是出離的憤怒。

「將小四帶上。」乾古開口,他聲音平靜,眸子卻赤紅如火。

兩名戰兵將那稚嫩的身體取下,用柔軟的獸皮包裹起來,遮掩那蒼白的小臉。

「殺!」

石啟人冷喝一聲,近三百戰兵全力奔騰,朝著數里外風牙部落的駐紮之地疾馳而去,在這個世界,一怒殺人頭,報仇不隔夜。

七里外,一條溪流邊。

數十塊獸皮鋪在地上,風岩與另外一名百夫長並肩而立,近兩百風牙部落戰兵立於其後一動不動,在眾人身前,一道漆黑的身影舉著一隻石碗,石碗中滿是猩紅的血,一滴滴血滴落,在地面不斷勾勒出一道道詭異的紋路,不遠處,一頭巔峰中位荒獸,青角犀伏屍,血肉乾枯。

半片刻後,風岩上前,恭敬地捧上一張獸皮,上面赫然是百十塊下品精石。

「碧雲大人,這是您要的精石。」

「好,你做得不錯,事成之後,我為你延壽五年。」黑影轉過身來,接過獸皮,這是一個渾身包裹在黑色狼皮中的人,聲音沙啞,身形瘦削,彷彿乾枯的柴。

聽到黑影的話,風岩頓時大喜,他連拜三下,剛想要開口,卻見黑影擺了擺手。

「退下,不要多話。」

「是,大人!」

風岩神色一緊,臉上透露出來畏懼之色,連連後退,不敢再多說一句,風吹過額前,黑髮揚起,顯露出其眉心,有著一道淡淡的雲紋。

冷哼一聲,黑影將一塊塊下品精石埋入地下,隨著百十塊下品精石全部埋盡,地面原本密布的血斑詭異地消失不見。此刻,不遠處隱隱傳遞過來震動之音,彷彿大量的荒獸在奔跑,一股凜冽的殺氣遠遠地瀰漫過來。

「我的兒郎們,就看你們的了。」黑影嘿嘿一笑,隨即走過兩步,竟是詭異地消失在了原地。

「風岩!」

一聲大喝若驚雷滾動,震得枝葉簌簌而落,平地里好像起了一陣風,既而,連續數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在風岩諸人面前,四五株數人合抱的古木四分五裂,炸碎開來,顯露出來近三百道冷冽的身影。

每個人都殺氣騰騰,人族苦守人界大地,抗擊百族,為的就是種族的延續,這是一種禁忌,而今被觸犯了,需要鮮血來償還。

那樣幼小的生命,還沒有看過這個世界,活著的荒獸都是新奇的事物,卻永遠沉眠,這一死,就是永恆。

蕭易神色冷厲,不管在科技大時代,還是這片遠古大地,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今日,要人頭償命,現在,要有人流血。

「乾古,你真敢過來。」風岩道,嘴角掛起一抹冷笑,「今天,你們所有人都要留在這裡。」

「憑你嗎!」

石太一踏步,一股磅礴的勢升騰而起,下一刻,他渾身如烈焰纏身,火神降世,浩蕩的精神意志壓迫下來,每踏一步,地面就劇烈震顫,三步過去,其腳下咔嚓一聲,龜裂開一道猙獰的裂紋。

鏘!

背後赤銅刀出鞘,九尺長的青色刀氣撕裂長空,他一步跨過十數丈,刀氣如虹,朝著風岩席捲而去。

「好膽!」風岩沉喝一聲,背後赤銅大戟刮出嗚嗚的怪風,與赤銅刀碰撞。

嘭!

火星迸濺,每一枚都灼亮刺目,石太一與風岩同時退後三步,一邊,另一名風族百夫長大吼一聲,一對人頭大的白骨錘呼嘯而出,在其身後,浮現出一條血色河流,這血色河流只有一丈寬,三丈長,甫一出現,很多血石族人心神恍惚,彷彿聞到了濃濃的血腥氣。

「拿命來!」

石啟人冷叱,背後一口青鐵大槍如蛟龍出洞,激射而出,他周身風雷激蕩,背後竟是顯化出來了一道銀色閃電與青色風卷,風雷之勢浩浩湯湯,頓時將這股血腥之勢抵消。

「殺!」石千怒喝一聲,血目猩紅,長槍出鞘,閃電般衝出。

轟隆隆!

彷彿兩頭巨獸衝撞在一起,數百戰兵搏殺在一起,金鐵交鳴之音如雷霆炸響,振聾發聵。

蕭易身形不動,一口黑色鐵弓落入手中,這是血石部落的中位戰兵,鐵膽弓,以精鍊黑鐵鑄成,取中位荒蛇大筋為弦,非伍長之力不可動用,可承八十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