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十一章逝去

第十一章逝去 (1/1)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2838

紫霞弓入手,紫光盈盈的弓身閃爍著迷離的光彩,這是下位戰弓中的上品,弓身乃是下位荒獸紫雲雕的脊骨融合青鐵所鑄,弓弦取下位荒獸地蟒的大筋淬鍊而成,可承三十六鈞之力。

紫霞箭落在弓弦之上,蕭易眸光銳利,背後,老人的嘴角掛著微笑,哪怕身子已經顫抖得不行了,也沒有鬆開雙手,他直視前方,目光迎著朝陽。

蕭易箭尖轉動,先是落到了百丈外的鐵木樁上,石虎千夫長目光微動,只是百丈嗎?普通伍長級強者,一般箭術是在破風境小成,強者在大成之境,寥寥數人箭術合勢,達到了箭術第二境,裂音境。但是箭術不同於血氣積累,那需要一箭一箭的參悟,在石虎千夫長看來,以蕭易修為的精進之速,這一年間,不可能將箭術提升到太高的境界,至多到破風境小成,就是極限了。

拓跋鋒神色平靜,目光隨著蕭易的箭尖而動,數息後,蕭易箭尖一轉,落到了兩百丈外。

破風境小成嗎?

石虎千夫長暗暗點頭,果然不出所料,能夠在一年間將修為提升到達伍長級,箭術破風境小成,若是以這樣的速度精進下去,石虎千夫長不敢想像,不過隨後,他又在心中搖頭,不說煉血大圓滿的艱難,便是煉血小圓滿也不是那麼好突破的,整個血石部落千年族史上,踏入煉血小圓滿的還有一些,步入大圓滿之境的百年也難有一人,便是族長石之軒,若非是機緣所至,也無法打破桎梏,晉陞淬骨境,那不僅是境界的提升,也是生命本質的蛻變。

一些伍長級強者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他們修行多年,箭術也不過才是破風境小成,而這個蕭易卻只花了一年時間。

只是破風境小成嗎?

拓跋鋒雙目微闔,點點青芒在眼中流轉,雖然沒有任何把握,但是,他不相信!

數息後,蕭易眸光一動,箭尖再轉,這一次,箭尖指向了三百丈外的鐵木樁,紫霞箭古樸而晶亮,點點鋒芒迸濺。

什麼!

石虎千夫長心中一震,他眉頭微蹙,破風境大成嗎?

「不可能!」一名伍長終於忍不住低喝一聲。

破風境大成,當年族長石之軒也用了足足三年才真正達到,這是需要時間來積澱的,一年時間破風境大成,再想到蕭易已然達至伍長級的修為,很多人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而這一刻,拓跋鋒眼中迸射出無比銳利的鋒芒,果然沒有令他失望,蕭易的箭術精進之快,實在駭人聽聞,當日他驚鴻一瞥,那幾道箭痕便再難忘記,沒想到時隔僅僅一年,對方就給了他這樣的驚喜。

「石公!」蕭易沉聲道,他能夠感到,石公的身體顫抖得愈加厲害了。

此刻,老人咬著牙,他一聲不吭地抓緊蕭易的肩膀,滿頭白髮有些散亂,朝陽如火,他目光如火。

心弦一顫,蕭易猛地暴喝一聲,聲若雷霆,他驟然間轉身,紫霞箭發出嗡嗡的顫鳴聲,一股凌厲無匹的鋒芒之氣散溢開來,蠻象之勢在其背後顯化,青鱗蠻象仰天咆哮,這一刻,紫霞箭對準的,是五百丈外。

嘣!

紫霞箭離弦,其音若象鳴,瞬息之間,拓跋鋒勃然色變,十多位百夫長也同時動容,石虎千夫長深吸一口氣,眼中第一次現出感嘆之色。

虛空中,紫霞箭化作數道殘影,橫貫五百丈,剎那間沒入鐵木樁中央,既而,整根鐵木樁炸碎,木屑紛飛,洋洋洒洒,落滿三丈之地。

箭術裂音境!

此刻,石原臉上滿是苦澀,他握緊拳頭,鬆開又握緊,握緊又鬆開,如此幾次反覆,一張臉漲得通紅。

血石部落山牆外陷入了短暫的沉靜之中,近兩千戰兵,百十位伍長,十多位百夫長,數十名少年,都默不作聲。數息後,石虎千夫長深吸一口氣,道:「我人族戰師千夫長以下,只需修為達到便可晉陞,蕭易,今日你修為達至伍長級,今後,便為我戰師伍長,我人族戰師,自一百零七紀元前,人皇燧人氏至今,只有三條兵法。」

說著,石虎千夫長掃視石雷等四十六人一眼,一字一頓道:「不戰而退者,殺!不戰而降者,殺!不戰而逃者……」

「殺!殺!殺!」

兩千戰兵怒吼,滾滾音浪震碎層雲,無形煞氣瀰漫,每個人眼中都充斥著無邊殺氣。

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石虎千夫長看向蕭易,道:「目前,我部落戰兵一千九百一十四人,伍長一百九十五人,這四十六人中,你可統領十人,暫且歸入石啟人百夫長麾下,那麼,願意跟隨蕭伍長的,自行上前一步。」

石虎千夫長話音一落,石雷與雲山相視一眼,同時踏前一步,諸多伍長不禁有些艷羨,這兩個可都是近幾年來最好的苗子,不過再想到蕭易,他們又露出古怪之色。

緊接著,又有七名少年上前,石雷與雲山看著石千,只見石千咬著牙,雙拳緊握,片刻後終於冷哼一聲,踏前一步,道:「這條命是你的,我還給你。」

輕輕一笑,蕭易並未多言,背後,石公癱倒在地,他大口喘息,渾濁的眼中滿是興奮,他喃喃道:「我知道,可以的,真的可以的。」

石公臉上掛著笑,石虎千夫長走到他面前,眼中露出複雜之色,最終長嘆一聲,道:「你成功了。」

成功了嗎?

……

夕陽落幕,血石部落一角,一座佔地十數丈的白石舍前,蕭易扶著石公走進去,白石舍共有兩間,每一張石床上都鋪著柔軟的虎皮,屋子中央,一張青石桌上,一大盆燒熟的虎肉金黃油亮,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石桌前,一隻石盆中燃燒著熊熊的炭火,整個白石舍中暖融融的。

老人艱難坐倒在虎皮上,他搖了搖頭,道:「石公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日了,石公一生,殺過異族,死過兄弟,有過喜歡的女人,只是沒能成為伍長,不過現在你能夠練成蠻象大力訣,已經夠了。」

「石公!」蕭易壓抑著自己翻騰的心緒,沉聲道。

伸出手,拍了拍蕭易的肩膀,石公喃喃道:「其實那一箭,是我射的,我忍不住了,你引動了天脈雷音。」

「石公,我知道。」蕭易聲音有些沙啞,後來他仔細想過,便也明白了過來,此刻,他隱隱知道,將要發生什麼。

倏爾,老人的眸光重新煥發光彩,他緊緊抓住蕭易的一隻手,乾枯的手臂如同枯柴,那手毫無血色,形如雞爪。

「石公知道你有過去,石公不求你什麼,日後你若修鍊有成,替石公多殺幾個異族,百界大族之恨,永世不滅,若有餘力,護我血石部落,代代薪火,無使斷絕。」

老人的聲音漸漸低沉,數息後,蕭易緩緩起身,將老人扶上石床,溫軟的虎皮卷了一層又一層。

背起虎皮,蕭易走出白石舍,星辰璀璨,月華如水,絲絲寒風吹拂,部落中,有戰兵巡視,他們看到蕭易的身影,先是一怔,隨即立身不動,眼中透出肅穆之色。

有婦人在低泣,有族內的老人在嘆息,時光流轉,歲月無情,轉眼間,他們也老了,同輩人一個個老去,黃昏下落幕,生命有開始,也有終結,逃不過,避不過。

後山之巔。

熊熊火焰在燃燒,虎皮捲曲,青煙裊裊,一個時辰後,塵煙散盡,蕭易收一罐黃土,緩緩下山。

生命很殘酷,他終究沒有能夠挽回,人有生死,樹有輪迴,他做到的,他做不到的,都留下了印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