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九章給石公看

第九章給石公看 (1/1)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21

四天後。

蕭易已身在盤雷山脈一百五十里的深處,盤雷山脈深入百里之後,中位荒獸便慢慢多了起來,十頭荒獸中,便有一頭達到中位之境。

真正邁入伍長級,蕭易一身戰力到達了另一個層次,僅僅四天,倒在他槍下的中位荒獸便達到了十二頭,十二頭中位荒獸,雖然在中位荒獸中不算是強者,卻也不容小覷,十二頭中位荒獸的血氣,讓蕭易的修為達到了一個巔峰,只差一步,便可再次貫通第九條天脈。

血石部落。

青黑色山牆前,近兩千戰兵在咆哮,他們演練戰法,戰氣澎湃,磅礴的血氣沖霄而起,凜冽的殺氣遠隔十里也清晰可聞。

這一年,有人年老,離開戰師,也有少年成長,成為新血,也有人打破桎梏,晉陞伍長,唯有百夫長的數量並未改變,自煉血小成至煉血大成,又是一道坎,不僅是力量的提升,境界上也是不同的兩個層次。

嗚!

有號角聲響起,血石部落前,朝陽初升,浩大而蒼茫的號角聲在天地間回蕩,所有的兵戈舞動聲戛然而止,每一名血石族人臉上都露出了無比崇敬與狂熱的神色,那是天兵號角,是人族強者內養的天兵,是人體戰兵。

這是第五天,蕭易回到了部落之中,巍巍山牆前,石公佝僂的身影扶著斑駁的石牆,他的眸光前所未有的明亮。

「天兵號角,這是每一名人族強者必須孕育的人體戰兵,一百零八天兵之一,必有一件是這戰爭號角。」石公的聲音微顫,「屬於我人族戰師的號角聲,哪怕戰盡八荒,魂消魄散,血染九天!」

目光凝視遠方,此刻的蕭易,心中也彷彿生出了一團火,屬於人族的血脈在沸騰,哪怕時隔萬古,不在同一時空,身上流淌的,也是一樣的血。

遠古先民的年代,泯滅在茫茫歲月之中,不為人知,塵封埋盡,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後世的尋仙問道,地獄靈山,隱匿在名山大川間的古剎、道觀、神廟,又到底預示了什麼,沒有人知道,此時,蕭易心緒起伏,他隱隱明白,不久的將來,他可能會揭開一樁大秘。

「去吧。」石公的聲音響起,他嘴角含笑,拍了拍蕭易的肩膀,「我知道你一直很努力,若是可以,讓我看看蠻象大力訣到底擁有怎樣的威能,石公練了一輩子,也沒有練成,走之前可以看到,已經心滿意足了。」

心中微微一痛,蕭易看著石公,布滿褶皺的臉上已經形如枯木,這個老人身上,生機已經十分微薄,那臉上的笑意讓人心痛。在另一個時空,蕭易有著牽掛,親人、朋友不知何時能相見,而在這片蒼茫大地,石公亦給了他同樣的心緒。

深深地點了點頭,蕭易取下背後的紫霞弓與箭,懸掛在腰間,黑色斷槍在手,他背對著老人單膝跪地,沉聲道:「石公,我帶你去看。」

石公,我帶你去看!

蕭易的心中,那一團火徹底迸發,在這裡,他為的不是揚名立萬,也不是威震群雄,他要的是回家,他只要一個人看到!

老人的身子微微一顫,臉上的笑意更盛了,他的手在輕顫,搭上蕭易的肩膀,緩緩起身,幾乎沒有感到多少重量,蕭易知道,這是老人的血氣在衰竭,肉身精華也在流逝,到最後,剩下的只是一具空殼。

吹響天兵號角的是血石部落三大千夫長之一的石虎千夫長,在血石部落,每一個族人想要加入人族戰師,都要讓所有的戰兵看到,這是以後交付後背的兄弟,他們面對的是百界大族,要的,是不畏生死的戰意。

走到兩千戰兵的最前方,這是一種壓力,面對兩千戰兵,哪怕沒有一人出手,沒有半絲氣血波動,也有一股極為壓抑的氣息,因為這是人族戰師,每個人的手上都染血,他們搏殺異族,可以活下來的,哪一個身上沒有煞氣,就算極力壓制,兩千人在一起,也讓人有一種山崩地裂的錯覺。

天兵號角嗚嗚而鳴,遠達數十里,血石部落四方十里之地寂靜無聲,臨近的荒獸全部蟄伏下來,這是一種窒息的壓迫,一股無形大勢在瀰漫。

石虎千夫長,這是一名中年人,他一身青色皮甲,手握赤色戰矛,戰矛如血,在陽光下泛著猩紅的血光,他的手中,一隻漆黑的號角,上面烙印著一頭荒獸的影子,那是一頭牛,頭生三角,每一根都虯曲向天。

石虎千夫長身前,站立著石雷、石千、雲山以及石原等數十人,數十個少年,面對著兩千戰兵,哪怕已經經歷過鮮血,也不禁心中一緊,握著戰兵的手用力,他們的血在沸騰,他們的心在燃燒。

兩千戰兵,在號角吹響的一刻便一動不動,哪怕是目光,也直視前方,在他們之前,是近百位伍長,以及十多位百夫長,千夫長只有石虎一人,伍長級以上的強者,一些在閉關,一些身在荒莽古林之中,還有一些則負責巡視部落四方,以防異族來犯。

蕭易的腳步聲不大,但是此刻卻是清晰入耳,石虎千夫長的目光落到他身上,隨即微微一怔,眼中透出一抹異色。

石雷與雲山相視一眼,心中不解,卻並未出聲,蕭易背著石公,不管這些少年的目光,徑直走來,半盞茶後,他走到了兩千戰兵之前,一股厚重如山的大勢頓時撲面而來,他驀地轉身,一個人立在前面,屬於兩千戰兵的氣息頓時衝擊在身上,他身形不動,一個人承受下來,目光坦然,沒有絲毫畏怯,與兩千戰兵對視。

石公!

很多戰兵看向蕭易背後,他們心中一震,這是一名年老的族人,多年前,也曾是一名戰兵,在他們很多人尚且年幼的時候,已經中年的石公揮舞戰戈,渾身染血,還有許多前輩,同樣在這山牆前,與數千仙族搏殺。

而這樣一名搏殺了一生的老戰兵,時至今日,居然已經走到了一步,他氣血衰竭,滿面褶皺,背脊佝僂,那瘦削的身體幾乎形同朽木,生機如即將熄滅的篝火,在寒風中搖搖欲墜。

一些已過中年的戰兵心中感嘆,不知不覺中,數十年就這樣過去了,不知不覺中,他們也老了,身上的傷痕不知道累積了多少,舊的去了,新的來了,身邊的老人也不多見了,有了很多的新面孔。

「蕭易。」石虎千夫長的聲音響起,他看著這個青年,一年未見,幾乎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那個孱弱的身影已經消失,他能夠感受到這具身體上沾染的血氣,其濃郁,還在很多戰兵之上。

「你要加入我人族戰師。」

「是!」蕭易的聲音平靜而洪亮。

「好。」石虎千夫長點頭,隨後,他掃視諸多少年一眼,道,「想要加入戰師,需要兩點,力量和箭術,只要你們擁有十鈞之力,且箭術達至破風境,百丈之內例不虛發,便可加入戰師,成為一名戰兵。」

諸多少年聞言,目光頓時投向了前方,在諸人之前,立著數十塊一人高的深青色石頭,這石頭稜角分明,在陽光下泛著淡淡的青輝。

「青鐵石,你們要在上面留下一尺深的拳印,每深一寸便是一鈞之力,最多可以承受初入煉血小成者全力一擊。」石虎千夫長淡淡道,「開始!」

諸多少年心中一震,修行數年,等的就是這一天。

當下,一名少年踏步而出,他幾步來到一塊青鐵石前,勉強平復下心緒,在兩千戰兵面前出拳是一種壓力,下一刻,他吐氣開聲,右臂淡青色戰氣浮盈,猛地一拳擊出。

嘭!

青鐵石一陣晃動,少年整個拳頭沒入了石頭之中,等到其收手,石虎千夫長點頭道:「拳印一尺兩寸,通過!」

少年臉上現出一抹喜色,又很快斂去,退到一邊,現在還沒有結束。

嘭!嘭!嘭!

一名名少年,少女陸續出手,他們傾盡全力,盡皆通過,沒有人詫異,想要加入戰兵,必須擁有足夠的修為,今日到來的,都是對於自身力量有所把握的,若是基本的力量都無法達到,成為戰兵只是一個笑話。

石原也在即刻通過,拳印一尺一寸深,他看向蕭易的目光很不好看,他不相信,蕭易修為提升這麼快,同時心中也狐疑,當日戰弓殿一別,後來他仔細想來,卻是愈發感到不對,他不願相信,此刻要親眼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