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八章伍長級

第八章伍長級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63

血石部落中,有一座百丈方圓的石園,石園中,種著一株株青松,每一株青松都有千年之齡,蒼勁的古松虯曲,一根根松針如劍,整座石園透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鋒芒氣息。

松林內,一道赤色身影盤膝而坐,這是一名中年人,他黑髮如墨,身姿雄健,一身赤色皮甲熠熠生輝,此刻盤坐在那裡,雙目微闔,一呼一吸之間一道道淡藍色的氣流被噴射出來,如一條條小蛇在游戈,再被吞入腹中。

在其身邊不遠處,一匹赤色天馬靜立,一對火紅的天翅收斂在身側,儘管如此,其無時無刻身上不散發出灼熱的氣流,周圍草木皆枯,它眸子如火,閃爍著點點火星,在其眉心處,更浮盈出一顆火紅的星辰,這星辰緩緩旋轉,散發出來一股驚人的氣息。

倏爾,中年人睜開雙眼,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喃喃道:「不遠了。」

夜涼如水,月冷星稀。

石公卧在石床上,身上蓋著幾層獸皮,氣血衰竭之下,便是連寒冷都無法抵抗,而石屋內的一隻只青石罐也空置了很久了,這些日子,石公已經不去採藥了,屋內的藥味也淡去了不少,不仔細聞,已經無法察覺了。

盤膝在石床之上,蕭易始終無法寧心靜氣,這是一種離別,讓蕭易感到一絲恐懼,而今,他在荒莽古林中歷經生死,死亡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麼,人最怕的,就是和親人別離,相距的是生與死的距離。

生命是世間最殘酷的,它不會給任何人多一點時間,生命流逝,最終走向死亡。

「我不信!」

蕭易咬著牙,眼中迸射出驚人的鋒芒,渾身氣血都在這一刻沸騰,洶湧奔流,他不相信命運,只要還有一天,只要還有機會,只要還有希望!

晨曦時分,石屋內的沆瀣尚未散盡,這座石屋,石公住了幾十年了,夜裡總有一些寒氣透進來,它,也老了。

當第一縷陽光降臨大地,蕭易睜開雙眼,他眸光堅凝,還有半個月,半個月後,石雷幾人滿十六歲,將進行考核,進入部落戰師,成為一名人族戰兵,而他要做的,就是在這半個月,打通第八條天脈,徹底擁有煉血小成的力量與境界,成為伍長,讓石公住進白石舍!

盤雷山脈,無盡荒莽古林。

蕭易行走在其中,背後的箭也換成了紫霞箭,他周身戰氣鼓盪,毒蟲蛇蟻一近身就被震成齏粉,到了而今的境界,七條天脈,三十五鈞之力,普通下位荒獸已經不被蕭易放在眼裡,有石鏡存在,普通下位荒獸也再難為蕭易提供足夠的血氣,若是擊殺下位荒獸,至少還需要兩個月,蕭易才能貫通第八條天脈,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所以這一次再入荒莽古林,他要獵殺的,是中位荒獸。

中位荒獸,已經初步掌握自身的氣血,可以在夜晚吸納月華中微弱的太陽精氣淬鍊肉身,無論是氣血還是力量,都遠非是下位荒獸可比。

沒有多做逗留,蕭易直接深入盤雷山脈近八十里,明月升起,他發現了第一頭中位荒獸。

這是一頭白色獅狼,形如雄獅,雪色鬃毛迎風而動,此刻,它站立在一座斷崖之上,張口吞吸,月光如水被它吞入腹中,絲絲縷縷的太陽精氣被煉化出來,淬鍊肉身,澎湃的血氣鼓盪,凶厲之氣沒有絲毫掩飾,鎮壓著屬於自己的領地。

蕭易走上斷崖,自巨大的灌木叢中走出,他手握斷槍,眸子凌厲,一言不發,朝著獅狼一步步走去。

嗷!

發現了不速之客,獅狼血色的眸子閃爍幽光,它雙腿猛地蹬地,化作一道血色殘影,朝著蕭易當胸撲來,點點涎水在空中灑落,它聞到了渾厚的新鮮血氣。與此同時,一股血腥而冰冷的勢朝著蕭易壓迫而至,屬於中位荒獸的精神意志,依照它們的本能,化成與它們最為契合的力量。

沒有催發蠻象之勢,蕭易只是將這股勢抵禦在體外,風雷槍法展開,他與這頭獅狼開始了近身搏殺。

十二式風雷槍法,九式普通招式,三式絕招,哪怕是第十式絕招,也可以比擬普通的二流兵訣,而要將風雷槍法練至大成之境,卻是需要煉血小圓滿的境界,煉血小成之境,最多可以融會貫通第十一式,現在蕭易要做的,就是要領悟和徹底掌握第十一式槍法,這一式槍法便是放到二流兵訣中,也可佔有一席之地,加上與未來身搏殺,烙印槍法形神,蕭易有信心,在最短的時間內悟通這一槍。

一炷香後。

蕭易渾身染血,背後一片爪痕血肉模糊,獅狼雄壯的身軀倒在身前,他運轉蠻象大力訣,手臂好像蠻象的長鼻,狼屍血氣如百川歸海一般,沒入其掌心之中。

再行數里,蕭易尋到了第二頭中位荒獸,一頭四耳黑熊,半個時辰後,足有三丈高的巨大熊屍倒下,蕭易身上再次出現了數道爪痕,而在他的背後,原先屬於獅狼的印記已經癒合,只留下了一道道淡淡的白痕。

五天過去,第四頭中位荒獸倒在了蕭易的腳下,風雷槍法前九式在蕭易的手中幾乎沒有了半分破綻,徹底融會貫通,而第十一式,蕭易也已然粗通皮毛,還需要一些時日,才能夠真正爐火純青,乃至融會貫通。

第十天,第九頭中位荒獸倒在了蕭易的腳下,這是一隻青色毒蠍,磨盤大的身子,蠍尾如劍,出手之時彷彿施展的一門不弱的兵訣劍法,蕭易全神貫注,才未被毒針刺中。

再次吸收了這隻毒蠍的血氣,蕭易只感到第八條天脈微微震動,好像沉寂的生命開始了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