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五章仙族伍長!

第五章仙族伍長!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31

「風雷初聚!」

「棒下人頭!」

石雷青鐵槍如電,這一招與一年前相比猶若天壤之別,雖然因為沒有突破煉血境第一重關卡,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但是蕭易一眼看出,其已經初步掌握了其中的精髓,一旦等其悟通舉重若輕之境,誕生出自己的勢,很快便可融會貫通。

而雲山的棒法則剛猛異常,白色大骨棒颳起嗚嗚的怪風,這也是一門三流兵訣,白骨棒法,所謂白骨棒下碎人頭,是與百界大族廝殺中創造出來的殺戮兵訣,一往無前,兇悍狠厲。

嘭!

白骨棒狠狠砸落在青鱗角蟒腰身之上,戰氣勃發,令得其動作生生一滯,目光如電,石雷槍法直指,青鐵槍勢如破竹,扎入了其七寸之中。

噗!

血光四濺,青鱗角蟒發出凄厲的長嘶,蟒身劇烈扭動起來,潭面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石雷與雲山被瞬間震飛出去,兩人面色蒼白,不過眼中卻皆是閃爍著興奮之色。

嘣!嘣!嘣!

這剎那間,離月三箭齊出,每一箭都如紫霞般璀璨,箭破風浪,撕裂長空,三箭中有兩箭射在蟒身之上,炸開碗口大的血洞,最後一箭再次洞穿了其右瞳。離月微微蹙眉,蕭易卻是看出來,她三箭都是對準了青鱗角蟒的右瞳,但是破風境的箭術只能夠對死物例不虛發,唯有達至裂音境,以勢入箭,才能以無上精神意志鎖定,精準射殺活物。

吼!

眼前的世界失去光明,青鱗角蟒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巨大的蟒身猛地沉入潭中,潭面很快被染成了淡紅色。

「可惜被它跑了。」石千大口喘氣,對於一頭下位巔峰荒獸施展精神壓迫,以他如今的境界來說也是巨大的負擔。

潭中綠島,石淵小心將銀參從土泥中挖掘出來,一步跨越潭面落到岸邊,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這根銀參我仔細看過,已經有了八百多年的參齡,接近九百年,比預先判斷的藥力還要更強一分,若不是這山谷隱蔽,也輪不到這頭青鱗角蟒霸佔。」

石雷點頭,道:「很可能,這頭青鱗角蟒是想等到千年之期,若是這根銀參可以通靈,化為靈參,那麼吞服之後,它有很大的可能一舉凝聚第一顆荒星,甚至是第二顆荒星也不是沒有可能,可惜被我發現了。」

離月笑道:「好了,我看這山谷也極為隱匿,那青鱗角蟒重傷之下絕不敢出來,不如我們就在這裡分食了這銀參,提升修為,如此返回也可多一分把握。」

「好。」雲山道,石千在一邊略一沉吟,也點點頭。

拿著銀參,石淵沉吟道:「根據約定,這株銀參石雷佔三成,我佔兩成半,離月佔兩成,石千一成半,雲山一成。」

哪怕只是一成,以這銀參的藥力,也足以雲山貫通兩條天脈以上,絕對可以省去數月之功。

「至於蕭易你。」石淵目光落到蕭易身上,笑道,「我們返回之際會獵殺一些荒獸,若無意外,這些荒獸的氣血都交給你來煉化,相信一路下來,也足以讓你再次貫通一條天脈。」

沒有多言,蕭易只是點點頭,他跟隨至此目的已經達到,更貫通了第七條天脈,力量修為距離伍長級也只剩一步之遙。就在石淵準備分割銀參之際。

轟隆隆!

一道青色電光猛地自谷口激射而至,剎那間,蕭易六人彷彿聽到了電閃雷鳴,一股凜冽的天威驟然而至,壓迫心神,剎那間,除了石千與石淵之外,石雷三人皆是面色一白,心中彷彿有霹靂炸響,呼吸都凝滯了起來。

轟!

青色電光落地,地面龜裂,顯化出形體,赫然是一口青色鐵槍,這鐵槍與石雷的不同,上面一股輕靈之氣瀰漫,隱隱與周圍的空間融為一體。

「仙槍!」石千面色驟變。

「不錯,是用來割你們人頭的槍!」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隨即,自谷口走進四道身影,四名青甲仙兵,渾身上下仙氣瀰漫,所謂仙氣,乃是仙族本源之力,與人族戰氣一般,不同種族可以輕易區分。而看到這四道身影,便是石淵也不禁神色凝重起來,數息後,眼中透露出來幾許震驚之色。

「仙兵伍長。」石千語氣有些乾澀,他可以感應出來眼前這四人身上的勢,幾乎連成一氣,在出現的瞬間就封鎮了方圓數十丈的虛空,他與石淵的勢被生生壓制,此刻幾乎無法破體而出。

四大仙兵伍長,絕對是可怕的敵手,對於石淵幾人而言,剛剛晉陞的石淵無論是對於勢的把握和力量的運用,都要比這四人遜色一籌,至於離月幾人,終究還沒有踏入煉血小成之境,一旦交手,幾乎難有反抗之力。

「你們一直跟蹤我們!」石雷厲聲道。

「是又如何,六個初出茅廬的小傢伙,我們先送你們上路,你們的人頭,我們會替你們好好保管。」一名伍長踏前一步,他掃視一周,最後落到石淵身上,眼中寒光一閃,「先從你開始!」

咻!

他一步踏出,身若鬼魅,瞬間出現在石淵身前,周身仙氣狂涌,不遠處的青色仙槍嗡鳴,激射而出,落入其手中,剎那間,他一槍擊出,槍尖狂風呼嘯,周圍伴生出一道道四尺長的青色風刃,屬於仙族的力量,以仙氣為基,勾動天地間的行屬之力,一招一式,都蘊藏天地之威。

同時,四大伍長的勢分出兩股,壓迫在石淵身上,剩餘兩股則繼續壓迫離月幾人,來自精神層面的壓迫與若隱若現的殺機令得幾人動彈不得,鼻尖沁滿了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