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四章奪參

第四章奪參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97

等到蕭易將這股象血完全吸收,一百零八條天脈嗡鳴,六條貫通的天脈中,血氣如潮,擰成一股血氣長龍,朝著第七條天脈的壁障狠狠衝去。

轟隆隆!

第七條天脈悍然貫通,一股新生的力量瞬間湧出,七條天軌連成一氣,血氣震蕩,在蕭易體內傳遞出來了滾滾的雷音。

甚至這一刻,蕭易感到自身的氣血似乎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晶瑩的血氣如玉珀,比之前更加晶瑩,隱隱約約,從其中透發出來淡淡的金芒。

這種變化,在蕭易吸收煉化荒龍精血之後便已經出現,屬於人族的血脈,與最初時已經有所不同。

倏爾,蕭易眸光一動,遠處有數道破空聲快速逼近,十數息後,石淵五人的身影顯現出來,穿過層層灌木,來到身前。

「蕭大哥!」石雷眼中閃過驚喜之色。

「你沒事吧。」石淵上下打量蕭易一眼,再看到一邊斷裂的古木和地上的象血,瞳孔微微一縮。

「我們來幫你。」雲山憨笑,手中白骨棒揮舞兩下。

石千看蕭易一眼,隨即撇過頭去,目光在草木狼林間游移,這一切都被蕭易看在眼中,他心中微微一暖,或許之前有些許隔閡,那麼從現在起,將煙消雲散。

「好強大的力量。」離月走到那斷裂古木前,神色凝重道,「連達到中位之境的猛獁巨象都不能抵擋,蕭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石淵也回過神來,看向蕭易,在最初的震撼之後,他心中第一個將蕭易排除在外,短短的一年時間便可迫退中位荒獸,族長石之軒當初也做不到,從現場來看,猛獁巨象根本沒有抵擋之力,被擊傷之後立即逃遁,由此可見,對手到底是何等強大。

吼!

突然間,幽暗古林深處,有連綿的嘶吼聲響起,地面轟隆隆作響,一股壓抑的氣息開始瀰漫。

「這聲音,是中位巔峰荒獸,金剛蟒!」離月神色驟變,「蛇吞象,蛇族是象族的天敵,難怪猛獁巨象不敵。」

「快走!」石淵沉喝一聲,「趁它還沒有發現我們。」

中位巔峰荒獸,近乎煉血大成的力量,甚至其中一些因為天賦異稟,或許境界上有所不及,但是力量已然破入煉血大成之境,憑藉著強橫的獸身,它們可以駕馭這股力量。

這幽暗山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蟄伏不只一頭中位荒獸,這才是盤雷山脈的外圍,尚未進入百里深處。此時,沒有人再懷疑族內先輩手札中的記載,這幽暗山的確不尋常,是一處不祥之地。

當下,蕭易六人快速離去,一炷香後,六人翻越幽暗山,重新進入荒莽古林之中。

「盤雷山脈非同小可,方圓三千里,藏身了無數荒獸,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異變,雖然說外圍之地一般不會出現中位荒獸,但是以防萬一,現在起我們六人同行,一些險地能避就避,免得節外生枝,生出大禍。」石淵鄭重道。

等到六人再次上路,古林邊緣,四道青影顯現出來,其中一名仙兵伍長微微蹙眉,道:「那頭猛獁巨象居然遭遇了金剛蟒,這小子運氣倒是不小,可惜當時沒有跟上去,否則一頭猛獁巨象也是不小的收穫。」

「蛇吞象,一場大戰,都不是善渣,我們四個聯手也未必擋得住,現在就是要得到那株八百年銀參,再帶上這六個人族的人頭作為投名狀,前去投奔沉山萬夫長。」

日暮西山。

荒莽古林中一片黑暗,在天黑之前,六人全力趕路,距離銀參所在地,已然只有十里之遙。

尋了一處乾燥的洞穴,生起了篝火,六人盤膝坐下,略微吃了一些風乾的獸肉,沒有獵殺荒獸,濃重的血氣會引來大禍。

「我們今晚就在此地靜養一番,明日辰時,殺蟒奪參!」石淵淡淡道,眼中有精芒閃爍。

接著,六人各自靜修,洞穴中針落可聞,甚至連呼吸都近乎於無,篝火搖曳,燒到最後,只剩下了暗紅色的木炭,還猶自冒著幾縷青煙。

一夜寧靜,沒有荒獸闖入洞中,當第一縷陽光落入洞中,蕭易睜開雙眼,不遠處,雲山仔細擦著白骨棒,粗大的骨棒擦得雪亮,在陽光下,映照出一片金屬般的光澤,見到蕭易望來,他咧嘴一笑,也不以為意。

隨即,石淵四人相繼睜眼,經過一夜調息,六人的精神狀態已然恢復到了巔峰,甚至因為即將到來的殺戮,一股冰冷的氣機開始瀰漫。

十里之外。

穿過一條隱蔽的狹長甬道,六人進入一座幽靜的山谷中,這山谷不大,只有百丈方圓,一汪墨玉色的水潭邊,幾株三千年以上的古木遮天蔽日,巨大的樹冠連成一氣,一縷縷陽光穿過縫隙,千萬道密密麻麻,若光雨淋淋。

而在墨玉水潭中央,有著一方五丈方圓的綠島,綠島中央,點點銀芒閃爍,如星辰璀璨。

「銀參!」

石千低喝一聲,眼中透露出渴望之色,八百年銀參,位列珍品之列,草藥壽至五百為珍品,這一株八百年銀參,足夠普通人族貫通二十條天脈,增長二十鈞神力。

只見那銀參形如嬰兒,足有尋常人小臂粗,兩腿修長,深入土泥之中,參葉碧綠,上面浮盈著點點露珠,絲絲縷縷的參香散發出來,哪怕只是吸氣,也令人精神一振。

八百年銀參,珍品寶葯,整個血石部落一年下來也得不到多少,分到普通戰兵手中的更是幾乎沒有,現在可以有機會獲得,哪怕是雲山,也是直了眼,口中砸吧兩下,咽了一口唾沫。

「那條青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