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九章脫胎如玉

第九章脫胎如玉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186

大地震動,兩千血石部落人族戰兵揮動戰兵,殺入三千青甲仙兵之中。

電閃雷鳴,狂風呼嘯,三千青甲仙兵鐵槍舞動,有閃電相隨,風刃切割,裹挾天地之威。這是一種震撼,真正親臨這樣的戰場,蕭易沒有熱血,沒有戰意,只有最初的震撼,握著斷槍的手用力,指節發白。

兩千人族戰兵,每一個身上都浮盈淡青色戰氣,他們血氣衝天,骨矛怒劈,赤紅著雙眼,兩千人匯聚在一起,血氣如汪洋大海般涌動,戰氣似海嘯驚天。

這就是人族的力量,屬於人族的戰氣,掌握人體奧秘,貫通肉身天脈,衍生血脈戰氣,非人族血脈不可修行。

「殺!」

片刻後,蕭易身邊,再次有近千名血石族人衝出,這些血石族人雖然修為不足以成為戰兵,但是一身天脈也至少貫通了七條以上,一口戰兵在手,輕易可以揮出七千斤的巨力。人體肉身一百零八條天脈,每貫通一條,可擁千斤之力,戰氣鏗鏘,無堅不摧,一百零八條天脈貫通,聚周天氣海,可擁十萬八千斤巨力。

嗚!

一桿青色鐵槍自蕭易身邊洞穿而過,淡青色戰氣澎湃,勁風呼嘯,凜冽的風壓令得四周許多觀戰的血石族人呼吸一滯。

「是石雷!」

有人驚呼,只見一名少年龍行虎步,黑髮亂舞,手握一桿青色鐵槍,一步跨出就是數丈,朝著百丈外一名青甲仙兵殺去,正是那少年石雷。

「蕭大哥,你小心,不要衝動。」

石雷的聲音遠遠傳來,他渾身戰氣涌動,青色鐵槍籠罩青輝,與一名仙兵鐵槍猛烈碰撞。

鏘!

火星四濺,青色戰氣攪碎風刃,將那仙兵周圍的霧氣一下撕裂,剎那間,以兩人為中心,一層透明氣浪擴散數丈,捲起塵煙。

「好小子,十二條天脈,石雷這小子戰氣又見漲了,這一槍起碼有十二鈞巨力!」

「比一般剛入伍的戰兵都要強上一籌,只要經歷血戰,必可成大器。」

部落山牆前,越來越多的血石族人怒吼上前,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數量不少,打通七八條天脈的,轉眼間便有兩千人沖入沙場。

一直過了一炷香,蕭易才勉強平復下心緒,他不是殺手,沒有抹殺過生命,初入這個世界,他的心還未平靜。

凝神靜氣,蕭易默默觀想蠻象圖,一頭青鱗蠻象出現在腦海之中,長鼻席捲,橫掃四方,巨大的象軀如一座大山鎮壓在心頭,隱約間,蕭易感到渾身的氣血都開始沸騰起來。

鎮定了心神,觀血戰沙場,蕭易的氣血也被勾動了起來,這一刻,蕭易感到,體內那一縷金黃的荒龍血氣,慢慢融化,如蠶絲般的血氣精華開始滲入四肢百骸,原本只是堪比血石部落普通十歲少年的體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強盛起來。

這是一種升華,在科技大時代,隨著機械發展逐漸退化的人類體質,在遠古歲月荒龍精華的融合下,再次綻放出了熾盛的光。

轟!

遠方,兩股強烈的氣浪衝天,浩瀚氣勢哪怕是三千青甲仙兵都無法遮掩,那是兩名血石族人,他們手握赤色戰矛,身體驀地拔高,筋骨齊鳴,眨眼間由八尺暴漲到丈二,深青色戰氣燃燒,磅礴的血氣升騰,彷彿兩口巨大的火爐,瞬間與那三名青甲仙族展開大碰撞。

三名青甲仙族,坐下異獸咆哮,水氣成箭,撕裂空氣,他們手握青色鐵槍,仙氣繚繞,冰冷殺氣凍結水氣,方圓數十丈,點點冰凌憑空凝結,朝著兩名血石族人破空激射。

「千夫長!」

山牆前,無數血石族人精神一震,兩兵交戰至今,兩大千夫長終於出手,此刻,兩人戰氣澎湃,撕裂長空,赤色戰矛迸射出丈長的深青色氣芒,粉碎冰凌,將三名仙族千夫長的殺氣瞬間切割。

血氣漫天,每一名血石族人都戰到發狂,他們渾身浴血,戰氣幾乎燃燒起來,百丈外,石雷與一名青甲仙兵激戰,青色鐵槍橫掃,一塊塊千斤巨石炸成齏粉,除此之外,還有十數名血石族少年也進入沙場,他們戰法稚嫩,卻血性滿腔,悍不畏死,十數名戰兵護持在四周,只放普通仙兵與他們交手,伍長以上全部阻隔在外。

石公曾經說過,仙兵伍長,需要貫通三十六條仙脈,對應人族三十六條天脈,百夫長需七十二條仙脈,千夫長則需貫通全身仙脈,凝聚丹田紫府。是以,一名仙兵伍長,足以殺死所有的血石族少年。

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蕭易觀想蠻象圖,青鱗蠻象鎮壓心神,金黃色的荒龍血氣持續滲透到肌體皮肉當中,那鮮血愈加鮮紅,每一息,都能清晰感到氣力在增長,這種感覺很玄奧,蕭易可以精準地知曉自己擁有的力量,藉助蠻象圖,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每一寸筋肉,皮膜,乃至骨髓。

點點金黃色的血氣滲入鮮血,滲入皮膜,滲入筋肉,滲入骨頭,乃至更深層次的骨髓,彷彿浸泡在滾熱的泉水當中,蕭易的肌體逐漸生出了一層玉質的光澤,乃至散發出來了淡淡的清香,只是這清香被四方血氣一衝,一下就消散了,根本無人察覺。

手中的斷槍越來越重,怕是足有兩百斤了,但是在蕭易感來,卻仍是比之前輕了一點,可以輕鬆揮動了。

「有正常血石族人的氣血力量了。」

蕭易眸光一凝,不過那一縷荒龍血氣的力量對於如今的他來說,仍舊是渾厚無比的,哪怕僅是髮絲粗細的一縷,對於科技大時代的人類來說,都足夠幾次脫胎換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