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人皇 >第四章仙與人為敵

第四章仙與人為敵 (1/2)

小說名稱《人皇》 作者:十步行  更新時間:2013-04-17 07:51  字數:3251

隨著老者的動作,霸王龍似乎也察覺到了危機,青色龍身每一片龍鱗都豎立起來,顯露出青色古樸的龍皮,淡金色龍尾嗡嗡作響,好像一口絕世天刀在蟄伏,金芒如流水,慢慢覆蓋了整條龍尾。

此刻,老者四人已經降臨到離地不足百米的天空上,那雪衫少年負手,盯著霸王龍的龍尾半晌後嘆息一聲,道:「你何苦抵抗,身為荒龍,雖然與龍族同屬祖龍血脈,但是百族並不認可你荒龍一族,你族之根基也在我人族大地,若是百族降臨,你荒龍一族也難以倖免,今日我等雖然乘人之危,卻也是被迫無奈,我四大王部鎮守北荒西域一條王者路,若是被打通成為永恆之路,將是我人族大禍。」

霸王龍淡金色的眸子冷冽,沒有任何回應,但是龍尾鏗鏘,若天刀在震鳴,已然說明了一切。

「動手!」

青衣劍王很乾脆,他眸光如劍,手中黃金戰劍綻放驚世鋒芒,黃金劍罡橫空,天地和鳴,整個天穹中都只剩下了純粹的劍吟聲。青衣劍王動手,雪衫少年也輕輕搖頭,他負於身後的手掌伸出一隻,這是怎樣的一隻手掌,晶瑩如白玉,細膩若凝脂,但是指節之間又稜角分明,鋒芒暗露。

嗡!

一聲輕吟,一口三寸長,銀白色的飛刀出現在其指掌之間,這飛刀上烙印雲紋,隱約可以照見穹天和大地,絲絲縷縷無形刀意迸射,鎖定了下方的霸王龍,而在雪衫少年的飛刀出現之際,無論是青衣劍王還是那鐵血老人,瞳孔深處都是若有若無地顯露出一絲忌憚之色。

「山河印!」

青衫中年沉喝,雙手划出一道道玄奧的軌跡,他懷抱之中彷彿容納五湖四海,天地山川盡在掌控,一方青色大印再次成形,覆壓數里,磅礴的氣勢撼動蒼穹,巨印落下,空氣寸寸爆裂,一道道虛空波紋蕩漾,恐怖的壓力瞬間降臨到霸王龍身上。

昂!

霸王龍怒吟,音浪滾滾,大地震動,一株株古木被掀飛,淡紅色光幕後,蕭易分明從其龍吟聲中感受到了一股不甘,憤怒,以及深深的不舍,這種情緒不需要去分辨,就自然傳遞到了蕭易的心中。

叮!

雪衫少年手中的飛刀消失,一道銀芒一閃而過,彷彿瞬移一般,消失在空氣之中。同時,天馬背上,那老者沉喝一聲,黑色大鉞怒劈,這一斧似開天闢地,無窮氣機瀰漫,一道道血色煞氣如虯龍游戈,籠罩龍洞四方。

噗!

瞬息之間,霸王龍眉心處,一道血光閃過,蕭易看到,前方的淡紅色光幕上,突兀的扭曲起來,那中心位置,一口銀白色三寸飛刀緩緩旋轉,最終耗儘力量,掉落在地,這是屬於雪衫少年的飛刀。

心中一驚,蕭易再看那霸王龍,在其頭骨之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碗口粗的血洞,潺潺的鮮血流淌,這血泛著淡金色。

昂!

霸王龍怒吼,音浪前所未有的巨大,似乎對於眉心的傷害毫不在意,但是淡金色的眸子中,金芒愈盛,幾乎在瞬間達到了極點,下一刻,它張口一吐,一團人頭大小的青色光球激射而出,這光球之上,有七顆淡金色的光點閃爍。青色光球一出現,一股氣勢似橫壓九天,猛地橫掃而出,雪衫少年四人神色同時一變。

「不好,是七星龍珠,它龍魂重創,要碎星搏命!」青衣劍王低喝。

不過霸王龍的意志太決絕了,以四人的修為也是阻止不及,只見那青色光球上,一顆淡金色光點轟然破碎,緊接著,六顆淡金色光點接連碎裂,隨著每一顆淡金色光點粉碎,霸王龍身上的氣勢就暴漲一分,七顆淡金色光點全部碎去,其一身氣勢遠超當初,氣息之強,令得周圍的虛空都扭曲起來,似乎不能承受這股力量,那青色光球也被徹底染成淡金色,周圍虛空蕩漾,如滔天大浪。

黃金劍罡粉碎,巨印崩塌,一道道血色煞氣被直接震散,化成血雨灑落九天。雪衫少年四人如臨大敵,眸光凝重,盯住那淡金色光球,霸王龍龍珠碎星換來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巔峰,氣息如淵如獄,最後一擊必然石破天驚。

咔嚓!

龍洞四方,一條條裂縫張開,無數蒼莽古木被吞噬,落石滾滾,地火岩漿湧出地表,而濃煙甫一出現就被龍威震散,空氣凝固,如粘稠的泥沼。

淡紅色光幕內,蕭易有一種錯覺,此刻,那霸王龍淡金色的眸子似乎看了他一眼,即刻,那淡金色的光球化開,一片金色流水覆蓋了淡紅色光幕,剎那間,龍洞口,那光幕金紅相間,一縷玄奧的氣息散溢開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雪衫少年四人措手不及,霎那間,四人的臉色無比難看。

「血脈神禁!」天馬嘶鳴,背上老者沉呼一聲,手中黑色大鉞錚鳴,斧刃寒光迸濺。

青衣劍王嘆息一聲:「我等機緣巧合捕捉到這頭七星荒龍的存在,此龍若非剛剛生產,修為驟降,巔峰之時我等四人聯手也未必可敵,此刻碎星一擊布下血脈神禁,除非荒龍血脈或者是大帝出手,其餘人皆不可入內。」

「或許還有一法。」

突兀的,雪衫少年開口道,他伸出一根晶瑩的手指,點向金紅光幕一角,青衣劍王三人眸光一凝,剎那間神光迸射,雖然這血脈神禁他們無法破去,但是想要看透卻並不費力,此刻隨著雪衫少年的指引,他們一下就看到了龍洞之中的蕭易。

「居然有人!」青衣中年微征,既而冷哼一聲,「怕是之前大戰之時誤入其中,一個凡人而已,氣運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