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264章行動!

第264章行動!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7-13 17:54  字數:5721

黃小龍在和Z市公安局局長苟火明通電話。

苟火明聽說黃小龍搞定了一個警花女朋友,也顯得有些八卦,追問了幾句,黃小龍稀里糊塗的搪塞了過去。苟火明這才問道。「那啥,小龍,你說的是啥案子?」

「一起販毒案。」黃小龍直接出口道。

「販毒案?!」苟火明本來還有些輕鬆的聲音,一下子就顯得略微有些凝固了。

販毒案,在刑事案件裡面,可是大案啊!

因為毒品對於社會的危害性,是非常大的。

「應該來說,是一起特大販毒案。」黃小龍平鋪直敘的說道。

「兄弟,這到底是咋回事?你是不是發現什麼線索了?」苟火明就顯得有些緊張了。因為前段時間,有一夥流竄的毒品交易團伙,到達了z市,非常猖獗的做了幾票,Z市警方圍追堵截,無果,還犧牲了一名刑警,這件事省公安廳都引起重視了。但是這伙流竄毒販,內部組織非常嚴密,分工明確,甚至還和Z市本地人有往來勾結,兼且具備極強的反偵察能力,要抓捕他們,難上加難。為了這個案子,苟火明沒少操心,甚至於,省公安廳還給他下達了死命令,在今年,必須破獲這起特大販毒案,將這個販毒團伙的成員,統統抓捕歸案。

省公安廳為什麼這麼重視這個販毒團伙?

嘖嘖,這幫傢伙不單單是在Z市作案,甚至在整個SC省,還有我國西南各省,犯案累累,手頭上沾了好幾條無辜百姓的命,有好幾名刑警和武警戰士,在抓捕這群毒販的過程中。壯烈犧牲了。

這伙毒販一天不落網,省公安廳就寢食難安!

現在,苟火明一聽黃小龍說是販毒案,他一顆心就提了起來,也就產生一些敏感的猜測,心想,難不成,小龍是發現那個流竄販毒團伙的線索了?

「哥,這個案子,牽涉到了Z市本地最大的毒梟。許雄。」黃小龍又扔出一個重磅炸彈。

「什麼?!許雄?!!!!」苟火明直接跳了起來。

許雄是Z市本地最狂,最猖獗,最臭名昭著的毒梟。苟火明在做Z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的時候,許雄就已經惡貫滿盈了。當時苟火明就立下過軍令狀,一定要把許雄這顆毒瘤拿掉。但是,許多年過去了,苟火明已經從刑警大隊隊長,升遷到了市局局長,也進了市委常委。但依舊拿許雄沒辦法。任其逍遙法外。

不是說不想抓,而是許雄太奸詐了,太有手段了。

那貨狡兔三窟不說,手下還有很多類似於古代死士的馬仔。有好幾次都是手下馬仔把罪行給扛了,替許雄吃了槍子。

而且Z市警方從來沒有抓到過許雄的現行。

如果能抓到許雄,苟火明就算是了了當年的一樁心愿,也算是為Z市的社會治安。做出了自己應有貢獻。

許雄一拿掉,Z市的毒品流通量,至少會減少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

「小龍~~~~咋~~~~咋回事?」苟火明聲音都顫抖了。

「是這樣的,根據我和我女朋友連夜的監視,許雄和一群神秘的毒販,將在近幾天進行一次毒品交易。我聽說許雄是Z市最大的毒梟,BOSS級人物,能夠讓許雄親自出面進行交易的生意,肯定是非常非常大的……」黃小龍冷靜的分析道。

「啊!!!!是那伙外地流竄的販毒團伙,和Z市最大的毒梟許雄合作了!!!!!!!他們果然合作了!!!!!!!」苟火明震驚的吼叫起來。情緒有點失控了。「小龍,你得到了什麼情報?你趕緊到市局來一趟!要不然,我親自過來找你!」

「呃~~~~哥,你先別激動。淡定,淡定。」黃小龍連番道。「是這樣的,昨天晚上,那伙毒販已經親自登門,偷偷監視過我了。我女朋友可能是引起那些傢伙的注意了。不過,我和我女朋友合作導演了一場戲,把他們忽悠住了。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他們很可能在今晚,或者明晚,進行交易。現在我過來市局,已經沒用了,我相信警方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布置好抓捕行動。火明大哥,你得知道,我住的地方是雙喜街,本地住戶就有上千人,再加上夜宵攤上流動的食客,每晚的人流量是好幾千人,周末人更多,你想想,他們選擇在這種地方交易,就是為了關鍵時刻利用雙喜街雜亂的環境逃匿。」

「什麼?!他們在雙喜街這種地方交易?太狡猾了!實在太狡猾了!」苟火明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了。「今晚,或者明晚,就要進行交易了?」

也是,對於毒販來說,在雙喜街交易,比在什麼酒店,什麼郊區倉庫交易,安全了不止百倍!

你說在酒店交易,警方只要把酒店的各個安全通道,出入口,全部控制住,然後武警戰士扛著衝鋒槍就可以破門而入抓人。酒店對面還可以弄幾個狙擊手。但是在雙喜街這種繁華的地方交易,那變數就太大了。你要考慮到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一旦警方介入,在抓捕的過程中,和毒販發生槍戰,那人民群眾被禍及的可能性,就太大了。而且毒販隨隨便便,就能夠抓到人質,和警方對峙!談判!

如果事先出動警力,混進雙喜街夜市,那需要多少人手?尼瑪,沒有幾百個警察,恐怕是維持不過來吧?

既然毒販那麼狡猾,一下子出現幾百個便衣,那他們豈有不發現貓膩的道理?

現在苟火明滿頭滿臉都是冷汗,他從參加警察隊伍以來,親自主持破獲的各種刑事案件,惡性刑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