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226章大賭場

第226章大賭場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6-07 00:15  字數:3636

黃小龍有些惱火的把電話給掛了。剛才和那個陌生手機的通話,讓黃小龍心中煩躁不已。什麼晚上9點之前,必須趕到南湖什麼什麼地方…去死吧!這年頭,忽悠人的騙子越來越多了。因為黃小龍這幾個月接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電話。什麼因為販毒已經被公安機關盯上,讓他去投案自首;什麼他在廣東某某市強姦婦女的犯罪行為已經被當地警方掌握了確鑿的證據;什麼在超市裡面偷女性內衣的視頻已經被公安機關掌握……反正騙子太多了。最開始接到這些電話,黃小龍還會和對方聊幾句,後來乾脆直接不聊了,直接開罵。

草草的吃過午飯,黃小龍就下載了幾部藝術片觀摩了一下,然後躺在沙發上睡覺。在桑拿浴中心開業之前的這段時間,黃小龍還是比較悠閑的,裝修費已經湊夠,手頭上又有閑錢,啥事兒都不焦愁,吃飽喝足就睡,有時間就找自己的女人們做做運動,真箇是皇帝般的日子啊!

………………

南湖區。一個不對外開放的私人會所。

這個私人會所格調十分的神秘,低調。Z市本地的上流圈子,也鮮有涉足其中。只不過每天會有許多外地車牌的豪車,悄無聲息的開入這個私人會所。有時候,有的豪車會在這裡逗留十天半月。

在這個私人會所的一間辦公室里。一個中年男人手裡握著手機,面部表情極為僵硬。

辦公室里有幾個年輕人異口同聲道。「華陽哥。怎麼了?那小子怎麼說?」

「媽的!我靠!」中年男人直接將手機猛地摔在地上,然後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他媽的。竟然罵我傻逼?好,很好,這個小老千,老子要玩死他!一定要玩死他!」

辦公室里的幾個年輕人都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彼此都是茫然失措的表情。心裏面都在想,不是吧?這麼拽?居然罵我們華陽哥,我們華陽哥可是三小姐手下頭號大將啊。這尼瑪也敢罵?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年輕人。規規矩矩的道。「華陽哥,李先生三天時間已經輸了3億多港幣了,他賬上已經沒有錢了,現在他要求賭場方面借1億RMB給他翻本,這……」

華陽哥站了起來,揮了揮手道。「借給他。他老頭子再過幾年估計就要壽終正寢了,到時候。作為李氏家族的長子,他繼承父業是順理成章…李先生這種人,咱們得往肥里養,他要借多少都借給他。」

「是,華陽哥。」那個年輕人立即退了出去。

很快,又有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對華陽哥微微欠了欠身子道。「華陽哥,有幾個歐洲過來的客人,要求我們對今夏的歐洲冠軍聯賽決賽階段的比賽開出賠率。他們想賭外圍。」

「賭球?」華陽哥蹙了蹙眉。「今年歐冠的比賽形勢怎麼樣?」

「唔…華陽哥,我不看足球的。」那個年輕人弱弱的回答道。

辦公室里另外一個年輕人就介面道,「華陽哥。今年的歐冠,熱門球隊是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

「不是吧?兩支德甲球隊?那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那呢?」華陽哥躑躅道。

「這個……這個只是我個人的看法而已。」那個年輕人就趕緊解釋道。

「那啥。這件事聯繫一下歐洲的專業博彩公司,和他們進行合作。」華陽哥吩咐了一聲,然後右手伸出去,兩根手指夾了一夾,立即就有一名年輕人將雪茄奉上。

華陽哥非常牛逼的叼著雪茄走出辦公室。

會所2樓。

厚實的紅木門兩側,各站立一名神色彪悍,身高接近2米的黑人保鏢。他們看到華陽哥之後,都用蹩腳的招呼道。「華陽哥。」

「恩。」華陽哥矜持的點了點頭,示意黑人保鏢把門打開。

黑人保鏢拉開紅木門。

立時,就有一陣很奇怪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

那是一種很複雜的聲音,撲克牌,骰子,牌九,老虎機,以及各種儀器轉動的聲音。然後還混雜了尖叫,大笑,懊惱,嘆息,種種情緒化的聲音。

華陽哥臉上顯現出來一種很有成就感的表情,直接帶著幾個馬仔走了進去。

他們站在2樓的樓梯過道上,往下面看去。

下面赫然是一個金碧輝煌的賭場!

一個足足有上千平米,不,數錢平米的賭場!

這裡的格調和設備,簡直和澳門新葡京賭場如出一轍,不遑多讓!

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男男女女,穿梭行走在賭場里。有的坐在百家樂的桌子旁邊下注;有的圍在賭大小的桌子旁邊輕聲吆喝;有的則在賭俄羅斯輪盤;這些客人中,有內地人,有港澳台過來參賭的客人,還有歐洲人,美洲人,黑人……甚至還有一些演藝界的明星,導演;還有NBA的一些球星……

除了各式各樣的客人之外,還有手法利落的荷官,穿著制服彬彬有禮的侍應生,穿著性感晚禮服的艷麗女郎,穿著兔女裝的少女,壯碩高大拿著對講機的黑人保鏢……

這裡是天堂!同樣,這裡也是地獄!

那些大面額的籌碼,不停的在每一張賭桌上翻滾著,歡笑著,跳躍著;一群歐洲人圍著一張賭大小的桌子,看到荷官第12次開出大,他們一起發出懊惱的噓聲;一張百家樂的桌子旁邊,一個從香港來的胖子輸急了,把所有籌碼輸光之後,從口袋裡掏出一疊港幣,直接仍在桌子上;一個中年人在一張21點的賭桌上,贏了很多很多籌碼。然後直接塞了一把籌碼在一個兔女裝女郎的胸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