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202章一巴掌抽暈!

第202章一巴掌抽暈!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5-24 01:05  字數:3795

黃小龍是黃偉的堂弟,因此他要去醫院探望一下黃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大伯和嬸嬸面前保證了不會衝動之後,大伯和嬸嬸也就起身領著黃小龍出去了。

福全縣人民醫院。住院部。

4樓。

黃小龍在4樓外科的一間普通病房中,看到了自己的堂哥黃偉。

黃偉躺在靠窗的病床上,看到爸媽和黃小龍進來探望,他趕緊撐起來坐好。擠出一絲微笑。「小龍,你怎麼來福全縣了?過來坐,過來坐,好久不見了呢。」

黃小龍觀察了一下,發現黃偉只是在頭上纏著一層繃帶,臉上有幾條短短的傷疤,已經縫了針;手腳看起來都沒有什麼大問題;胸口綁著繃帶。

黃偉的氣色也還是不錯的,只不過眉目之間堆積了很濃的擔憂。那是一種闖了禍之後憂心忡忡的表情。並不是身體病痛傷勢的表現。這說明,黃偉身體已經沒事了,現在有的只是心事。

「堂哥~~」看到堂哥傷勢並不是很嚴重,黃小龍心中頓時放鬆下來,就笑著走了過去,在病床前面的凳子上一坐。「沒問題吧?」

「哎~~~~頭上被砸了一下,縫了8針,胸口被打腫了,敷了葯,纏了繃帶,其他倒沒什麼…」黃偉自嘲一笑,欲言又止的看了看黃小龍。

「堂哥,事情的經過,大伯和嬸嬸已經告訴我了。其實嘛……別怕!怕個毛啊!剛才我擔心你被人打殘了,現在看到你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還蠻不錯,我也就放心了,至於其他的,你根本不需要害怕。」黃小龍就掏出軟中華香煙,遞了一支給黃偉,「能抽煙吧?」

黃偉依舊心事重重的,哆哆嗦嗦的接過香煙,黃小龍給他點燃火。黃偉深吸了一口煙。才憋屈的道。「小龍,我現在才明白,一個人在社會上,必須有關係,有人脈,才不會被人欺負。你看看我,明明是被人欺負了,可到頭來。還是要賠錢才能把事情處理下來。說理都沒地方說去。」

隔壁病床上坐著的一個中年男人就插嘴道。「小夥子,你這是倒霉,你惹了不該惹的人。那些人可都是有背景的,黑白兩道都有人。說句不該說的話,這次啊,你不出點錢,還真是搞不定!」

「呵呵~~~~」黃小龍就不屑的笑了笑,「什麼是不該惹的人?我看也沒什麼。如果對方真的有什麼過硬的關係,就不可能到辦證大廳排隊辦護照。無非就是只知道欺負老實人的小混子,王八蛋。」

黃小龍來醫院之前就理了理頭緒。和堂哥發生爭執。並動手打堂哥的那個傢伙,當時是在辦證大廳插隊辦護照。事實上。真要是在社會上有不錯的人脈,在福全縣公安局有關係,那根本用不著去插隊,辦個護照,還不是打個招呼的小事?

就拿黃小龍來說,他和匯東新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劉局長的關係很鐵,如果他要辦護照。只需要把相關資料交給劉局長就oK了。哪裡用得著去辦證大廳?

隔壁病床那個中年男人立即眼皮子一翻,陰陽怪氣的道。「你是說得輕巧,吃根燈草。現在嘴巴硬沒有用!那些人來的時候。你硬硬看?不知道天高地厚!」

「關你屁事~~」黃小龍忍不住高聲道。

黃偉趕緊息事寧人道。「好了,好了,小龍,這件事也沒什麼,出了錢就解決了。算了,能夠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大事。我就當替這群孫子白打了幾年工。人倒霉了,真的沒辦法。」

看黃偉的態度,他是準備妥協了。

「我暈,堂哥,你就這麼軟弱?」黃小龍輕聲的嘀咕了一句。不過轉念一想,一個社會底層的家庭,遇到這種事情,除了妥協和退讓,還能做什麼呢?連同歸於盡魚死網破的資格都沒有呢。

「哎,小龍,不是我軟弱,實在是鬥不過人家。」黃偉無力的嘆息道。「小龍,我跟你說,我住院這段時間,也通過一些朋友打聽過了,那天插隊,並帶頭打我那個傢伙,叫做『鍾大漢』,是這片街區的混子,很有名氣的流氓,據說開著一個專門放水的公司。小龍,放水就是放高利貸的意思。有本事放高利貸的人,簡單么?而且他本身和這個街區的派出所也有點關係。據說他有好幾個兄弟在派出所裡面當協警。」

「呃?放水的流氓?協警?」黃小龍直接一愣。搞了半天,是派出所協警的關係?

黃小龍知道,協警的定位是「輔助」警力,屬於專業的群防群治隊伍,不具有行政執法權。在機構性質上,雖然協警隊伍屬於財政補助性事業單位,但它不是一級授權聯防隊。協警必須在在編民警的帶領下開展各項工作。在涉及需依法定職權才能完成的任務時,只能由在編民警完成,協警僅起輔助作用。從法理上講,協警擁有的只是權利而非權力,此權利與一般公民所享有的沒有差別。

當然了,對於一般的社會底層老百姓來說,協警也屬於惹不起的存在了。

和堂哥勾兌了一番,黃小龍心裡也有數了,就笑眯眯的拍著黃偉的肩膀道。「沒事沒事,一點小問題,那啥,別動不動就想著賣房子。對了,堂哥,我聽說你那個女朋友,因為出了這檔子事,也要和你吹?」

「哎~~~~」黃偉神色一黯。「可不是。本來已經談好了,我去德國學習回來,就去登記結婚。可是出了這檔子事,她和她媽就一起來醫院找我。談分手的事。估計是因為我惹了勢力大的人,她們一家人怕以後遭報復。還有就是鍾大漢可能給我廠里的管理人員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