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95章瘋狂撈錢!

第195章瘋狂撈錢!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5-20 23:40  字數:4872

黃小龍感覺有些心寒…

尼瑪,本來嘛,黃小龍覺得自己籌措了近千萬的啟動資金,又拿下了一個數千平米的樓面,手裡邊還有300多萬的閑錢,這已經非常不錯了。可現在,謝大力工程師過來現場勘測評估之後,告訴黃小龍的三個方案,都需要用大把大把超出黃小龍身家的錢去實現啊…

尤其是第三個方案,太離譜了,裝修下來,居然要2000萬rmb!

「那個…」黃小龍遲疑了一下,然後道,「謝工…你讓我好好考慮考慮,如何?」

「嗯…黃先生,是這樣的,請您明天上午過來看看我們做出來的三種效果圖吧。這樣會讓您在選擇的時候,更加直觀一些。」謝工就笑著說道。

「那行。明天一大早,我就過來。」黃小龍一口答應了下來。

結束了和謝工的通話後,黃小龍悶悶不樂的躺在客廳沙發上出神。毫無疑問,對於黃小龍來說,現在最急需的就是資金了。

錢啊!

樓面已經買下來了,錢也交了,瑪麗姐那邊的項目,黃小龍也同意了下來。正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黃小龍基本上是沒退路了,硬著頭皮也要上了!

就在黃小龍為錢發愁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黃小龍從沙發上跳起來,開門。

是嚴凱。

是膘肥體壯穿了條很風騷的沙灘褲,脖子上一條狗鏈子般粗細的金項鏈。手上戴著周大福許願珠和山寨浪琴手錶,手裡還握著一部iphone4s的暴發戶打扮的嚴凱。

「小龍。俺來啦…商量點事兒,商量點事兒。」嚴凱就嬉皮笑臉的招呼道。

「進來再說。」黃小龍把嚴凱迎了進來。

兄弟二人就坐在沙發上喝凍啤酒。

「小龍,我看你悶悶不樂的,出了啥事么?」嚴凱察言觀色的說道。

「也沒什麼。」黃小龍癟了癟嘴,旋即道。「對了,最近你和老彭找到活兒了么?」

「那啥,小龍,今天過來。就是和你商量一下工作方面的事。」嚴凱朝黃小龍擠眉弄眼的說道。「我和彭老師找到一個比較可靠,而且油水比較多的局。就在農貿市場那邊,有一個賭檔,是農貿市場一群比較大的菜販子組的局。玩的是扎金花。一晚上下來桌面上也有好幾十萬的現金流動,而且最近有幾個鋼材老闆也入局了,昨天晚上我和彭老師混進去了。觀察了一晚上,桌面上的輸贏已經近百萬了……怎麼樣。小龍,搞不搞?」

現在黃小龍,嚴凱,斷指彭老師,儼然就是一個老千團隊,由彭老師和嚴凱去負責找活兒。不過最終拍板還得看黃小龍。

黃小龍點燃一根煙,眼睛微微眯縫,就流露出來一種很老練的眼神,「這是個什麼樣的局?具體規則是什麼?」

嚴凱的表情也變得極為認真,一絲不苟。「就是一群菜販子和幾個鋼材老闆自發組成的局。沒有暗燈。也沒有保鏢。場子里只有幾個混混打手。玩的也就是一般的扎金花。沒有太特別的規則。這是彭老師通過圈子裡的關係找到的一個肥局,據說彭老師曾經幫局裡一個菜販子贏過不少錢。彭老師的意思是。咱們三個人入局,那個菜販子做內鬼。搞錢。」

「那我明天親自過去看看再說。如果可以的話,就搞吧。」黃小龍眼睛裡面就滾動出來一抹亢奮。就猶如一頭獵豹看見了鮮美獵物時候,所表現出來的亢奮。

嚴凱也激動得直搓手。

兄弟二人又不著邊際的商量了一番。最後黃小龍叮囑道。「凱子,這段時間你和老彭勤快點,多找點活兒,咱們爭取每天晚上都有活可干。麻將,牌九,紙牌,骰子,反正能撈錢的局,只要水不太深,咱們就都去試試。」

黃小龍現在是很需要錢的,而且他並沒有太多賺錢的手段,因此只能寄希望於利用市井無敵的千術,去打場子掙錢了。

而事實上,賭博也是極為快速的賺錢方法。一夜暴富的傳說不勝枚舉。

當然,黃小龍的原則還是沒變…只搞市井裡面的局,不去專業的賭場。就市井裡的局,即便出了意外,黃小龍自信還是能夠搞定的;而專業大型的賭場,水太深了,黃小龍可不想惹禍上身。

反正把裝修樓面的錢掙夠,就收手不幹。

至於黃小龍所掌握的其他賺錢的方式,則暫時不做考慮。譬如模仿董其昌畫畫,雖然黃小龍能夠做到以假亂真,可贗品就是贗品,沒有歷史價值,偶爾畫一幅,兩幅流通出去,的確是能夠賣到不錯的價錢,但一旦量產,那就沒意義了,和流水線的手工產品沒啥區別了;而治病的話,黃小龍醫術並不是非常高明,一時間也不可能找到願意動輒出幾十萬上百萬找他看病的患者。

雖然還剩下5個技能點,不過經歷了那天晚上被綁架的事件,黃小龍深深的知道,好鋼用在刀刃上的道理,切莫胡亂使用技能點,最好是在關鍵時刻,有針對性的耗費技能點去學習近乎臨危救命的技能,這才是王道。因此黃小龍是不可能挖空心思打那5個技能點的主意。

最後最後,就剩下千術了。

得了,千術就千術吧,反正撈錢最快。

送走了嚴凱之後,黃小龍也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黃小龍就打車去了五星級酒店。謝工的房間。

謝工的確是個名副其實的工作狂。黃小龍到達他房間時,這貨已經坐在筆記本電腦前工作了。左手拿著一瓶牛奶,右手捏了一根豆漿。一邊吃一邊用油膩膩的手敲打鍵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