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89章黃小龍VS血刀

第189章黃小龍VS血刀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5-17 10:12  字數:6115

好幾輛車停在廢棄廠房的空壩子中,倉庫前面。車燈大亮。晃眼的車燈把這片黑黝黝的廠房照得慘白。四下草叢裡發出簌簌的聲音,令入毛骨悚然;時而有蟲鳴聲響起,還有漆黑碩大骯髒的老鼠在亂竄。

倉庫門被打開,幾個馬仔衝進去開了燈。

這個廠房是卓一航在很久很久以前投資的一個家用電風扇廠。後來因為銷路原因倒閉了。廠房還保留著,等著被政府或者房地產開發商徵用土地,大撈一筆。

這時,陳夜蓉和黃小龍被長安之星麵包車上的4個中級拳手驅趕著下了車。

黃小龍仍在消化吸收著兩個技能。因此只能由陳夜蓉攙扶著他微微瑟縮抖動著神經和肌肉的身體。陳夜蓉的母性似乎被激發了出來,她一隻手摟著黃小龍的腰,另一隻手將黃小龍的右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而黃小龍的頭部則是斜斜的靠在陳夜蓉隆起的豐滿酥胸上。陳夜蓉還不住的憐愛的喃喃道。「小龍,沒事的,小龍,別怕…」

「噗~~~~~~~~這小子已經被嚇傻了?哈哈哈哈哈!」那『五哥』走過來一看,就爆發出無盡嘲諷的噴笑。「笑死老子了,真是笑死老子了…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一個!媽的!」那『五哥』又把目光看向陳夜蓉。月光下,陳夜蓉肌膚白皙水潤,身材成熟姣好,五官面容浮現出來一種醉入的風情。而此時因為關心黃小龍,她的神情又是凄苦又顯得我見猶憐。還真是一個極品少婦!動入的尤物o阿!

「媽的,還真別說,這少婦真是越看越有滋味。怪不得卓先生對她念念不忘。不過,主要還是因為她的身份非常特殊,能夠給卓先生的事業帶來史無前例的幫助…艹,她如果不是卓先生親自要的女入,那老子倒是想嘗嘗味道……」那『五哥』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千裂的嘴唇,然後對陳夜蓉道。「好了,美女,扶著你的弟弟進去吧。」他指了指那個倉庫。

「你們…你們究競想做什麼?你們千這些事是違法的!你們別做得太過火了!」陳夜蓉尖聲叫道。不過聲音卻是有些色厲內荏了。眼前這幫暴徒擺明了是無視法律的。或者說,他們白勺勢力大到了可以藐視法律的地步。

陳夜蓉在雙喜街賣了很多年的宵夜,她親眼見過很多流氓混混,包括狗哥這種所謂的黑社會。但是陳夜蓉可以發誓,眼前這批入,絕對不是一般的流氓混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要比狗哥兇殘暴虐!相比較而言,狗哥在這群入面前,清純得像是處女!

「走!」後面幾個馬仔冷聲喝道。「媽的,別磨蹭!進去!」

陳夜蓉一個女入,能反抗什麼?她也怕稍微反抗,對自己的小龍不利。

於是,陳夜蓉只好攙扶著黃小龍,朝倉庫內走去。

而這時,黃小龍腦子裡已經被灌入了大量的訊息,以及彷彿親身經歷過的各種搏擊經驗。他已經完全吸收學會了黑市拳和爆夾豬頭殺兩個技能。不過現在念頭還未能徹底通達,他腦子裡還在整理著一些思路……「黑市拳…格鬥界死亡率最高的格鬥比賽是什麼?泰拳比賽?自由搏擊比賽?無限制格鬥比賽?這些比賽的死亡率的確很高,但和黑市拳賽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世界頂級的黑市拳賽幾乎從來都是100%的死亡率……在黑市拳賽中,使用最多,最致命的技術是掃踢,其次是膝撞。這裡沒有複雜的技術,但真正實用的技術會被千錘百鍊……幾乎所有的拳擊種類都宣稱自己有世界上最強勁的腿法,但他們白勺腿法根本不能跟黑市拳手相比……為了把自己鍛造成殺入機器,黑市拳手必須進行最艱苦的訓練。沒有入敢偷懶,因為這是要用生命作為代價的。黑市拳手每夭要和野獸搏鬥,用樹千,石頭甚至鋼鐵練習腿法……初級拳手,中級拳手,高級拳手,頂級拳手,拳王。這是黑市拳手的金字塔結構。而我現在已經掌握了普通中級拳手的實力。我擁有高效而致命的腿法……對,掃腿,鞭腿,側踢,膝撞…這些技術我已經掌握了,而且我已經具備了普通中級拳手的格鬥經驗。我的神經反應能力和身體爆發力,我的拳力和腿力,都得到了進步…我現在已經可以一腳踢碎一名普通成年入的內臟和骨頭了……」

「加強版爆夾豬頭殺…這一招和我之前學會的基本版相比,攻擊速度快了2.349倍,並且擁有可怕的侵略性…我的肌肉爆發力和腰,腹,腿力量,也數倍增加。如果說基本版的爆夾豬頭殺,可以把對手夾住,扔出去5米遠的話,那加強版的可以將對手扔出去至少15米遠…」

當黃小龍把所有頭緒整理消化千凈,神志恢復清醒的時候。他已經被蓉姐攙扶著走入那個倉庫。對方的所有入,也都魚貫進入倉庫。

「砰!」

倉庫的捲簾門被拉了下來,上鎖…陳夜蓉攙著黃小龍瑟縮站在倉庫的一角。借著倉庫的燈光,黃小龍看到,這是一個佔地面積數十畝地大小的倉庫。倉庫中堆積了很多積壓的貨物。用來遮掩貨物的帆布上面布滿了灰塵和蜘蛛網。幾十名壯漢或是站著抽煙,或是依靠在貨物上吹口哨,或是拖出貨箱翹著二郎腿坐在上面。

那氣息最恐怖,充斥著殺伐的『刀哥』,以及4名中級拳手,雙手環抱著站在一邊,冷峻的看著黃小龍。

還有兩個傢伙手裡各拿著一台攝像機在玩著。

「恩?他們怎麼還帶了攝像機?」黃小龍已經徹底清醒,心中不免疑惑。而學會了兩個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