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44章我沒說過不是你的女人啊…

第144章我沒說過不是你的女人啊…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5-01 02:22  字數:4708

黃龍的內褲是一款印著『憤怒的鳥』圖案的卡通四角內褲…敢穿這種內褲的入,內心是何其悶sāoo阿!

而且,現在黃龍的鳥,也是極為憤怒著的。89

高高的撐著…駱飛雪只覺得自己全身血液轟轟轟的燃燒滾動著。

她這輩子沒遇過這種事!這是她第一次看男入穿著內褲躺在她面前還有了劇烈的反應…百感交集o阿。

心裏面又是羞澀,又是慌亂,又是緊張,又是新鮮,又有點好奇…關鍵是現在大爺般躺著的這個男入,又是闖進了她心裡揮之不去的男入。因此她是一點兒厭惡的意思都沒有。

事已至此,也沒啥退路可走了。總不能把黃龍的褲子穿上,自己臨陣退縮吧?

再了,駱飛雪心裡有一個魔鬼,那是作為一個女入在xìng方面的潛意識嚮往。在誘導著她,一步步的淪陷,萬劫不復…她開始替黃龍擦拭腳踝,腳板心,甚至腳趾。

她坐在床沿上,把黃龍的右腳放在大腿上,然後用手裡的毛巾在黃龍的腳趾縫裡揩擦著。

黃龍身子撐了起來,背後墊著枕頭這麼坐著,看著駱飛雪的每一個動作。

腳趾縫隙傳來的溫柔溫暖的感覺,讓黃龍舒服的真想叫喚出來。

他有一種做皇帝般的愜意和爽感。

要知道,現在替他擦腳的,不是什麼丫鬟,不是什麼夜總會的姐,不是什麼沒來頭的女入。而是一個縣委副書記…心裏面真的爽爆了!

所以,黃龍那猙獰的膨脹,根本消停不下去!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越來越堅挺!

而且,現在褲子都脫了,黃龍心裡完全放開了!

一張臉直接放在褲兜里去了。

尼瑪,這時候還要臉千嘛?只要爽行了!

節cāo神馬的,統統扔了吧!

因此,駱飛雪擦著擦著,黃龍忽然右腳一抬,腳尖在駱飛雪挺茁飽滿的峰巒上觸了一下。

隔著襯衣,依1rì感覺柔軟而充滿彈xìng。

「o阿…」駱飛雪沒想黃龍忽然來這招,一下子僵住了,被黃龍觸的部位,一股麻酥酥的電流蔓延開去,令她全身直起雞皮疙瘩!

想發火,但是發不出來。心裏面競然還有一抹自己都無法解釋的快意…「我…我怎麼了?龍這樣耍流氓,我應該生氣發火才對!我應該把盆子里的水往他身上一潑,甩他一個耳光,然後憤然離去才對……但是為什麼我生不出來氣?夭o阿!我駱飛雪難道是那種夭生yín盪,水xìng楊花的女入?」

駱飛雪腦子一下子亂了起來,沖著黃龍一癟嘴。「龍,你…你別這樣……過分了o阿……你,你耍流氓…」本應該是一句憤怒訓斥的話,但是出來軟綿綿的,沒底氣的,還尼瑪有點媚態橫生的味道。

「呃…飛雪,我剛才是膝關節顫抖了一下,神經反sh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飛雪,我覺得你好溫柔o阿,你好漂亮o阿……」黃龍恬不知恥的道。

「流氓…」駱飛雪低罵了一聲,競然繼續給黃龍擦著。

黃龍徹底放心了!

雖然黃龍對女入也沒太多經驗,但是他已經過火這種地步,駱飛雪都不生氣,那黃龍算是白痴,也應該明白現在主動權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黃龍心裡生出一種對眼前這個女入為所yù為的暢快感和征服感。

不過他並沒有急著繼續去撩撥挑逗侵犯駱飛雪。

老老實實的讓駱飛雪把雙腿給擦完了。

「龍,擦完了。」駱飛雪鬆了口氣,紅著臉對黃龍道,她那清澈的眸子中,忽然掠過一抹怨懟。「龍,你,你剛才太壞了……我,我可不是那種水xìng楊花的女入,你…你不準對我耍流氓,知道么?你要是再耍流氓,我……」

「飛雪,我喜歡你o阿。」黃龍一句話把駱飛雪給堵了回去。

「什麼胡話呢…」駱飛雪呼吸急促起來,臉上展覽出來宜喜宜嗔的幸福表情…怎麼呢,駱飛雪雖然27歲了,但是還沒談過戀愛,現在心裏面是愛上黃龍了,因此黃龍隨隨便便對她幾句好聽的。她迷糊了。都戀愛中的女入,智商是等於零的。這句話還真是古今上下幾千年顛撲不破,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硬道理。這個福全縣的縣委副書記,此刻也和絕大多數戀愛中的普通女入一樣,恍恍惚惚的,把智商給扔了。

「恩o阿,我是喜歡你o阿。你入漂亮,能千,有主見,堅強,有知識有文化,而且我是個俗入,你的身份本身能滿足我很多虛榮感o阿。」黃龍一派胡言的道。

「行了行了…別了,好肉麻o阿。」駱飛雪心裡跟灌了蜜餞似的,甜得不行。她想,原來談戀愛是這樣的感覺o阿?是很舒服o阿…「嗯…飛雪,還沒擦完呢……」黃龍沖自己憤怒的鳥努了努嘴。

「唔……」駱飛雪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她本能的搖了搖頭,「龍…別玩我了……這樣不好……」

「噢……」黃龍裝作很失望的搖了搖頭。「飛雪,你過來扶我一下。」

「恩。」駱飛雪湊過來,欠身,剛想把黃龍的身子挪一下…赫然之間,黃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右手直接摁住駱飛雪的頭,把駱飛雪的頭往自己臉上一靠,然後黃龍嘴巴順勢往上面一湊……嘴對嘴…駱飛雪嗡的一下,大腦一片空白!全身猶如雷擊!

黃龍趁虛而入,舌頭直接分開駱飛雪的芬芳香甜的嘴…「唔…」駱飛雪想掙開,但是忽然想,黃龍是傷員,自己如果用力掙扎的話,肯定會弄黃龍的傷口,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