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42章你們當我不存在么?

第142章你們當我不存在么?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30 01:21  字數:3578

黃小龍看到駱飛雪現在的眼神,就忽然覺得,這種眼神和關靜,黃玲,很相似!

就是那種脈脈含情的眼神。aiyuelan

「呃……」黃小龍心裡一動,『莫非,這個處女愛上我了?不是吧,英雄救美,美女芳心暗許,這種橋段在當今社會,還那麼行之有效么?,

駱飛雪也沒繼續多說什麼,她接著把手裡的蘋果削好,遞給黃小龍。「吃個水果吧。」

「噢…」黃小龍接過蘋果,就開了句玩笑。「那啥,這可是縣委副書記親自削的蘋果啊,多少錢一個?哈哈哈,『,」

「你這人挺貧嘴的啊。」駱飛雪就橫了黃小龍一眼。那眼神沒有生氣的含義,還挺溫柔的。「在我面前,你別提什麼縣委副書記什麼的,我就是駱飛雪,你以後叫我『飛雪』吧。」

「好的。」房間里很安靜,沒開燈,孤男寡女的,黃小龍就感覺到一絲淡淡的曖|昧。恩,氛圍挺不錯的。他就拿著蘋果咬了起來。

駱飛雪在一旁看著黃小龍吃蘋果,很開心的樣子。

吃完蘋果,駱飛雪就趕緊殷勤的把蘋果核從黃小龍手裡接過來,連帶蘋果皮一起扔到垃圾簍子里,然後用紙巾替黃小龍擦嘴角上的蘋果渣。

「唔…我自己來吧。」駱飛雪的主動,倒讓黃小龍感覺有些不適應。而且一開始接觸駱飛雪的時候,黃小龍感覺這女人老是針對自己,過於的刻板嚴肅,針尖對麥芒的,可現在,又主動溫柔得過分……反差太大了。搞得黃小龍有些不適應。

「別動…你左邊身體根本動不了,做啥都不方便…」駱飛雪就輕聲道,「還是讓我來吧……」

她很是細心的替黃小龍打理著嘴邊的蘋果渣。不過,她顯然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而且她沒談過戀愛,不知道現在這狀況到底算什麼,因此她也緊張,但是心裡浮起一種這輩子從來沒有過的快活…暖洋洋的,心痒痒的。

兩人頭和頭,臉和臉距離這麼近,朦朧的夕陽中,黃小龍就看到駱飛雪那張美麗且英姿颯爽的臉上,盛滿了羞澀,緊張,開心,專註…

真的很美啊!

鬼使神差的,黃小龍腦袋突然往前一湊,嘴巴就飛快的在駱飛雪唇上親了一下,然後趕緊把頭挪開…

「唔…」駱飛雪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她沒想到黃小龍忽然來這麼一下!

突然襲擊啊!

這應該是駱飛雪的初吻了!第一次和男人嘴對嘴!

駱飛雪是什麼感覺?

害羞,甜蜜,心裡麻酥酥的,痒痒的,暖暖的,滿滿的全是幸福!

竟然沒有一點點生氣!

「天啊!我真的…我真的是愛上他了!我駱飛雪完蛋了!」駱飛雪心裡嚎叫了一聲。

黃小龍就嘿嘿嘿的尷尬的笑了起來,看著駱飛雪唇上印著的一粒蘋果渣,他心裡也裝載了一些曖|昧和心動。

不過吃不準駱飛雪會不會暴走。

「你這人啊,真會佔便宜…」沒想到,駱飛雪就這麼嘟囔了一句,然後就紅著臉跑去垃圾簍子那邊扔紙巾了。

「耶?一點不生氣的樣子…」黃小龍心裡就樂了。「看來還真有門啊!」

本身黃小龍經歷了這次生死輪迴,心智就發生了轉變,人也隨性豁達起來,再加上晚上一個人在這兒,也挺無聊的,更何況,駱飛雪這種級數的美女,對黃小龍的吸引力,還是蠻大的。

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男人都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看見美女,都想去征服就算征服不了,腦袋裡也會yy一下。

有的男人征服的女人多了,就開始換著花樣的玩,什麼蘿|莉啊,熟女啊,人|妻啊,嫩模啊……就好像是爬山,最開始爬一些海拔很低的山,慢慢就嚮往那種綿綿無盡的高山。

而,有什麼比征服一個女官員,一個美麗的女官員,更有成就感呢?

一想到她白天在人前人後威風凜凜,拒人於千里之外,掌控著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的生計晚上卻在自己胯|下婉轉承歡,嬌|喘呻|吟,忘乎所以的大叫著『老公』……

這尼瑪是多麼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就這麼隨便一想,黃小龍胯|下就有反應了。

他是左肩受傷了,那個部位可是一點也沒被波及的…

於是,黃小龍就裝模作樣的問了一句。「那啥,飛雪,今晚你啥時候回去啊?」

駱飛雪輕輕應了一聲。「我晚上就在這兒守夜了。沒問題吧?」

「守夜啊?不太好吧?我怕耽誤你的時間啊。」黃小龍裝著很為難的樣子。

「沒事兒。」駱飛雪又在黃小龍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反正我這幾天也是有時間的。」

「噢…那麻煩你了啊……」黃小龍嘿嘿的笑了一下。「那啥,飛雪,你唇上有粒蘋果渣,你處理一下。」

人家駱飛雪嘴唇上好端端的怎麼會有蘋果渣?還不是黃小龍剛才嘴上給直接弄上去的。

駱飛雪臉又紅了一下,趕緊抓起一張衛生紙擦了一下嘴唇。

「你在這兒守夜,你那個閨蜜慕容綺蘭,不會放心不下,過來找你之類的吧?」黃小龍就隨口問道。

「不會。我騙她,我就說今晚我回福全縣了。」駱飛雪脫口而出道。

「我暈?你好好的騙她幹嘛?那可是你閨蜜啊!」黃小龍訝異道

駱飛雪臉上就湧起一種說漏嘴的尷尬,然後想了一下,也沒啥顧慮了,直接道。「每次我過來看你,她也要跟著過來。今晚我本來就打算是過來守夜的,我怕她也跟著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