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26章送錢?

第126章送錢?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25 01:55  字數:5854

除了180度角把腿撐開之外,還有難度更大的動作?

尼瑪,這女孩兒要逆天了啊!

黃小龍腦子裡就支離破碎的閃爍出來一些蒙太奇般的片段。諸如一個曼妙的少女光影,金雞獨立,一隻腳支撐身體,另一隻腳筆直抬高到頭頂,然後一個猛男的光影就趁機啪啪啪;又如那個曼妙的少女光影嬌軀像是麻花般的把雙腿繞到雙肩處,無限誇大的暴露出來某個部位,然後那個猛男的光影又趁機啪啪啪…

這麼一瞎想,黃小龍下身就起了點反應。恰好安然又抬起那雙天真無邪清澈乾淨的眼睛看著黃小龍。「龍哥,你在想什麼啊?」

黃小龍趕緊雙腿微微一夾,很是尷尬的道。「沒什麼,沒什麼。下次你表演高難度的動作給我看看吧。」

「好啊。」安然很認真的答應道。

「噢…對了,安然,我聽說你是住在你同學家。我打個車送你回去吧,你同學家在什麼位置?」黃小龍不得不轉移話題了,要不然,內褲都會被撐裂啦…

這時候,安然忽然沉默下來。低著頭就往前面踟躕徘徊緩步行走。

黃小龍從後面看到安然苗條高挑的身形,在夜色中顯得格外無助和孤單。因此黃小龍就一蹙眉,趕緊跟了上去。「安然,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安然很明顯是個藏不住事兒的人。她慌慌張張的表情傳遞著一些難以啟齒的事情。

「安然,出了什麼事你就告訴我吧。」黃小龍的態度也相當認真。「我知道你家的事兒,我也知道你現在境況很糟糕。我沒別的意思,在能力範圍之內,我能幫就幫點。」

聽到黃小龍的話,安然的嬌軀窒了一下。然後她就抬頭一瞬不瞬的盯著黃小龍。她似乎是想從黃小龍眼睛裡。分辨出黃小龍這樣說的真實性。

安然是一個內向且不善交際的女孩兒,她沒辦法用對話來試探黃小龍是不是在忽悠她。因此她只能靠感覺,還有就是直視黃小龍的眼睛。她相信眼睛是不會撒謊的。

蓉蓉月光之下,兩人就在很近的距離之下,互相凝視著對方的眼睛。安然從黃小龍的眼睛裡看到了真誠。同時她也感覺到站在黃小龍身邊,會有一種很踏實很安心的安全感。就好像剛才在包間里,黃小龍衝進來護在她身前一樣。

在極短的時間內,黃小龍就得到了安然最大程度的信任。

因而安然那種審視的目光就變成了感動和溫柔的目光。但是她忽略了一件事。男人和女人在這麼近的距離內,進行目光遭遇,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忽然之間,黃小龍心裡就猛地湧起一種衝動。安然那雙裝載著青澀。天真,無助,純潔的眼睛,讓黃小龍忽然很想一把將她摟過來,好好的憐愛。這種衝動就像一股山洪從頭頂奔瀉下來,把黃小龍內心那道用道德和理智築起的籬笆沖得東倒西歪。黃小龍深深的知道這股突如其來的山洪會將他帶到那條路上去,但是他無意去冒犯這個已經非常可憐的女孩兒。而且黃小龍知道安然是一個純潔的處女,並不是那種可以隨便玩玩逢場作戲的女人。因此黃小龍就強行把自己從那種**的漩渦中拉了出來……

「安然,你到底遇到啥困難了?」

而,安然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和男人進行短兵相接的目光對視。恰好這個男人她並不討厭,甚至還很有一些好感,信任,感激。因此她的心跳也就是加速起來,全身像是過了一道電流。她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白皙的臉上就染上一層胭脂般的淡淡紅暈。她趕緊躲開眼睛,然後用很委屈的腔調。對黃小龍進行了一番傾訴。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

事情很簡單。安然的父親病逝後,家裡所有的一切,都被銀行收回抵債,就連安然本人的銀行卡,都被凍結了。她不得不從別墅中搬了出來。後來她住在幾個同學合租的房子里。

最開始幾天還相安無事。

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譬如有個同學的項鏈不見了。另一個同學的高級護手霜莫名其妙的少了半瓶。她們出奇一致的把懷疑的目光對準安然。要搜安然的包。安然自然不肯。說戧了,她們就對安然說了一些侮辱性的話。一氣之下,安然就搬出來了。

「我現在住在小時候住過的老房子里。」安然低著頭對黃小龍說道。然後補充解釋了一句。「是在郊區的一個青瓦平房。太破爛了,銀行沒要。我現在沒錢租房子,只能住在那裡。不過那裡也很不錯啊,很清靜,就是交通有點不方便。」

「哎…可憐啊。」黃小龍心裡哀嘆了一句。

看到黃小龍表情變了一下,安然心中一急,就連聲道。「龍哥,我真的沒偷項鏈和護手霜。」

「我知道,你肯定沒偷。你是個乾淨的好女孩兒,我相信你不是幹這種事的。」黃小龍就連忙安慰道。「你的那些同學,肯定是故意把你趕走。以前你家裡有錢,她們就巴結你討好你,口口聲聲和你是閨蜜,好姐妹。現在你沒錢了,她們自然看不慣你。這是個很正常的社會現象。算了,這些人以後你也不要理了。你住在郊區,這樣,我送你回家吧。」

「謝謝龍哥。」安然並沒有反對。

黃小龍叫了一輛計程車,和安然鑽了進去。

計程車行駛出了市區,進入黑黝黝的郊區。在坑坑窪窪的馬路上顛簸疾馳。

又開了一會兒,安然才道。「好了。到了。」

黃小龍讓計程車司機在路邊等他一會兒,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