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25章徹底完蛋!

第125章徹底完蛋!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23 21:19  字數:6015

關鍵時刻,劉局長終於現身。

蔣立為和幾個警員,動作一下子就僵住。

劉局長是匯東新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恰好是蔣立為的頂頭上司。

「唔…」蔣立為趕緊把手銬收了去來,點頭哈腰道。「劉局,您來了?這個,我在辦案。我在辦案。這傢伙毆打龍少,曹少,張少,而且還拒捕,襲警,罪加一等,是個刁民。」

「哦?向目擊證人了解過情況了么?到底是怎麼回事?」劉局長板著臉一絲不苟的說道。

「這個……」蔣立為一聽劉局長這句話,就知道今晚的事情又有變數了。

現在,蔣立為擺明了是替龍彪出頭,劉局長這麼莫名其妙的跑進來,本身就有些怪異了,畢竟這種打架鬥毆,是應該當地派出所處理的,犯不著讓劉局這種層面的人出面。

而且,從劉局長剛才的話里,任何人都能嗅出,他至少不是站在龍彪,曹登雲,張科這三個衙內這邊的。

「早就聽說劉局和龍區長不太對付,看來傳言不假啊。」蔣立為心裡透亮!不過,他是站好了隊的。他是龍副區長提拔上來的,雖然劉局長是他的頂頭上司,但在他心中,龍副區長的地位,明顯要高出太多了。況且,龍副區長明年很可能升遷到市委,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到時候蔣立為未嘗沒有水漲船高的機會!

在很短的時間內。蔣立為就權衡了利弊,果斷的對劉局長道。「請劉局長放心,我會處理好這個案件的!」

「哦?呵呵呵呵…」劉局長也是人老成精,他直接就知道了,這個蔣立為是擺明了要和自己對著幹了!

這就是官場中的站隊了。可以這樣說,今天蔣立為把劉局長得罪得越慘。臉皮撕得越破,龍副區長就越會看重蔣立為!

當然,前提是龍副區長能夠升遷。

這是一種賭博。

「好,好,希望蔣所長不要後悔。」劉局長臉色也陰沉下去。就不稱呼蔣立為『小蔣』了,而是直接稱呼他的官職『蔣所長』。

「今天我在,誰也別想帶走小龍。如果要把人帶走,行,在場的人全部帶回去!分開關押,單獨審訊!」劉局長極為強勢的站在黃小龍身邊。

「呵…」這時,龍彪就朝劉局長走了過來。「劉局。來,我們談幾句。你不給蔣所長面子,好歹也要給我老爸幾分面子吧?」

「呵呵,我可高攀不上啊。」劉局長皮笑肉不笑的道。「好了,龍少,你也別多說了,按照程序來吧,全部到所里去,我相信是非曲直,很快就能弄明白的。恩。目擊證人,全部都去。」說著,就看了那群保安和行政小姐一眼。

「我們願意去協助調查!」保安和行政小姐們,紛紛高聲叫道。

蔣立為和龍彪,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他們的表情都非常不好看。事情按照這樣子發展下去的話,明顯就對龍彪他們這幾個衙內不利!

就在這時……

「兒子!你怎麼樣了?」

包間外面。衝進來三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

區政府辦副主任張吉華;z市教育局副局長曹猛;匯東新區副區長龍國標。

三個區委的領導來了!

劉局長嘴角扯出一抹隱晦的冷笑,然後不動聲色的站在黃小龍身旁,遞了個眼色給黃小龍,讓黃小龍不要慌。

這時。三個領導就拉著自己的兒子在哪兒暴跳如雷的吼叫起來……

「登雲,你怎麼被打成這樣?」

「小科,你臉腫成這樣?誰幹的?」

「阿彪,你鼻樑骨沒事吧?血止住了吧?」

……

三個衙內,都是獨生子,從小生活在優越的家庭環境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來沒被人欺負過,只有他們欺負別人的份。而他們的父母,對他們可是溺愛得過分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可現在,一個個的被打得面目全非,這尼瑪還了得?

反了天了!

「老爸,我腰疼,你讓我坐會。腰太疼了,估計以後會落下點什麼殘疾。」龍彪就可憐兮兮的擠出眼淚對龍國標副區長說道。然後隱晦的附耳對龍國標說了幾句。

龍國標臉色劇變,然後抬頭看了看黃小龍。他眼睛裡的表情,就是那種『老子一定要整死你』的表情。

然後龍國標就對蔣立為命令道。「蔣所長,把人帶走吧。」

蔣立為故意看了看劉局長。

龍國標眼窩裡閃爍出來一抹隱晦的厲色,然後偽裝出來一臉笑容。「噢,老劉,你也在啊。」

「呵,龍區長你好。」劉局長不咸不淡的應了一句。

「老劉,這種小打小鬧的案件,就沒必要驚動你了。讓蔣所長處理吧!」龍國標笑著說道。

「還是按照程序來吧。公正處理。」劉局長一句話就把龍國標給堵了回去。

「恩?」龍國標眼角的肌肉就跳動了幾下。「老劉,這個保安經理,是你什麼人?」

「劉局長,你這是不給我們面子了!」這時,z市教育局副局長曹猛,以及區政府辦副主任張吉華,就跳過來疾言厲色的說道。張科是被打得最慘的,左右臉頰完全腫了,因此張吉華現在是激怒攻心。「我的兒子,我從小到大都沒打過,居然被你打了!今天,你不死都要蛻層皮!我張吉化保證,沒有誰護得住你!」他就陰惻惻的看著黃小龍。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他蛻層皮!」牟然,包間外面響起一把低沉而富有威嚴。並蘊含了惱怒的聲音。

緊接著,兩個威嚴深重的官員,就直接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