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21章放你媽的屁!

第121章放你媽的屁!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23 21:19  字數:5957

黃小龍很辛苦很辛苦的憋著笑。「劉局長,你把舌頭伸出來我看看。」

劉局長就很順從的伸出舌頭。

「恩,舌淡,苔白。這是腎氣不固。不過沒有白行長那麼嚴重。」黃小龍點了點頭說道。「能治。」

「太好了!」劉局長右手握拳,用力的揮舞了一下,就好像是破獲了一起很重大的案件。「小龍,治好後,能有多長時間?」

「呵呵…這個嘛。反正10分鐘以上肯定有。」黃小龍啞然失笑道。

「啊!10分鐘!」劉局長就激動的和白行長握了握手,互相勉勵了幾句。

就在這時……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黃小龍叫了聲『進來』。

陳三娃就探了個頭進來。「龍哥,安然的表演要開始了,你出來看么?」

安然,帝豪夜總會招來的模特。一個家道中落的富家女。青春,清澈,清純,美麗。還是處女。

她每天晚上8點半左右,都會在帝豪表演t台秀。這儼然已經成為帝豪夜總會的一道饕餮大餐。美麗的風景線。

「出去看看吧。看完再說。」白行長猴急的跳了起來。「那個安然真的是太漂亮了,身材太好了,而且,這女孩兒看著就是個乾淨的女孩兒,也有素質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處女。對了,小龍,等你功力恢復了,你就瞧瞧她是不是處。」

說實話,看過一次安然的表演,黃小龍潛意識裡對這個乾淨的處女還是很有點好感的,因此也就站了起來。「走,出去看看吧。」

三人出了辦公室,就和一群色迷迷的保安一起,站在二樓的過道上,往下面的歌舞表演台打望。

陳三娃湊了過來。「龍哥,昨晚上我找安然談了談。想讓她陪龍哥你吃宵夜,不過這丫頭膽子很小,嚇得連搖頭。龍哥,我聽說安然以前是個富家女,家裡面有錢,不過她媽死得早,她老爸就把全部的愛都放在她身上,對她保護得非常嚴密。基本上不允許有男人接觸她。也不允許她去接觸男人。現在她老爸掛了,她老爸的公司也破產了,她就變成了一個不諳世事,而且膽子很小,很害怕和外人接觸的女孩兒。她是被生活所迫,才到帝豪表演的。」

「呵,小龍,你想搞這個安然?」劉局長就笑著道。

「我……我沒有…」黃小龍愣了一下道。

「小龍,我生的也是一個女兒,我很明白父女之間的感情。任何一個做父親的。都會把自己的女兒好好保護起來。我女兒今年讀高中,她下課之後和男同學打電話。我都會直接把電話搶過來掛掉。呵呵呵,每一個做父親的,都是自私的。所以女兒出嫁的時候,哭得最凶的不是她的母親,而是父親。這個安然以前是個被保護得像是罐頭一樣的公主,不過現在就沒有人保護她了。她長得又是這麼漂亮,怕是要遭罪。」

「她也太不給我們龍哥面子了。不就是吃個宵夜么?龍哥你放心,今晚上,我老白幫你搞定她!」白行長開著玩笑說道。

「算了。她不答應就不要去勉強。」黃小龍隨意笑笑。「我無所謂的。」

隨著幾人的談話,t型台上打出一抹絢爛的強光。(最穩定,表演開始。

這一次,就不是一般的模特走秀表演。而是經過精心設計和策劃的表演。

只見,在舞台正中,緩緩升起一張紅花梨木的官帽椅,椅子上,一個清純絕美的女孩兒,穿一身大擺寬袖的旗人服裝,服裝的面料以飽滿的黑紅相配,她手上輕執一把精緻的團扇,團扇以清白的薄紗織成,再搭配了女孩盛裝之下的桃花粉面和纖纖玉手上的一隻翠鐲,在舞台奇幻的燈光下,給人感覺竟如一幅重彩暗調的油畫。

是安然。

太美太美了。

在江南水鄉意境的小調中,安然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娉婷的在舞台上踩著碎步走著。

隨後,她取了一把淡黃的油紙傘,舞台上開始細雨飄揚,片片杏花灑落,安然撐傘漫步,清麗得像是一個不染塵埃的仙女走在浪漫的西子湖畔。

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如果這裡有文人,一定會為她吟詠,把她送進詩詞歌賦里,讓那些痴情的詩人為她日夜守望。

黃小龍和白行長,劉局長,看完了一整場表演,才回味無窮的回到保安辦公室。

「小龍,這個安然就是個小妖精!你搞不搞?你如果不搞,等我病治好了,我就要下手了。」白行長齜牙咧嘴的說道。

黃小龍本能的道。「白行長你不要下手。她這麼清純,你不要傷害她。」

「哈哈哈哈……老白,你沒看出來么?我們小龍,還是想搞的。哈哈哈……」劉局長大笑起來。

「哈哈哈,朋友妻不可欺,恩,我懂我懂。」白行長連連點頭。

開始治病。

黃小龍讓白行長先躺在沙發上。「白行長,我這裡有一個簡單的指揉法,現在就給你按摩一下。劉局長,你在旁邊學著。等你學會了這個指揉法,以後你就和白行長互相按摩。至少要堅持三個月。」

「行。」劉局長點了點頭。

然後,黃小龍就在白行長的氣海,關元,中極,足三里,三陰交,湧泉穴,按摩了20分鐘。

「啊熱乎乎的,暖洋洋的……小龍,好舒服,我感覺我的下體被一種熱氣包裹著……好舒服……哎呀,這是不是在滋養我的下體?」白行長舒服得直哼哼。

「恩,白行長,現在你起來,我給劉局長按摩,你也學一學按摩的手法。以後你們互相按摩,堅持不懈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