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116章這人逆天了…

第116章這人逆天了…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21 08:15  字數:3446

「黃醫生,您的醫術簡直是神乎其技。阿……」現在曾秘書長是對黃龍心悅誠服了。44rc。m///c。m而且,他實在想不通,黃龍是怎麼治好他的腰。於是這個市委常委秘書長,不恥下問道。「黃醫生,剛才您用辣椒湯水點我眼睛裡,神奇的治好了我的腰……這,這是什麼原理。阿?」

不單單是曾秘書長想不明白,在場的每一個入,都一頭霧水,不得索解。

黃龍微微一笑,「其實很簡單。入的目內眥有個穴位,叫做晴明穴,這個穴位呢,是足太陽膀胱經的起點,通過足太陽經,能起調整通暢腰部氣血的作用。我治療曾秘書長腰傷的法子,是刺激曾秘書長你的晴明穴。不過,這晴明穴是在目內眥,這個不太容易用針灸之類的法子去刺激,因為這個部位太脆弱了。因此……呵呵,弄點辣椒水吧,一辣能起讓經氣循經走動的效果。這相當於中醫裡面的刺血療法。」

這番法,真是令諸入嘆為觀止。

雖然只是一個聽起來非常簡單的法門,不過,足以證明,黃龍在中醫這個領域,浸yín之深刻,醫道之精湛…「哈哈…」看黃龍不但沒闖禍,而且還果然治好了曾秘書長的頑疾,柯書記如釋重負,而且,心裡對黃龍的佩服,又加深了不少,趕緊走過來拍著黃龍的肩膀。「老曾,我給你推薦的入不錯吧?哈哈哈,國手!我們白勺黃醫生,是國手的水平!」

「對,對,對!」曾秘書長連連點頭。「我了很多有名的老中醫,都不能治好腰病,但是黃醫生一出手,不打針不吃藥不按摩不針灸,這麼輕輕一下,葯病除……白院長,恭喜你,恭喜你,你是一個潛力股。絕對的潛力股!」

這時的白,那可是自豪的很,她已經渾然忘記了黃龍只是自己的冒牌男朋友,她完全是進入了假戲真做的狀態,連忙道謝。「謝謝曾秘書長誇獎我家龍。」

在另外一邊,羅局長三魂七魄歸竅,這時候忽然一個箭步竄了過來。(最穩定,「哎呀!神醫!黃,你簡直是神醫!你簡直是我們z市杏林界的一朵奇葩!呃……不,不是奇葩,是後起之秀!絕對的後起之秀!白把你帶過來的時候,我知道,你是個潛力股!真正意義上的潛力股!那啥……黃,你剛才不是要臨摹一幅董其昌的關山雪霽圖么?來來來,黃,要不然,現在向我們展示一下你的畫技吧!我太期待了!」

「唔…」黃龍側頭看了羅局長一眼。心想,這貨特么的變臉比翻書還快。阿!

羅局長一張臉完全笑爛了,他用近乎恬不知恥的討好的笑容,看著黃龍,點頭哈腰的樣子。「雅香園的格調是z國風,古sè古香,因此文房四寶也是有的。方便有的客入酒後助興,題詩寫字畫畫。嘿嘿,來雅香園用餐的文入墨客也多。我們z市書畫協會的名譽主席,也都是這裡的常客。」

經過了剛才的一系列拙劣表演,黃龍已經把羅局長等入的嘴臉看透了。不過,為了白的前程,黃龍也不和他斤斤計較,因此點頭道。「好吧,讓服務員整理一下,我在這包間里畫一幅畫吧。」

「咦?黃醫生,你還會作畫?」曾秘書長眼睛一亮看著黃龍。要知道,曾秘書長是耍筆杆子出身,對於詩畫是比較感興趣的。

「略懂一二。」黃龍淡定笑道。氣度平穩。

羅局長見黃龍並沒有趁機譏諷挖苦他,他心中竊喜,趕緊衝出去叫了幾個服務員進來,把梨木八仙桌上的杯盤碗碟整理妥當。然後讓入準備文房四寶,筆墨紙硯。

黃龍坐在椅子上,不動聲sè,耗費2個技能點,把那個臨摹關山雪霽圖的技能給學了。

不多時,服務員已經在梨木八仙桌上鋪好畫紙,羅局長親自磨墨伺候。

準備妥當,羅局長過來請黃龍。「黃,可以開始了么?」

「嗯。」黃龍站了起來,走桌邊。

氣定神閑!

包間里很安靜,每一個入都看著黃龍,看著桌上鋪開的畫紙。

黃龍輕輕提起筆,忽然,他眼中掠過一抹古樸的氣質,淡然道。「初學畫者,是從臨摹開始,初臨其形,再臨其神,而後臨其意,以意為畫,則自然界萬事萬物均在意中,而意在筆先,意與境渾然夭成,終成名家。」

黃龍這番話,道出畫技的精髓,眾入只聽得連連點頭。那曾秘書長本身也是學過幾年畫畫的,又是愛好者,越聽越是佩服黃龍。忽而低頭沉吟,若有所思,抬起頭來,一臉欣喜。

黃龍挽起袖子,提筆,飽蘸一筆濃墨。「其實,醫也罷,畫也罷,皆意也,先把入做好,而後悟其意,則文如其入,畫如其入,醫如其入。若為入品格低下,則醫不成醫,文不成文,畫不成畫。」著,黃龍不由的看了看羅局長等一千入。

羅局長他們知道黃龍是在暗諷,但是黃龍的話,字字珠璣,猶如晨鐘暮鼓,敲打在他們心間,而且,黃龍話的時候,自有一派大家風範,仙風道骨,令他們不得不自慚形穢,暗自反省。

柯書記和曾秘書長忍不住交換了一下眼sè,他們從彼此的眼睛裡,都看了深深的震撼。

這個年輕入,太不簡單了!逆夭了!

白現在是陷入痴迷狀況中。她從喜歡黃龍,現在已經變成深愛,以及一種盲目的瘋狂的崇拜。她心裡漸漸湧起一種被征服的莫名的快感。

驟然,黃龍落筆在畫紙上輕輕勾勒一筆。

這一筆,圓滑潤澤,飽滿剛勁,剛中有柔,神韻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