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91章我是個淡泊名利的人!

第91章我是個淡泊名利的人!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11 21:07  字數:4671

黃小龍擠進去的時候,就看見地上橫躺著一個穿著白色汗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鬍子拉渣的。他的身體似乎已經在慢慢僵硬,臉上也顯出來一抹死灰色。一眼看去,似乎早已經沒有呼吸了。

很奇怪的是,地上沒有血跡。

黃小龍觀察了一下,這個中年男人從高空摔落下來,似乎並不是頭先著地,而是身體先著地。因此他的顱骨不見損傷。肯定是摔成嚴重的內傷,內出血導致死亡的。

幾個民工模樣的中年人跪在地上,哇哇的大哭,還大聲的喊道。「柱子!快醒過來!柱子!繡花姐和小櫻,還需要你照顧啊!你快醒來

幾個民工旁邊,就有一個四十挨邊的婦女,已經哭得昏厥過去。還有一個穿著打補丁衣服的粉嫩可愛的小女孩,10歲左右,眼淚汪汪,跪在地上一邊發抖,一邊哭。她的眼淚似乎都哭幹了,現在是乾哭。

場面令人震撼!心酸!

白素臉色一變,就趕緊搶了上去。幾個已經給中年男人做完急救的醫生,現在一臉遺憾和無奈的站在那裡。

看到白素之後,其中一個醫生就聳肩道。「白院長,我們已經做了心肺復甦……確定傷者已經當場死亡。」

白素並沒有說話,她蹲下身,右手在死者鼻孔處放了一下,然後亦是百般無奈的搖了搖頭。「的確已經死亡了。」

白素站了起來,目光看了看那邊的民工和一對可憐的母女就想過去安慰一下。

這時,黃小龍不動聲色的走了過來,在死者身邊蹲下身。

「小龍你?」白素一窒。猛然,她發現黃小龍渾身那種草根的,猥瑣的略帶小流『的,壞壞的氣質,就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悲憫的,淡然的,儒雅的氣息。

就好似,當天在第四人民醫院,治療柯太太時候的那種表情氣質!

白素心裡似乎被重物撞擊了一下說實話,黃小龍這種氣質,讓她有些著迷。

黃小龍蹲在死者身前輕輕伸出兩根手指,在死者鼻子邊放了一下,然後輕輕抬起死者的右手,兩指搭在死者的脈搏上。

「你是誰?你在做什麼?」先前急救死者的那個醫生,就立即驚訝喊道。

「你閉嘴。」白素對那個醫生呵斥道。然後她也蹲了下去,蹲在黃小龍身邊柔聲道,「小龍,他已經當場死亡了。」

「你也閉嘴。」黃小龍搭著病人的脈搏,微微眯起眼睛,對白素說道。

「呃……」白素被黃小龍的話嗆了一下。不過,她出奇的沒有生氣反而從黃小龍身上,感受到一種很強的氣場,一種讓她不得不乖乖順從的氣場。

那幾名站在旁邊的醫務人員,就差點嚇尿了!

尼瑪,這是哪裡跳出來的人物?竟然讓我們白院長閉嘴!

白院長可是個鐵娘子啊,在第四人民醫院,那是說一不二的人,就連院長和黨委書記,都很尊敬白院長……

場面一時間有點闃寂。

黃小龍一邊號著脈一邊仔細觀察死者。

赫然,黃小龍心中一動……還沒有死透!還有一點點脈搏!

很快,黃小龍就發現,死者額頭上,居然還有汗水在滲透出來。

沒死!

黃小龍心神激動,不過他很快就平靜下來,輕輕把死者的汗衫掀開,兩根手指在死者胸口輕輕觸診起來,敲了敲死者的胸口。

很奇怪的是,死者的胸口鼓鼓囊囊,硬邦邦的,敲起來迸發出猶如敲鼓一般的聲響。

很快,黃小龍學過的中醫疑難雜症學的種種奇特病例,就流水一般在黃小龍腦子裡划過。

黃小龍飛快的整理了一下思緒,暗自點了點頭。

然後,黃小龍目光一瞟,就看到圍觀的人群中,有一個像是住在附近的小姑娘,似乎是剛剛吃完了宵夜,手裡握著一把水果刀,正在削蘋果。

赫然!

黃小龍身軀移動,猶如猛虎,一下子躥到到個小姑娘身邊,劈手將小姑娘手中的水果刀給奪了過來!

電光火石之間,只見黃小龍又躥回到死者身邊,手起刀落!

一刀刺入死者胸口!

「噗嗤!!!!」

鮮血一下子就從死者胸|部的傷口處飆了出來!

「吖!!!!!」

四周立時爆發出驚悚的尖叫聲!

群情聳動!

那些扛著攝像機的記者,直接衝進來就是一陣猛拍!

「小龍你幹什麼?」白素又驚又嚇,連聲大問道。

那邊的幾個民工見狀,紛紛怒吼,衝過來就要和黃小龍拚命!

外圍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察,也是怒目圓睜,就要過來制服黃小龍這個『殺人犯…呃,不,應該是說『殺屍犯,。

場面頓時一團亂麻!

赫然,黃小龍暴吼一聲。「都消停!老子是在救人!」

黃小龍這一聲發喊,聲若洪鐘,中氣充沛,猶如平地焦雷,把紛亂的人群給鎮住了!

下一刻……

「咳咳……」那個本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死人,竟然咳嗽了幾下!身體抽搐了幾下!然後頭一歪,又昏了過去。

「嘶!!!!」

場面立時鴉雀無聲!

「噗!噗!噗!噗!」

一股股氣體,從那死者被刺穿的胸口部位,宣洩而出,猶如氣球被扎破了,在放氣。那死者鼓囊囊的胸口,也開始焉了下去,一個個帶血的氣泡,從他傷口處咕嚕嚕的冒了出來。

黃小龍趕緊回到死者身邊,抓起死者的右手,號了號脈,雖然死者的脈象依舊凌亂微弱,但比起剛才來,已經明顯的有了一些生機!

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