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84章生哥

第84章生哥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10 05:41  字數:3525

邱老闆和孔老闆的馬仔,第二次跑到賭檔櫃檯那邊刷卡兌換籌碼。

要知道,邱老闆他們往常打麻將的時候,就算輸贏再大,也不用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續輸掉如此巨額的賭金,連續兩次到櫃檯刷卡兌換籌碼。

因此,大廳里的賭檔工作人員,甚至那個負責兌換籌碼的妹紙,都忍不住統統湧進包間。

然後,他們就看見一個身穿阿瑪尼商務襯衫,一臉青澀靦腆的小帥哥,愁眉苦臉的抽著煙,和孔老闆邱老闆坐在一起玩麻將。孔老闆和邱老闆臉色都蒼白了,額頭上全部是虛汗,看起來像是腎虛的人一樣。

「那個誰,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讓我的人站到你背後看你出牌摸牌,我有點懷疑你在出老千。」終於,邱老闆沉不住氣了,就直接對黃小龍說道。

「嗯?」李先生聽到這句話,臉色微微一陰,就忍不住站了起來。開玩笑,讓自己的人站到別人後面看別人的牌,這是什麼規矩?

豈料,黃小龍卻無所謂的聳了聳肩。「ok。讓你們的人站過來吧。我沒出老千,問心無愧。」

邱老闆和孔老闆都是老臉微紅,但是此刻也是輸急了,也顧不上臉面了,就朝自己的馬仔打了個臉色,兩個馬仔一左一右,站在黃小龍身後。

黃小龍情緒非常平靜,根本就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邱老闆和孔老闆心中惴惴,繼續玩牌。

從這一把開始,黃小龍打牌的方式就極為奇特了。他把自己摸的牌,鋪在桌面上,連自己都不看!

「呃?」邱老闆和孔老闆的馬仔,本能的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表情十分古怪。

此後,黃小龍根本就不看牌了,摸到需要的牌,順手插進自己的牌里,而且隨手把不需要的牌,從鋪著的牌面中打出來,根本連多餘的考慮都欠奉,打牌的速度,竟然比看著牌打起來更快!

「砰!」

黃小龍把摸到的一張9筒重重的拍了下來。「自*!清一色,對子胡,加一扛!4番滿!」

一邊說,黃小龍一邊把鋪著的牌翻了個面。

牌面一目了然,果然是胡了!

「嘶!」

旁邊看熱鬧的人,全部倒抽涼氣!

連牌都不看,彷彿隨手亂打,都能胡牌,還能胡出這麼大的牌……逆天啊!

「呵呵,厲害到了極致……賭王啊!龍哥就是個戰無不勝的賭王!」李先生終於放下心來,舒舒服服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抽雪茄。

牌局發展到這一步,邱老闆和孔老闆真的就是無話可說了。他們已經很過分的叫自己的馬仔站到黃小龍身後,這已經觸犯了打麻將的禁忌,而且他們的確找不到黃小龍出千的任何痕迹。

這,還真的就是無話可說了。

「兩位老闆,現在時間是五點多,不上不下的,要吃晚飯,就稍微早了點,你們……你們還繼續玩么?」黃小龍用手隨意的撥弄著抽屜里的籌碼,弄出稀里嘩啦的聲響,一邊用激將的口氣對兩位老闆說道。

邱老闆和孔老闆現在是騎虎難下!

一方面,他們知道再打下去,依舊還是輸;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們又很想繼續玩下去,挖空心思觀察一下黃小龍到底是怎麼贏的。毫無疑問,黃小龍肯定是動了手腳,他們亟欲破解黃小龍不斷贏錢的秘密。而且,他們平時至少玩到晚上10點,現在走,面子上過不去,就好像是被黃小龍贏怕了才逃之夭夭的。

邱老闆用顫抖的手,拿著一塊毛巾擦拭著額頭上的虛汗,嘴唇囁嚅了一下。「繼續……繼續玩吧……我看你能贏到幾時。」

這時,那個在吧台負責兌換籌碼的妹紙,就跟著邱老闆和孔老闆的兩個馬仔,出去兌換籌碼。她微微低頭,臉上全部是震驚和掩藏不住的陰霾。

李老闆扶了扶鼻樑上架著的眼鏡框,用陰冷而犀利的目光,看著那個妹紙搖曳生姿的背影。

那妹紙出去幫兩個馬仔刷卡兌換好籌碼之後,立即飛快的掏出一部手機,走到大廳的一個角落裡,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打通。電話那頭就傳遞過來一把陰陽怪氣的聲音。「小寶兒,你打電話給生哥我幹啥?那裡又癢了?哈哈哈……」

「生哥,大事不好了!」那妹紙壓低聲音道。

「怎麼?你這個月大姨媽真的還沒來?不過沒事,改天生哥帶你去婦幼保健站做個檢查,真要是有了,無痛人流也才幾百塊嘛……」電話那頭的聲音,發出猥瑣的笑聲。

「生哥!你胡說什麼!我是說場子里出事了!有一個來路不明的年輕人,應該是李先生介紹進來的,今天下午和孔老闆他們打麻將,短短一個多小時,就已經贏了一千多萬!孔老闆和邱老闆他們,似乎很不開心!我怕……再這樣弄下去,孔老闆他們就不會再來光顧了……生哥你快回來吧!」

「什麼?!!!!」那生哥的聲音,變得十分暴戾。「老子馬上過來!我艹!」

……

十分鐘之後。

在五星級酒店那個設立賭檔的2987套房旁邊的一個房間,2986套房裡。

「罵了隔壁的!老李那傢伙又搞事!」一個中等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穿了一件橘黃色t恤,一條六分褲,一雙拖鞋,情緒暴怒的在大廳里轉悠著。

他很是精瘦,顴骨很高,三角眼,社會氣息相當濃郁,一看就是個混子類型的人。而且,他臉色中顯出來一種被掏空了身子之後煥發出來的蒼白的顏色。

大廳里規規矩矩的站著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