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七十二章賭檔

第七十二章賭檔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6432

看著彭老師的左手,黃小龍悚然動容,額頭上汗水一滴滴往下掉……這尼瑪,手指都被人宰了,還特么大老千?這意味著,嚴凱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就要跟著這種人一起打場子混飯吃。

穩當不?

天知道啊!

黃小龍脫口而出。「彭,彭老師,您這手指,咋,咋弄成這樣啊?」

黃小龍這麼一問,彭老師臉上掛不住了,臉色陰沉,眼睛裡面就划過一抹隱晦的心悸,似乎是回憶起了某件可怕的事情,令他眼角都抽搐了幾下,他把臉拉了下來,瓮聲瓮氣的說道。「老子年輕時候是車工,手指被車床絞斷了。你小子,揭老子的短么?」

「小龍!你怎麼說話的啊!」嚴凱裝模作樣的吼了黃小龍一句,就連忙從腰包里掏出打火機給彭老師點煙,還點頭哈腰且十分諂媚的連聲解釋道。「老師,您別生氣,小龍這人說話一向不經過大腦,看見啥就說啥,小時候外號叫十萬個為什麼,最喜歡問一些刁鑽古怪的問題。」

黃小龍也立即反應過來,他肯定不會當面得罪這個老千,因此也唯唯諾諾的道。「彭老師,抱歉,抱歉,是我多嘴了,您老人家德藝雙馨,宰相肚裡能撐船,千萬別跟我過不去。」

解釋了好半天,彭老師一口氣才算咽了下去,不過就擠眉弄眼的,明顯是看黃小龍不順眼了。

三個人坐著喝了半個小時的茶,十分無趣。

這時,彭老師從他的古奇公文包里,拿出一疊嶄新的百元大鈔,直接扔給嚴凱,「小凱,這是今晚餵豬用的。一萬塊,今晚全部輸出去。」

嚴凱屁顛屁顛的接過錢,放進自己的腰包里。「老師,這場局,咱已經扔下去不少錢了,就您這幾次給我餵豬的錢,也足足有4萬多了。咱們什麼時候開宰啊?」

「急什麼急?」彭老師掃了嚴凱一眼,然後得意洋洋的點了一根煙。「差不多肥了,再喂幾次就開宰。小凱,我跟你說,這是個大局,只消一晚上,咱們就能連本帶利的撈回來。撈特么幾晚上就走人。這樣吧……再過幾天,咱們就開刀!火候也差不多了,該吃肉了。記住,這場局,咱們扔進去的錢不少,所以千萬不能搞砸了,到時候,你負責和我打配合,咱們痛痛快快的宰殺!」

「好咧!」嚴凱搓著手亢奮的說道。

彭老師又交代了幾句,就擰著公文包走了,臨走的時候,扔下一句。「小凱,老規矩,晚上我先進場子,你8點左右過來。」

「老師,這您放心,還像上幾次那樣,咱們故意吵幾句嘴,對吧?您諷刺我土暴發戶沒賭品,我詛咒您老東西贏到錢都買葯吃。嘿嘿!」嚴凱就站起來把彭老師送出茶館。

把彭老師送走後,黃小龍趕緊拉住嚴凱。「凱子,我看這彭老師很懸啊。他的手指,絕對不是當車工被車床絞斷的,百分之百就是出老千被人抓住給砍了!你跟著這樣的人混,指不定哪天就出事了!凱子,你聽我說,趁著現在你們還沒有正式入局出老千,收手吧!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來不及了。」嚴凱癟了癟嘴,「小龍,你以為彭老師是吃乾飯的么?我從他手裡拿了4萬多塊餵豬,現在我想抽身都不行了。已經上了賊船啦。再說了,小龍,彭老師或許是失過手,但後來不是一直沒事么?他上個月掙了20幾萬呢!」

「你親眼瞧見他掙20幾萬了?」黃小龍質疑道。

嚴凱想了一下,「這倒沒有。不過,小龍你想想,既然他肯拿4萬塊給我餵豬,他自己餵豬的錢,也已經有7,8萬了,投資這麼大,沒點本事,沒點把握,你當他真是豬頭啊?他可賊了!」

黃小龍心想也是,但他總歸還是不放心的,「凱子,我真不想看到你出事。」

「小龍,你放心吧,絕對不會有問題。」嚴凱自己倒是信心滿滿。「再說了,我臨陣退縮,要麼把那餵豬的4萬多塊錢還給彭老師;要麼,就等著他找人來砍我。我是沒退路了。再說,我還想成高富帥呢,沒點冒險精神怎麼行?我要是女的,估摸著就坐台去了,哈哈哈……好了,小龍,咱們白天就在羊佛鎮玩,晚上我帶你去場子里瞧瞧。」

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了,嚴凱態度又那麼堅定不移,黃小龍真是說什麼都沒用了,索性只能等到晚上,去那個場子看看再說。唯一讓黃小龍感到慶幸的是,今晚嚴凱和彭老師還不會出千,還得緩幾天再動手宰豬。這事兒,至少還能緩衝幾天。

午飯是在鎮上吃的豆花飯。

下午,嚴凱閑得蛋疼,就帶黃小龍去鎮上的錄像廳玩。

錄像廳門口賣票的,是個四十挨邊的婦女,化著很濃的妝,整個人跟妖怪似的,看到黃小龍和嚴凱,就立即站起來搔首弄姿的叫喚,胸前松垮下垂的波濤一抖一抖的,很有點噁心。

3塊錢一張的門票。買好票,嚴凱熟門熟路的把黃小龍帶了進去。

錄像廳里顯得格外陰暗潮濕,幾排長條凳子上,稀稀拉拉的坐著一些人,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面的投影屏幕。

放的是毛片。

一個日本妞五官扭曲著,被一個非洲黑人撲哧撲哧的鼓搗著,發出依依呀呀破碎般的聲音,讓人搞不清楚她是痛苦還是舒服。

「尼瑪…」黃小龍很是無語的和嚴凱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還不到三分鐘,就有兩個扭著水桶腰的女人走了過來,一邊一個,往嚴凱和黃小龍身邊一坐。

嗆鼻的劣質香水味瞬間揮發出來,弄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