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六十五章太過分了!

第六十五章太過分了! (1/4)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7806

第四人民醫院。衛生間。

「嘔~~」

「嘔~~~~~~~~」

黃小龍拚命的嘔吐!他把今天晚上和華總他們一起吃得很清淡的食物悉數吐了出來;他把中午飯吐了出來……

太臭了!!!!

剛才黃小龍真的差點被活活臭死了!

他完全是憑藉頑強的毅力,才在柯夫人身邊堅守到最後。

吐完之後,黃小龍抬起眼睛看了看鏡子。他就看到鏡子里有一張蒼白如紙的近乎虛脫的臉。

「媽的!讓你裝逼!讓你裝逼!自討苦吃!」黃小龍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人家都跑出病房避臭,你特么偏偏要留守,完了還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還大義凜然的說教……尼瑪,以後再也不裝逼了!活受罪啊!」

黃小龍用冰冷的自來水洗了把臉,整理了一下儀容,然後才離開衛生間,返回特一病房那邊。

還沒走過去,黃小龍遠遠一看,就看見鄒教授,李教授,孟教授,三個人正在進行激烈的討論;柯書記腰板站得筆直,眼珠子直勾勾的看著衛生間這邊,他臉上裝載著無窮無盡的源於肺腑的感恩。這時,柯書記看到黃小龍從衛生間出來,就直接大踏步迎了上來。

鄒教授,李教授,孟教授,也趕緊小跑過來。

柯書記帶來的市委領導班子成員,以及華總,白行長,劉局長,袁大頭,也都朝這邊沖了過來。

在場的第四人民醫院醫務人員,剛剛心急火燎趕來的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療養康復中心的院委領導班子全體成員,包括院長和黨委書記,副院長等人,也直接衝來過來。

「呃…」黃小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

這時,白素在原地傻愣愣的站著,明眸中閃爍出來慌神的味道。她現在心亂如麻!

「他真的治好了柯太太…他創造了一個醫學奇蹟…我,我輸了,那,那我真的要履行賭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他,還要乖乖的做他的女朋友?天啊!我,我真的要瘋了…崩潰啊!」

白素現在的臉色,是近乎羞恥一般的緋紅著,心臟不爭氣的亂蹦,這和平素練達冷靜的她,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趁機逃走?」

這個念頭在白素腦子裡一閃而過,不過被她瞬間否決。她一向言出必踐,她從不輕易給人承諾,可一旦承諾,就必然守諾。

她是一個有節操的人!

「算了!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姐姐我今天豁出去了!」白素一咬牙,硬著頭皮也走了過去。那架勢就跟革命先烈奔赴刑場似的。如果來點什麼激昂的音樂,白素現在的表情,的確不化妝都可以直接去演女烈士了。

「小黃醫生,太感謝你了,太感謝你了,你簡直就是曉芸的再生父母!恩同再造!你簡直就是我們這個家庭的大恩人!」柯書記雙手捧著黃小龍的右手,哽咽著說道。剛剛說完,他竟然不顧身份,直接對黃小龍彎腰鞠了一躬。我尼瑪,柯書記給市長市委書記,甚至給省里領導彙報工作的時候,也沒見過他態度這麼端正啊!

當然,這並不是一個市委副書記向社會diao|絲鞠躬,而是一個病人家屬向救命恩人鞠躬。

「啊…別,別,柯書記,我受不起,受不起……」治好柯夫人之後,黃小龍那種中醫的儒雅大氣風度,就消失了,好像是汽車尾氣被風吹走。取而代之的,是他的本色,也就是那種青蔥靦腆人畜無害的學生樣。他趕緊謙讓著把柯書記扶起。

「嗝……」人群中的袁大頭就不由的打了個飽嗝,身體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然後他就感覺有點眩暈,他心裡就吶喊起來……不是吧?尼瑪不是吧?堂堂z市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給,給我手下一個馬仔鞠躬?這世界太瘋狂了!

「我說,袁大頭,媽的,小龍這號人物,你到底是從哪兒找來的?」這時,白行長就忍不住低聲嘀咕道。

「小龍啊?真的是我親自招聘面試的馬仔。他住在雙喜街啊,不是一個有背景的年輕人啊。我怎麼知道他不但會打架記憶力又強,還懂觀女神術,而且還會中醫……我都懵了。」袁大頭就原地蹦跳起來,藉以緩衝大腦的壓力。

「小龍的出身應該還是草根的。」華總在一旁道。「這小夥子骨子裡還是很青澀很單純的性格,而且幾乎是沒什麼社會閱歷的。怎麼說呢,我就說句難聽的,小龍嘛,我和他稍微一接觸,就知道他是社會底層的人。不過他以後肯定前途無量,這一身本事,呵,我就說一句『天縱奇才』,也絲毫不為過。」

「對了,柯書記,柯夫人現在情況穩定下來了吧?」黃小龍關心道。

「穩定下來了!穩定下來了!白院長給曉芸轉移了病房,還安排了幾個護士幫曉芸洗澡。她現在只不過氣色很差,但是思路已經很清晰了,她剛才還說餓了,想吃速食麵呢!哈哈哈哈!」柯書記握著黃小龍的手不放,笑逐顏開的說道。他緊繃的神經,已經徹底鬆弛下來。臉上的陰霾被驅趕到了爪哇國。

「那就好,那就好。」黃小龍頻頻點頭。「讓柯夫人輸幾天液,等腦膜炎徹底康復了再出院吧。」

「那……那啥,小黃醫生…」突然,鄒教授,李教授,孟教授,紛紛走上前一步,微微彎腰,對黃小龍喊道。

他們的表情是帶著崇拜,佩服,以及一些尷尬的。

「小黃,小黃醫生,剛才,我們幾個老東西對你的態度,有點,有點過分,希望你大人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