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六十四章我輩中醫…

第六十四章我輩中醫…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7049

「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治好了柯太太的病,你就當眾親我一下,然後乖乖的做我女朋友。」

黃小龍這句話,簡直就是語出驚人!石破驚天!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場的第四人民醫院全體醫務人員,那些主任醫師,副主任醫師,集體石化了!

鄒教授,李教授,孟教授,石化了!

帶黃小龍過來的華建國,白行長,劉局長,袁大頭,石化了!

柯書記帶過來的市委領導班子成員,石化了!

柯書記本人,石化了!

場面迅速闃寂下來!

白素是什麼人?她的家庭背景,就不說了,單純說她本人的履歷,就足夠把這個社會上的絕大多數男人震住!

留學海歸,臨床醫學博士,工商管理碩士,一個全國著名三級甲等醫院的常務副院長……這些頭銜,哪一個不炫目?

兼且,白素雖然年齡確實略微大了一些,但是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

就這麼說吧,白素不但是第四人民醫院的頭號美女,院花,而且還是整個z市醫療衛生系統公認的第一才女,第一美女!

平時苦苦追求白素的,都是些什麼人?

類似於白行長這種國營企業的高官;政府官員;高等院校的教師,甚至教授,校長;暴發戶;企業家;富|二|代;書香門第出身的公子哥;娛樂圈的男明星;甚至還有一些出身很高貴的外國人……

就算是這些人,在追求白素的時候,都統統吃了閉門羹!

可現在,一個夜總會的保安,居然堂而皇之的,提出了這種非分的,不可理喻的,令人髮指的要求!

就看看現在的黃小龍,雖然身高長相,也還是馬馬虎虎過得去,穿著也勉強能夠上一點點檔次。可是,他當了24年的diao絲,短時間內,無論再怎麼變化,那種淡淡的diao絲氣質,還是暫時無法徹底抹掉的。

就這種人,和白素站在一起,還真是不搭調!完全不是一個圈子裡的人啊!

「嗯?」白素清雅絕美的臉上,有一種彷彿無懈可擊的功成名就,她蹙了蹙眉,忽然冷笑了一下。「聽著,我並不是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對,我的年齡已經不小了,我承認,我是一個剩女。但我很清楚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的價值,我不會自視甚高,但也絕對不會妄自菲薄。就算我一輩子單身,也不會飢不擇食的。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好吧,我可以把它當成一個笑話。」

「噗~~~~」

立即,就有四醫院的醫務人員,發出嘲弄的笑聲。

白素這句『飢不擇食』,用得恰到好處,簡直就是神來之筆!把黃小龍貶低得一無是處似的!

「小龍這傢伙到底想玩什麼花樣?」劉局長在那邊愣頭愣腦的道。

「看來,他是想玩場大的。呵,這小子,聰明。」華總深深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他眼睛裡有重新評估黃小龍的意味。「一旦他治好柯夫人,那他就搭上柯書記這條線了,成了柯書記的恩人。現在,他又想趁機將白院長一軍,混水摸魚,呵呵,有想法的小夥子啊。他又怎麼會中醫了?」華總搖頭失笑,然後看了看袁大頭,「袁大頭,你招的這個保安部經理,很厲害嘛。絕對是個人才。這回,你是踩了狗屎運了。」

袁大頭額頭上全部都是冷汗,囁嚅道。「他不給我闖禍,我就謝天謝地了。現在居然搞事搞到柯書記頭上了…」

「呵,我倒是對小龍很有信心。直覺告訴我,小龍不是一個盲目衝動亂來的年輕人。」華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白行長則是雙拳緊握。「小龍,哥太崇拜你了!用這種方法,向白院長發動攻勢,說不定,劍走偏鋒,還真就有機會一親芳澤……加油啊!小龍!爭取把白院長拿下,壓在胯|下,替哥出一口胸中惡氣!」

「白院長,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因為喜歡你,想泡你,所以提出這樣的賭注。我是氣不過你那種高人一等的官架子。我就是想踩踩你的銳氣!你這種人,可能一出生就過的是好日子,骨子裡就充滿了驕傲。我現在想把這種驕傲踩在腳下玩玩。」黃小龍索性就實話實說,他的語氣是充滿了報復和惡作劇的。「你是絕對不相信我可以治好柯太太的,你打心裡瞧不起我。而我這個人雖然身份沒你那麼矜貴,但是骨子裡又非常要強,既然這樣……我們就魚死網破吧!賭一把!當然,如果你不敢賭,你這個白富美,怕了我這個diao|絲,那無所謂,你就當我說的只是一個笑話吧。」

「哼!」白素差點被黃小龍話氣得吐血!這輩子,從來沒有哪個男人,像黃小龍一樣,當面對她說這麼沒有教養,且充滿了攻擊性和挑釁的話。「你激將我,是沒有用的!不過,既然你想自找難堪,我就給你這樣的機會!行!我和你賭了!如果你輸了,那麼……」

白素想了一下,然後嘴角微微一揚。「明天早上8點鐘,你穿一身女裝,把超短裙穿上,還要化妝,然後乘坐1路公交車,從起點站坐到終點站。下車你再換乘11路公交車,也是從起點站坐到終點站。你敢么?」

「唔…」黃小龍一愣,「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沒有男人敢要你了。你這個人…歹毒。」

說完,黃小龍直接朝病房走去,剛剛踏入病房,黃小龍就說了聲。「我賭了。」

一踏入病房,黃小龍的眼神,就完全變了。他將剛才的惡作劇完全收斂,眼神變得極為清澈,認真,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