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六十三章打賭,你敢么?

第六十三章打賭,你敢么? (1/4)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7607

黃小龍就在特護病房區域的走廊過道里,不動聲色的打開悅女心經軟體的技能框,搜索『醫術類』技能。一連串技能描述竄了出來……

『醫術類

針灸入門;

初級草藥識別;

艾灸入門

中西醫基礎理論

西醫臨床縣區級

西醫臨床

西醫臨床

神經外科手術

……

中醫

中醫

中醫

中醫

……』

由於,黃小龍現在還剩下8個技能點,因此,他搜索出來的醫術技能,上限就是價值8技能點。更高級別的醫術,暫時無法顯示。

「尼瑪,密密麻麻的醫術技能,我應該如何選擇?」黃小龍皺眉思考起來。「我手頭上的技能點不多,學習了摔跤技能後,僅僅還剩下8個技能點,用一個少一個……因此,我必須認真選擇,千萬不要出什麼紕漏,耗費了技能點反而學不到治好柯太太的醫術……」

這還真是一場賭博!

「等等…這幾個教授,包括第四人民醫院的這些醫務人員,看起來全部是西醫。那幾個教授,好像還是我們省腦科,神經內科,精神病專科的泰山北斗,權威人士。就連他們都無法治好柯太太的病,那麼,也就是說,西醫在治療精神病方面,不太好使。8個技能點,撐死了只能學到『省級』西醫臨床醫術,我想,這種水平,應該就是三位教授的層次……嗯,西醫,我不學,學了估計是浪費技能點。那麼,只剩下中醫了……」

黃小龍潛心思索起來,「『省級』的中醫技術,價值8技能點,對應『省級』的西醫臨床技術。既然『省級』西醫臨床技術,無法治癒柯太太的精神病,那『省級』中醫學,能治好么?一旦失敗,我這8個技能點,可就化為泡影了。那可真就是暴殄天物,竹籃打水一場空…等等,還有一個價值『7』技能點的中醫技能……」

「柯太太的精神病,算是疑難雜症么?」

就在黃小龍自個兒在那邊陷入天人交戰的當口,柯書記人已經昏厥過去,幾個教授趕緊給他掐人中,推拿按摩,好不容易才使柯書記緩過來。

白素走過來對幾位教授道,「三位教授,我已經聯繫了第五人民醫院的院長和黨委書記。第五人民醫院院委領導班子,非常重視柯太太的病情,現在,他們那邊已經緊急出車,大約10分鐘之後,會過來把柯太太接到第五人民醫院。而且,第五人民醫院的主任醫師,副主任醫師,主治醫師,都已經在開始討論柯太太的治療方案了。我想,今晚就會有完善的療養護理方案擬定出來。」

「好。」鄒教授看了一眼面前這個靚麗清雅,辦事雷厲風行的年輕院長,眼中流露出來讚譽之色。忍不住道。「小白,你的業務能力很強,處事果決,毫不拖泥帶水,能夠在最短的時間,拿出最佳方案,嗯,很不錯,這很不錯。咱們行醫救人,就是在和死神搶時間,爭分奪秒,有時候稍微遲疑,就會延誤搶救病人的最佳時機。你還年輕,前途遠大,你好好乾。」

說完,鄒教授又忙著去勸慰說服柯書記,讓他接受這個就目前來說,最完美,也是唯一的方案。

黃小龍聽到五醫院的人馬上就要過來把柯太太接走,他知道,留給自己的選擇時間已經不多,當即,黃小龍就不再優柔寡斷,一咬牙,『尼瑪,賭了!』

黃小龍飛快的用意念觸及技能描述里,那個價值『7』技能點的『中醫』,頃刻之間,就彈出來一個方框……

『醫術類

中醫

中醫學

中醫入門

民間偏方

常用針灸

特殊療法

中醫實踐

該技能所需技能點:7

請是否學習

黃小龍也沒太多時間去考慮了,直接用意識,觸及技能描述欄下面的。

電波抖動,浮光掠影,一道道光華,直接從懸擬顯示屏中閃爍刺出!激光射線一般,刺入黃小龍腦部!

「轟!」

浩瀚的中醫知識,針灸手法,藥方,以及一些中醫實踐的經驗,猶如洪流一般,滾滾融入黃小龍腦部!

黃小龍的腦子,就好像是一塊海綿,瘋狂的吸收著這些知識和經驗。他整個人陷入一種玄妙的天人合一狀態,清風明月,無人無我!

3分鐘之後,黃小龍睜開雙目,整個的氣質,略微發生了一些變化,似乎就散發出來一種難以言喻的仁德和正直無私的風骨氣節。

與此同時,在三個教授,以及白素苦口婆心,因勢利導的勸說下,柯書記終於同意,暫時將自己的妻子,送到第五人民醫院,接受療養。

「既然三位教授和白院長都拿出了最佳方案,那我……接受你們的建議。」柯書記一咬牙,「我親自送曉芸去五醫院。白院長,五醫院那邊,你聯繫好了吧?」

「柯書記你放心,五醫院的院委領導班子,在賀院長和李書記的帶領下,幾分鐘之後,就會過來接柯太太。」白素乾脆利索的回答道。

「那…我們去把曉芸扶出來吧。」柯書記沉重的說道。

「好的。」白素直接跨上一步,把特一病房的房門打開。一群人又要一擁而入。

就在這時,一把年輕的聲音,直接響起……

「等等!」

「嗯?」本來要跨入病房的白素,三位教授,以及柯書記等人,就同時頓住腳步,轉身看了過來。

然後,他們就看見一個二十多歲,一臉青蔥的年輕男人,穿了一身很潮很休閑的衣服,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