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六十章白素

第六十章白素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6919

那十個女人樂滋滋且手忙腳亂的捧著茶几上的十幾萬rmb,對套房裡的大老闆們道了謝,然後就出去分錢了。而且她們彼此心照不宣,默契的達成了共識……今天的事兒,誰也甭出去亂嚼舌根。

套房裡。

黃小龍被幾個大人物像菩薩一般供在沙發上。

劉局長在給黃小龍遞煙,白行長用打火機給黃小龍點煙,袁大頭跑到飲水機那邊替黃小龍續茶水,華總用真心求教的口氣對黃小龍道。「小龍,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黃小龍只不過是一個diao絲,什麼時候享受過這種級數的社會高層人士的殷勤侍奉啊?

他媽的,z市首富!z市建設銀行行長!z市匯東新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還有一個老流氓袁大頭……

黃小龍蛋疼。

「別,別,白行長,我自己來,點煙我就自己來吧……劉局長,我抽不慣這個黃鶴樓,我還是抽我的紅塔山吧……」黃小龍手忙腳亂的謙讓著。

當然,雖說黃小龍心裡略微有些惶恐和不適應,但總的來說,他是很高興的……和這些大神第一次見面,關係就處到這種地步,尼瑪簡直就是個奇蹟!現在朋友雖然談不上,但好歹可以和他們說說話,開開玩笑了。

「龍哥,你就說說唄,教小弟兩招。」白行長涎著臉道。他那塞滿了色情的眼睛裡面,狼光直冒。他是最熱切最激動的一個人。因為他比華總和劉局長更加好色,所以對黃小龍這種『鑒女神術』,就極度渴望。如果可以用鈔票換取這種神術,白行長肯定二話不說,啪的拍個十幾萬出來!

「白行長,您,您說笑了,您怎麼叫我『龍哥』啊?您千萬別這麼叫,我蛋疼啊……」黃小龍嚷嚷起來,旋即,他不得不編造一些謊言來敷衍這群狂熱的傢伙。「那啥,白行長,劉局長,華總,袁總,不是我不願意教你們。這玩意,可真沒法子教…」

「腫么的?」白行長瞪大眼睛。「小龍你可別藏私。你是不是不想白教?這樣,我給你5萬塊錢的學費。」

「不是這個意思!咱們不談錢好么?」黃小龍極力辯解道。「這玩意也不是錢的事兒!那我就原原本本的告訴你們吧。這門秘法,是一個老道士教我的。以前我小的時候,家住農村,依山傍水,山上住著一個老道士,白鬍子白頭髮白袍子,氣質是蠻仙風道骨的,但是生活過得很清貧,經常飽一餐餓一頓朝不保夕的。我小時候特善良,因此時不時就到山上用彈弓打點野味飛鳥什麼的,與那道士同享。久而久之,我和道士結為忘年之交。某一日,道士臉上顯出一抹暮氣,本來神采奕奕的雙目,就莫名的蒙上一層死灰色。那天,他吃完我帶給他的麻雀和泥鰍,就看著我說。『小龍啊,老道大限將至,從今以後,你就別給老道帶吃的來了,你自個兒吃吧,我看你也餓得皮包骨瘦的。那啥,老道早年命運多桀,中年痛失愛侶,生無可戀,萬念俱灰,因此遁入空門。不過,晚年卻認識你這小友……呵呵,啊哈哈哈,小龍你頗合老道脾胃啊!好,好,今日,老道就傳你一門秘法……」

黃小龍就隨意鬼吹,也幸好他以前在起點中文網看過一些仙俠類小說,編起故事來,也並不十分困難。

華總和劉局長等人,完全聽入迷了,眼珠子都不帶轉動的。

「……話音剛落,老道取來一碗清水,對著清水打出各種道家手令,最後鼓起腮幫子,吐了口唾沫在清水裡。鼓搗完這些步驟,他又咬破自己的中指,在我眉心點了一下。接著用黃紙飛快的畫了一道符,施法,將符放入清水,用匕首攪動七七四十九圈,凝神默想,並口中念出咒語……『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顯靈……啊噗!』,念完咒語拿起碗含了一口清水就往我臉上噴,噴了我一臉!這時,他左手拿匕首,右手抓住我的頭髮,割下一撮頭髮,點燃,瞬間燒為灰燼,發灰又撒了我一臉……我睜開眼睛之後,他就告訴我,我通靈了,從此可以觀女之氣,看出一個女子,和幾個男子有過房事……」

說完,黃小龍就看了看華總他們。「你們說,這怎麼教?」說完,黃小龍心裡長長的送了口氣,心想,老子現在可以去試試寫小說了。

華總和劉局長他們,聽完之後,彼此凝視,臉色十分鄭重。

「這個……聽起來是有科學依據的。難道是道教中的『符籙』?」華總很嚴肅的說道。「小龍的遭遇,實在太科學了!」

劉局長也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因果,這個就叫因果了!要不是小龍當初拿彈弓打野味分給老道吃,老道臨死之前,也不會以神術報答小龍了……因果循環啊!」

黃小龍聽到他們的對話,真的差點噴笑出來。

如果是半個小時以前,黃小龍敢在他們面前編造這種神話故事,那絕對會被訓斥得狗血淋頭,嚴重點還有可能被劉局長抓到拘留所吃幾天水煮白菜。

可現在,他們居然對黃小龍的話深信不疑!

這個社會真的好現實啊,明明是鬼話連篇,有的人說出來就會被抽死,有的人說出來,卻被人認為是真理。

這神話故事一說完,白行長他們就不再糾纏黃小龍了,不過,他們對黃小龍的態度,真的就大幅度改觀了。

這時,差不多已經是5點了。華總看了看手腕上的百達翡麗,然後道。「時間不早了,這樣,我們隨便吃點,然後直接去第四人民醫院。」

「好的。」袁大頭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