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五十七章你是怎麼做到的?

第五十七章你是怎麼做到的? (1/4)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7169

袁大頭,華建國,白行長,劉局長,四個人就圍坐在麻將桌旁,眉飛色舞的打起麻將來。

「嘩~~~嘩~~~~嘩~~~~」

他們打的是手搓麻將,並不是機麻,因此就發出很清脆悅耳的洗牌搓動的聲音。

「這樣搓麻將又費神又浪費時間,乾脆弄一台機麻進來玩玩。」袁大頭一邊說,就一邊轉身招呼黃小龍。「小龍,把包里的煙拿幾包出來,再拿點錢出來。」

黃小龍站在袁大頭身後,手裡拿著他的黑色皮包,聽袁大頭這麼一說,黃小龍就把皮包拉鏈拉開。發現裡面除了有好幾包香煙之外,還有足足十幾疊嶄新的百元大鈔。

每一疊鈔票都是100張,也就是1萬塊錢。也就是說,包里足足有十幾萬rmb。

黃小龍暗裡咂了咂舌,然後不動聲色的從包里取出幾疊錢,4包香煙,遞給袁大頭。

煙是黃鶴樓1916,四人一人一包。

袁大頭把錢放在麻將桌下面的抽屜裡面,然後嘿嘿的笑著。「機麻,玩不玩?」

白行長不屑的看了袁大頭一眼。「老袁,真正喜歡打麻將的人,都是打手搓麻將,沒有人玩機麻的。」他搓動著麻將,「搓麻,搓麻,就好像是在搓女人的身體。你去搞女人,是喜歡女人自動把衣服褲子脫光,還是你自己去親手一件一件的脫光?」

「哈哈哈哈…老白,有道理,有道理。」劉局長大笑起來。「說得太有道理了。」

黃小龍心想,這個白行長也是個粗坯啊,不過,他這個理論,還是站得住腳的。

於是四人就開始打起手搓麻將來。

黃小龍感到很無趣,站在袁大頭身後看著。

事實上,黃小龍本人是不喜歡打麻將的,雖然他會打,但一年四季也打不了幾場。

黃小龍看了十幾分鐘,就看明白四人的遊戲規則了。

他們打的是在z市最流行的麻將。玩法相當簡單。筒子,條子,萬子,三門牌,去掉萬子。並且不要白板紅中以及任何花色。堂子里只留筒子和條子兩門牌,一共只有72張牌。

每一局牌只能三個人玩,其中就有一個人在旁邊歇著,玩牌的三家,誰點了炮,下一局就歇。有人自摸,三家則繼續打,至到有人點炮,才會下場換人。

平胡是200塊,一番就是400,4番封頂。

「我們難得有機會聚一聚,打點小麻將,盡興,盡興,今天一定要好好的過一下麻將癮。」袁大頭這局牌在旁邊歇著,他就趕緊拿出打火機,給華建國他們點煙。

「媽的,這也叫小麻將?打個滿牌,4番,那也就是3200塊錢了!已經高於z市工薪階層的平均工資了!」黃小龍心裡就嘀咕起來。「而且,堂子里只有筒子和條子兩門牌,僅僅72張牌,很容易做出清一色之類的大牌。平胡的可能性,反而會比較小。」

黃小龍站在一邊看他們打麻將,越看越覺得沒意思。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黃小龍也就看出一些門道……華建國,白行長,劉局長,這三個人看來是真的非常喜歡打麻將,每當做了大牌就精神亢奮,鬧鬧嚷嚷,拍桌子跺腳的;袁大頭顯然就是一個陪客,他上場的每把都必然點炮,而且專放人家的大番,一個小時就輸掉3萬多塊。黃小龍站在袁大頭後面,很清楚的看到,有好幾把,袁大頭都是亂打的,本來按照正常的打法,是不應該也沒有可能點炮的,但他偏偏反其道行之,硬生生的把自己完整的牌給拆了,直接打出去點炮。

「這貨還真是個炮兵啊。」黃小龍暗笑道。「看起來,四個人里,最會打麻將的人是輸得最多的袁大頭。但是……呵,想想也對,跟這些人打麻將,袁大頭敢贏錢么?他就只能裝豬頭了。不過事情總是有兩面性的,袁大頭在牌桌上輸了,會在其他地方贏回來。人生就是這樣的,你要想別人給你好處,你就要先給別人好處。這個世界沒有無緣無故的餡餅落到你頭上。」

黃小龍心想,自己今天又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

就在黃小龍自顧自思考問題的時候,白行長忽然大叫一聲。「7筒!哈哈哈!7筒!老華,我要的就是你這張7筒!清一色,對對胡,2個扛,這多少番?哈哈哈,滿了!4番早就滿了,我還送了你幾番!」

「喲,白行長今天手氣真好,太好了,這麼大的牌都胡了。」袁大頭這輪沒上,在旁邊干吆喝。「華總,你賭場失意,必然情場得意。看來今天晚上怕是有艷遇,哈哈哈哈!」

「給錢!給錢!」白行長激動得要死,『嘩』的一下,把面前的麻將牌推到堂子里,「3200!3200!滿了!」

劉局長沒點炮,這一局白行長鬍再大的牌,跟他都沒關係,他也順手把自己的牌一推,笑著調侃道,「老白,你龜兒不要張狂,你贏這麼多,你老婆怕是要背著你偷人,你今晚最好早點回去。要不然就戴綠帽子了。哈哈哈。」

「無所謂!那個死婆娘,要偷人就儘管去偷,她偷一個人,老子就偷10個人……哈哈哈,」白行長恬不知恥的笑了起來,「最近認識一個19歲的妹子,那叫溫柔啊,媽的,年輕妹子就是好,水潤潤的,緊得要死。」

就在這時,華建國抬頭看了白行長一眼。「老白,你這個牌沒對,你只有12張牌,你怎麼胡我?你這把是相公,胡不了。」

「啊?相公?我艹,怎麼可能是相公?」白行長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